从“改开我”看郎寨寨主王强 - 红人访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红人访 > 正文
从“改开我”看郎寨寨主王强
2016年12月3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改开我”是一个特殊语言环境下产生的特有语言!

那是今年三月初春的周末,郎寨的诗友和群友在微信里邀约到郎寨喝酒斗歌,一大伙人很多都是第一次见面。席间,一年青貌美名叫@九姑娘的女子最为活跃,她甜美的声音和泼辣的性格捞脚腕手的,红朴朴着脸说:你们想要斗歌,先得听我讲个故事,之后就看你敢不敢唱了。

有一回喝了很多酒在K厅,一男士穿得周武郑王的主动向@九姑娘邀歌,并强调自己是唱美声的,嚷嚷着要和@九姑娘唱《美丽的神话》。哪个怕哪个,九姑娘说。前奏起,大家都静下心来聆听。只见他风度翩翩摆开架式,双眼深情地凝视着美女,张口唱出:“改开我,最神秘的期待……”,歌声一起,非常浓烈的贵普话吓死宝宝啦,全场人轰然笑翻了。他将“解开我”唱成了“改开我”,他是用他的地方方言来唱的。九姑娘边唱边手舞足蹈地模仿,那神态、那地方口音被她演绎得微妙微肖,真的是把大家都笑晕了。

从“解”到“改”,口音变了,意思也全变了。

“解”是解开,“改”是改变。一字之变化,全部意思都变了。大家笑翻后反复咀嚼这句“改开我”,感觉到此语在此时还真有味道很有创意,越嚼越有意思。其实将它细想开来,与当今诗歌联系起来,在社会如此快速发展的时代,诗歌不仅要“解开我”,更重要的是要“改开我”。也就是说从语言到形式都需要改变。这种改变是适应新时期的改变。

如是大家将“改开我”当作了郎寨诗歌部落的一个特殊符号,也成为了郎寨诗歌创作的一个求变的目标。从那个充斥着迷惑的夜晚开始,“改开我”便成了〔郎寨,狼在。艳遇之再!〕微信群内的流行语、口头禅。青年诗人陈润生干脆将昵称改成了@改开我。

就像小车河湿地公园原本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城市公园,这里面也没有郎寨。但在二O一五年九月有了诗人王强的到来后,他就像一块磁铁将各地的诗人和朋友吸引过来了,郎寨才应运而生,并很快形成了极具地方特色的郎寨诗歌部落。

郎寨诗歌在王强的引领下,以其独特清新的诗风一时声名鹊起。他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创作的组诗《在水之恋》吸引了全国各地特别是贵州本土诗人的关注,而小车河湿地公园的知名度也由于有了郎寨,有了王强和他一帮诗友的诗歌而得到提升。这就是郎寨对于公园的改变。

特别是寨主王强,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就是一位特立独行的活跃于中国诗坛的流浪者,也是贵州诗坛的独行僧。他曾在北京圆明园、通州、宋庄等地漂泊了二十多年,是当时圆明园艺术家村元老级人物,并创作了不少诗歌作品,得到了中国诗坛的认可成为贵州诗坛的领军人物之一。

但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沉寂了。他似乎远离了诗坛。就像他自己在一首诗中写的那样,他成为了一个“八月的梦游者”。只到这次他回到贵州,来到郎寨,人们才知道他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诗歌,他的沉寂多年只是在积蓄能量,寻找一个突破,以更生猛的姿态“改开我”,而让人惊喜于他诗歌创作上的裂变。这时人们才发现他的诗人情怀更浓了,他的创作激情更高了!

王强回归郎寨,是受到灵魂深处乡愁的驱动,我想这是一种必然。

因为他丰富的人生经历,因为他独特的诗人情怀,更主要的是他对人生的深刻领悟!“人子啊/归心吧/踩痛你的影子/回家”。回归诗坛,这也可说是上苍给他作出来的选择。他选择了小车河,他选择了郎寨作为他的回归之处。郎寨,郎在!因为在这片山水之间,他的创作灵感,他的灵魂经过岁月的磨砺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喷发口。让他的诗歌凤凰涅盘,重新焕发出更为夺目的光彩。       

我们可以从他的《在水之恋》组诗中看到,他的诗歌语言,他的诗歌构思,特别是他通过诗歌表达出来的丰富情感,无时不在感染着读者。特别是他诗歌中的独出奇想的诗句,如“水是鱼的皮肤,鱼是水的骨头”,“在黑夜的墙板上写满孤独/一个个字都是动物的样子”等佳句更是让人百读不厌,回味无穷。

改开我,改开王强诗歌的几粒纽扣。从诗中我们就可以看到,王强是一个很好玩很会玩的人。因为他是一个真性情的人!

他的诗不骄情,不煽情。他的心很坦荡,也很年轻。他不会强压苦愁唱欢歌,并且他的内心很强大。犹如那鹅卵石一样很坚硬!他也不会愁眉苦脸总天忧。他虽然经历过很多苦难,这么多年了,他并没有时时挂在口头,记在心上。他忘了吗?他并没有忘记。而只是他将他的人生经历升华到更高的精神层面上了。他将他的人生经历融入到了他的诗歌创作中,并且通过诗歌来表达他开朗乐观,心纯尽善的情怀!

“今生是个王八蛋/活出一串鹅卵石”。这就是他豁达乐观情绪的表现。在他的组诗《在水之恋》中,出现最多的词句就是鹅卵石。“一颗真心需要水磨时光/幸福就是鹅卵石”。小车河里有很多鹅卵石,这些小石子不知经过多少年的风雨冲洗才形成。它从来不被人关注,它很小但很坚硬,很顽强。

我想诗人之所以对鹅卵石情有独钟,也许是鹅卵石恰恰可以最好地代表我们这些生活在平凡世界的芸芸众生。其实我们都是鹅卵石。我们每一个人都像鹅卵石一样,我们也应该像鹅卵石那样坚韧硬朗地活着。这就是王强独有的生活感悟和他独具的艺术视觉!借小寓大,借物抒情,并且能让人在诗中得到生活的启谛。这就是王强诗歌的魅力! 

另外,在王强的诗歌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只有在贵州这片土地上才会产生的特殊语境下的特殊语言。如他的诗中,会不时嘣出新颖的地方语感和方言,将贵州本土的独具特色的语言揉进诗中,如“打翁堆”、“猪屎渣”等生动的词汇,从而产生一种极接地气,极亲切的语言效果。让我们在阅读他的诗歌的过程中去感受贵州独有的民俗与风情。

其实“改开我”,改开郎寨诗歌部落的几颗纽扣是件很难的事。 

哪怕只改开王强诗歌中的一粒纽扣来都觉得很难了。那真是一个美丽的神话!诗源于心,意源于情。什么样的心情表达出什么样的诗意。王强自从来到郎寨。在这静谧优美,空气清新,风景如画的地方,他的那长年在外劳累奔波的游子之心终于得到了安顿。他的心情终于得到了释放。郎寨,成为了他广交文朋诗友的场所,小车河,成为了他诗歌创作的源头。

他是一个豪爽好友的人,他的身边总有一大帮好友围聚。在郎寨有诗歌,有书画,有音乐,还有香醇美酒和原生态的佳肴。

王强其实是一个怕寂寞的人。

朋友们来郎寨是王强最高兴的事情。陪朋友聊诗歌谈艺术,举杯痛饮,一次次醉倒又一次次站起继续喝,为朋友豪放不羁,是血性真男儿!你以为他醉了。但第二天清晨或深夜他围着小车河转悠一圈,回到郎寨一首好诗就创作出来了。所以你们看他的诗都是从小车河流淌出来的,都是明丽欢快,充满激情的。因为这些诗里有着他对故乡,对亲人,对朋友们的一份最真挚的感情。

可以说每一位来郎寨的朋友都是给王强提供创作营养和创作激情的人。说郎寨是一个好地方,是一个可以让你闹,让你疯,让你唱,让你醉的地方,也是一个能让你静,让你思,让你爱,让你想写点东西的地方。

郎寨就在城市的边沿,它的自然环境就好比是贵阳市的肺。王强自然的游走在城市与山村,喧嚣与静谧之间。这样的空间交换正好可以给王强提供一个最佳的创作基地。如是才有了他现在的《在水之恋》和他那帮诗友们有关郎寨的诗歌创作。

郎寨,郎在!现在的郎寨越来越有味了。也越来越好玩了。

在这里不时都有特定的郎寨新名词出现。郎寨将到这里的帅哥称为“狼”,来这里的美女称之为“蛇”。朋友们在这里聚会称之为“蛇狼会”。现在大家又将“改开我”变成了郎寨新词汇。

来到郎寨,和王强一起聊天喝酒真是一种享受!他外表儒雅但内心骚动。他平常交谈中的语速是平缓沉稳的。但只要酒到位了,当他朗诵他的诗歌时,你看他长发飘逸,语速顿挫激扬,一下子就把你的心抓住了。

贵州的山水是美的,贵州的人文精神是独特而丰富的,有着它立存于世的特质。在中国当代诗歌的发展过程中,从贵州就曾走出一大批享誉全国的著名诗人,如廖公弦、李发模、黄翔、哑默、唐亚平等。他们的诗歌不仅仅震响了中国诗坛,更重要的是带动了贵州诗坛的蓬勃发展。如今,贵州诗坛涌现出更多的年青诗人,他们给中国当代诗坛增添了活力,而王强却是贵州诗坛一个承前启后的人物。现在郎寨有了以王强为代表的郎寨诗歌部落,在他周围汇集了一大批新诗歌的代表人物。

我们相信郎寨也许有一天会成为中国西部诗坛的一个创作中心!也可能有一天会成为广大爱好诗歌爱好艺术的朋友们的精神圣地!!我期待着王强有更多更好的诗歌奉献给读者,也期待着郎寨有一个更美好的明天。 

“来吧,请打开我人体的开关”,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湖南女诗人王丹慧的著名诗句。“改开自已让青春肆虐”,这是王强最新的声音。我忽然发现虽然两句诗相隔了两个年代,但今天碰撞在一起却有着异曲同工的妙趣!这就是诗歌的魅力,也是王强的魅力!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吴老满)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