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主任李晓东谈“互联网+” - 精英榜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英榜 > 正文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主任李晓东谈“互联网+”
2016年10月6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主持人:大家好!在2015年全国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互联网+”,一时间“互联网+”成为了各大媒体关注的热点,那么到底该如何理解“互联网+”呢? 针对这个问题,我们邀请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主任李晓东做客,为您解读。

主持人:李主任您好,欢迎您接受采访,首先请您解释一下什么是“互联网+”,尤其是“+”该怎么理解呢?

李晓东:最近这是一个非常热的词,“互联网+”我们叫做internet plus,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里明确提出这个词,从这个行业包括投资界方方面面的人对这个概念都比较关注。因为我是做互联网的,今年大概是中国互联网21周年,我在这个行业差不多待了21年,所以,我们理解的话,这个“+”更多是一个融合和改造。

李晓东:比如,通常我们讲“互联网+媒体”变成新媒体,“互联网+金融”变成互联网金融,但是我是从做互联网的人的角度来讲,我们是用一些现代信息化的手段,包括一些互联网的技术改造传统的行业,使它能够更好的去创造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服务整个客户群。所以,它更多是一个融合和改造。

主持人: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指出,“互联网+”已成创新驱动新引擎,建议推动“互联网+”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尽快出台,促进互联网与各产业融合创新。您对此怎么看?

李晓东:马化腾很有眼光,他这样讲是因为腾讯已经很大了,它其实已经改造了很多行业。腾讯也做游戏,包括做即时通信,前两年微信事件对短信行业产生了很大的冲击,我想它也是从一个互联网领导者的角度来讲互联网对于传统行业的改造。

当然我很同意,它还是一个融合创新。所谓的创新就是用互联网手段和互联网模式怎么去改造,我刚才讲的是融合改造原有的这些行业,所以从过去二十多年来看,实际上互联网是默默无闻地、潜移默化地改变了很多行业,大家并没有感受到这种改变的原动力和未来的发展是什么,但从我们的政府层面如此重视的话,其实给了这些互联网行业的大佬们或者领袖们一个很好的契机,他们可以大张旗鼓地用互联网介入到很多传统行业和传统服务业,这对他们是一个商机。当然另外一点,对于中国来讲,实际上是我们具有一个庞大的传统行业,因为我们的人口基数很大,国家很大,服务业的规模也很大,如何利用一些新的技术去改造这些行业,进而能保证中国的经济能够可持续发展,其实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比如说制造业,中国的制造业规模很大,但你能数得出来,让大家能够觉得中国赖以骄傲的一些制造业其实很少,相反德国、美国的一些制造业是非常强的。所以,我们如何推动传统行业改变,其实中国政府一直在做。比如,工信部设立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其实早就讲过要用信息化的手段让中国的工业尽快赶上世界的步伐或者领先,其实一直在做,当然现在互联网越来越热了,所以,大家明确提出“互联网+”概念,就是明确希望用互联网的手段促使一些传统行业,传统服务业也好、制造业也好、金融业也好能够求新求变,我想马化腾提出来的不仅仅是他从互联网人的角度提出这个问题,也是对原有传统行业的一个信号吧——我可能要去进入你这个行业改造你这个行业了。

主持人:在传统服务业来说,这次“两会”上也有很多的代表提出了智联网、互联网移动化这些新的概念,我们可以看到“互联网+”也是变革传统制造业的一个重要力量,对此您怎么理解?

李晓东:对于制造业的话,我最近可能关注过一些问题,比如现在在行业里提到的几个关键词。比如中国讲“互联网+”,美国人讲工业互联网,德国人讲工业4.0,其实我觉得大家都是殊途同归,为什么讲殊途同归呢?因为大家都从各自的优势寻求一个未来的强大。比如说德国人,这是毫无疑问,德国的制造业,工业制造和工业设计非常强,所以,它希望在未来一个新的十年二十年,希望德国从制造业方面做突破口,在未来的信息化和工业化融合的过程中,包括互联网和传统制造业融合的目标打造的过程中,能够去领先,我想这是德国人的考虑。但对中国人来讲,我们传统行业不先进,我们体量大,但是并不先进,所以,中国是希望能够跳跃式发展、快速发展,我们希望既然中国的互联网现在发展非常快,全球前30位的互联网公司有7家在中国,前10位的好像是4家,实际上是很大的一个体量。我们中国有市场,有技术,我们希望用这些技术能够带动中国在制造业更快的发展,我想这些实际上是大家在不同的角度和不同的路径,达到一个共同的目标。在这个过程中谁能胜,谁能负,这就不好说了。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肯定会给中国带来更多的机会。

我记得听了一个新闻,中国经济的增长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近30%,这已经超过德国和美国这些老牌国家了。如果我们能用一些新的技术,新的发展引擎的话,有可能我们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不只是30%,也可能50%,如果真的说有中国超过美国那一天,我们可能对中国在全世界经济增长模式中的比例,贡献率更超过一半,这是有可能的,那么中国的技术就会成为一个领导者,这也是我们说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事情。怎么复兴呢?我们能够为全世界的经济做贡献,能够为技术革新做贡献,进而为整个文化做贡献,我想那是每个中国人的骄傲了。

主持人:在金融业方面,近年来,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鲶鱼效应”促使传统金融机构加快深化改革的步伐。对此,您近几年的感受是什么?

李晓东:这个问题很关键。金融业历来属于有钱的行业,我想用一个例子说明一下。互联网金融无外乎说我是用互联网的方式改变金融模式,包括支付,包括一些金融的交易等等。但是我想现在没有任何一个银行或者说没有任何一个像样的银行没有网上银行的,同时,任何一个银行,像中国的四大行、一些民营银行也好,也都会有移动的手机APP。实际上银行业已经在改变了,但是互联网在用它的模式改变金融业,在入侵你的地盘。我们举个例子,现在微信,我可以替马化腾做做广告,微信可以支付,可以面对面收钱,微信可以刷卡,为什么我对微信印象这么深刻呢?这个例子就是前两天我打车,身上忘带钱了,大家知道,忘带钱包是很容易的,但忘带手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每个人都会带着手机,但钱包有可能就忘掉了,那天我就忘掉了,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后来等我打上车了以后,再一摸兜里没有钱,我说这怎么办?后来我一想有滴滴打车,但我不是通过滴滴打车叫的车,所以我就问司机,我可以用微信支付吗?司机说可以啊,到了以后你扫我一下就行了。所以,这个司机到了以后很熟练的就把自己的二维码调出来了,然后我就扫一下,把金额输进去,OK了。有零有整就给他了,所以,这很方便,未来的话,从互联网的角度来讲去改造金融是毫无疑问的,因为它方便。我不能说像以前一样,很多银行会有很多银行卡,身上带着卡包钱包很多银行卡,但未来可能只有一个入口,比如我带着手机就OK了,我无论是NFC近距离通信技术,还是用一些二维码的支付方式都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现在我听说也有一些互联网公司在解决就一个码,我可以解决所有银行卡的使用问题,这些都是一些创新,在侵占他们的地盘。前不久克强总理专门去南方看过互联网金融,其实我觉得也给大家一个信号,金融业已经持续这一两百年了,现代金融业也已经几十年了,它的改变和创新其实是“这辆车”太大了,它掉头和转弯是很难的,但是互联网这辆轻车没有什么负担,它就可能用我的方式来改造你,而且这个改造非常快,因为老百姓很容易接受,老百姓不会说银行在这里不设网点,我要求着你设网点。不用啊,现在这些事情都可以解决。

所以,我觉得在未来互联网金融肯定是发展非常快的,因为金融毕竟是整个社会发展的基础。那么对于互联网+,如果互联网金融不跟上的话也是不可能的。但是“互联网+”也为互联网金融提供了一个新的机会。

主持人:CNNIC作为国家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对于国家“互联网+”的布局和行业发展,做过哪些思考和具体工作,将如何参与?

李晓东:今年是我们中心成立第18个年头了,当时成立国家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时候就有一项任务,希望CNNIC能够为整个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做一些贡献,无论是资源管理、技术研发,还是代表中国互联网去从事国际交流,其实CNNIC一直在做。

当年CNNIC就在这个院子里诞生的时候,那时候互联网还默默无闻,最早设立CNNIC是在1997年的时候,那时候中国的互联网用户还没有多少。当然第一份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就是我们出的,所以,我们见证了整个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CNNIC一直想说我们能够用什么样的方式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

举个例子,我们曾经做过网站排名,到底中国的网站发展到什么样呢?当年我们做过排名,像搜狐、新浪、网易这三大网站都曾经在我们前面这个小屋里领过奖牌,这些杠杆是在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包括近期我们还是在做一些工作,也是希望推动行业的发展。这些事情我们可能没有去理解为“互联网+”,但我们理解我们就是搞互联网的,我们如何能够用我们的技术、我们的数据,我们的报告,包括我们的一些杠杆能够调节、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这是我们一直思考的问题。

当然CNNIC本身还在提供一些服务。我们管着中国的国家域名,大家知道域名表面上是一个名字,但它实际上绑定了一套服务,名字就是一个互联网网站的入口。比如说,我是腾讯也好,百度也好,他们的名字要出问题的话,他们所谓的上千亿美金的市值都是零。所以,CNNIC管的这些基础资源,我们希望通过这些基础资源能够促进创新和应用。

李晓东:大家知道几年前国际机构开放了新的通用领域的申请,其实就是开放了一些新的类别,CNNIC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在推动整个行业包括组织这些社群去申请新通用领域。我们举个例子,比如未来我们讲互联网金融,还有互联网汽车呢,我前两天刚参加一个活动,关于车联网,大家讲这个,实际上是互联网+汽车。问题就来了,我们怎么推动这个行业发展呢?比如就有人会申请.com、.汽车、.auto在名字上,我在开放二级域,核心不是这个名字,而是这个名字背后到底绑定什么,所以,其实,CNNIC一直在推动这个行业和一些传统行业去接触,近期我还要跟一些包括汽车行业的,甚至房地产行业的去进行接触,因为我不懂,我只懂互联网,但我希望了解他们行业做什么,我们来看如何结合,我们就真正会把CNNIC十八年来积累的数据,包括技术、包括我们对这个行业的理解,和对未来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能够和他们一起结合,这就是一个非常令人激动的时刻。CNNIC这么多年的积累,终于有一天可以为这个行业做一些事情了。 比如未来,我们现在也承担为这些行业,比如说汽车、食品、医药、健康、包括银行等等提供一些服务,这是我们所做的。当然我们做的是基础,大家看不到,因为CNNIC做的事情大家看不到,只有什么时候看到呢?我们出问题了,就像空气一样,不污染的时候谁也不觉得重要,雾霾来了大家觉得很重要,CNNIC就是做的这个工作,我们一直默默在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这些准备未来都对“互联网+”这件事情很有作用。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智库”这个概念,对于建设互联网领域的专业化智库,您怎么看?在这方面,CNNIC未来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李晓东:这个是非常必要的,当然总书记讲要建新型智库,而且明确说给出一些支持,能支持一些国家级的智库包括一些民间智库的发展,我觉得这可能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当一个国家和社会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它的软性的这种实力是非常重要的,那么你能不能看得准、看得远,在战略上是不是站得对,取决于你未来走的路是不是对的,当然结果是美好还是不美好,那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对于互联网这一块,我想对于所有人都是一个新的领域,尤其是对于我们一些政府决策者来讲,其实很多人并不了解到底互联网意味着什么,或者说互联网很重要,但重要在哪儿,到底未来能改造成什么,对我们政治、经济、文化到底影响是什么,了解这个非常重要。所以,在智库这块CNNIC一直做了很多年,我们从1997年发布中国第一部中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开始,到现在已经35次了,我们如实记录了整个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状况,无论是网民数、计算机数、行业发展情况、各省发展情况等等,有非常翔实的数据,这些数据已经成为我国政府决策,包括国际机构引用的数据来源了。而这些数据恰恰是我们政府决策的依据,互联网是发展快了还是慢了,慢在哪里,快的原因是什么,这些东西数据支撑为我们国家在过去十几年里已经产生了很大的作用,现在CNNIC已经把这些发展统计报告从宏观层面、向微观层面去细化,向行业上去纵深延伸,希望对行业发展能够起到一些帮助。

李晓东:比如说我们曾经出过搜索、新媒体、电子商务,包括现在比较时髦的O2O,CNNIC都在做一些研究,而这些报告的话,我们会提供给相关的政府部门,相关的行业,甚至一些企业都决策使用,而这些已经对这些企业方方面面产生了很大的作用,这些其实是CNNIC一直在做。我们其实在CNNIC设有专门的发展研究的部门,研究我们的技术发展趋势,行业发展趋势,包括一些需要的政策,我们也给政府很多的建议。其实无论从发展层面还是从治理层面,都提供了很多支持,而且我们在2013年的时候还专门设立了互联网发展研究中心,我们在2013年联合国有一个互联网治理论坛,我们公开宣布了CNNIC成立互联网治理研究中心,这个治理就会涉及到我如何管,如何发展,提供什么样的政策,而这会涉及到刚才我讲的方方面面各个行业,从发展角度和治理角度怎么做事情,这一块我们已经在国际上产生一些影响力。我们在已有CNNIC研究的基础上,做了很多的工作,另外在国际上拓展合作,因为互联网是一张网,它必须能够考虑中外区别,考虑历史上的差别,然后共同的提供一些政策,我们给政府提供一些意见。

当然现在大家知道,CNNIC目前调整到网信办,其实我们有更好的一个管道给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小组,组长是习总书记。我们希望CNNIC这么多年建立的良好的国际合作关系,国内和行业的关系,以及我们和政府的关系,能够综合各方面的优势为政府、包括行业提供一些治理发展的支持,这是我们非常愿意做的事情。而且我们过去十年来做得还不错,所以,我们希望未来在新型智库建设上也能够为国家做一些力量。

主持人:去年3月,美国政府宣布放弃对IANA的管理权,并将这一权力移交给“全球利益攸关体”。我们知道您是IANA职能管理权移交协调工作组中唯一的中国代表,请问IANA职能管理权的移交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李晓东:这个应该说是影响非常大,当然它是一个非常基础性和潜在性的影响,IANA职能管理权就是所谓的互联网管理权,我们通常讲中国互联网没有互联网管理权,指的就是中国没有互联网根的管理权,所谓互联网的根,其实就是指这些名字的根。所以,IANA职能管理权,核心的职能就是关于未来根服务器管理的问题,这实际上涉及到整个互联网管理和控制的问题,这个职能以前在美国,我们知道互联网来源于美国。所以,美国政府当仁不让地说这个事我管。

过去这些年看起来管得还不错,但现在互联网已经深入到政治、经济、文化、老百姓的方方面面,甚至影响到一些政治,这些事情已经引起各国政府广泛的关注,包括斯诺登事件以后,大家对于美国政府去管互联网已经产生很大的质疑,所以,一个重新的全球互联网管理的格局就会变化。就像说“互联网+”,行业发展越快,我们就会越担心,我们是不是构建在一个沙滩之上,我们建立一个很漂亮的城堡,最后建立在沙滩之上,海水一冲,城堡塌了。

我们的“互联网+”发展得再大,经济规模再大,最后发现我们的安全不能保证,我们的治理结构上依赖于一国政府的控制,那这就很麻烦了,所以,我们现在参加这个管理组实际上是希望把全球互联网核心最终的管理权能够重新按照一个合理的模式去分配,从美国政府一国控制变成一个多边的,大家共同管理,这样才能确保一个稳定安全的,符合全球治理需求的互联网,才能去造福人类,造福社会,包括造福我们经济,才能让我们的“互联网+”不是建在沙滩上,而是建在一个牢固的地基上,这是它的作用所在。

主持人:感谢您接受采访。谢谢。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安之)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