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伍剑新作《西大街》:一场精神的洗礼与回归 - 资讯台 - 中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台 > 正文
作家伍剑新作《西大街》:一场精神的洗礼与回归
2018年5月16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曹雪芹在著作《红楼梦》里写了这样一幅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一位优秀的作家首先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的。他应当具备:细腻的情感,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力,深邃的思想,精炼高超的文字表达能力和丰富开阔的知识面,作家伍剑经过多年的磨砺,如今已经拥有了这所有的能力。

伍剑先生的新作《西大街》是一部少年成长体验小说。它以“汉阳城外唯一的一条大街,也是一条真正的商业”的西大街为背景,讲述了三位少年:武启善、赵建国和群的生活成长轨迹,并围绕西大街的城市市井生活写出了一个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刻画了主角少年武启善在成长中经历的精神洗礼与回归,感人至深。

伍剑先生笔下的西大街好比是萧红笔下的呼兰河,张爱玲笔下的旧上海、沈从文笔下的边城,有着深刻的时代和文化背景的烙印。作为汉阳城外唯一的一条大街——西大街,伍剑先生生于斯长于斯,对这里有很深厚的感情。

他写道“大街很长,但大街上人都很熟悉,就像一家人似的,哪家有什么事情,街坊邻里肚子里都有一本账,不要你开口,其他人也会想到。那年,那月,那日,就这样。”他对这里的刘家的鞭铺、李家的包子铺、牛杂碎馆,还有鸡毛掸子铺,以及酱菜铺、杂货铺、天主教堂如数家珍;对在这里生活的人们:戴眼镜的娃娃脸、启善一家人、赵二爷、萧海师傅、建国父亲、李希仁老师等形象刻画的各具形态、入木三分。

因为爱之深,所以情之切,伍剑先生将饱含着深厚情感的西大街和那里生活的人们写在纸上时,自然显得游刃有余,呼之欲出。

一个人性格的形成往往会受到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少年启善的父亲原本是区里的干部,当年还是游击队长。西大街的人们都尊称他为“武干部”,他是一位克己奉公的人,为人善良,乐于助人,总是把别人的需求看的高于一切。他奉养的瞎奶奶非亲非故,只是看到这位老人眼睛瞎了,又无儿无女,日子过的很艰难,就把她当做自己的母亲一样养着。整个西大街的人们说起他都竖大拇指,称赞“武干部”是英雄。

不幸的是由于婆媳之间的小矛盾,瞎奶奶说出了启善妈妈原来是地主家女儿的秘密,结果启善一家人被遣返回乡,他的父亲在挖水库时塌方埋到了里面,母亲也因此疯掉了。

这是一个悲剧的收场,少年启善在这个家庭变故中尝尽了世态炎凉和人间冷暖,他的母亲疯了之后被村里孩子们当做戏谑的对象,启善为了维护母亲的尊严和他们奋勇打架,这为他好勇斗狠的性格埋下了伏笔;而当他视若宝贝一样的芦花鸡被“村长就带着人”抓走了,这件事情是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启善原本正直善良的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从那时起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敌意,他对所有的人充满了不信任,他会主动出击偷东西,甚至下手去抢。让西大街的人们对他的行为充满了厌恶。瞎奶奶为了教育他“拿着锅铲直到把启善整个手敲得都肿起来。原来细小的手指肿得像茄子,手掌也肿得像发泡了的油馒头,油亮油亮的。不管咋样,启善就是不告饶。他总说:‘别人行,我咋不行。’” 这是一个多么倔强的孩子,他的态度有多么强硬,就说明受到了多大的打击。

但是启善毕竟内心是善良的,当他看到有人溺水奋不顾身地去搭救,差一点赔上了自己性命。从这点能看到,在启善看似变的恶与丑的外表下,依然有善的火苗在蹿动。其实,启善并没有变坏,他只是故意用恶行向这个令他失望的世界宣战。这其实是一个少年在成长过程中宣泄和消除受到的打击和负能量的一种幼稚和笨拙的方式。

所幸的是在启善最颓废的时候遇到了萧海师傅。萧海师傅收他为徒,将这个饱受冷漠和欺凌的少年的心灵慢慢地焐热了,他渐渐地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后来启善认孤苦伶仃的章道士做父亲,给他养老送终,特别凸显出了他善良淳朴的一面。

我猜测群是伍剑先生的少年时代的化身。群爱憎分明,当好友启善偷鸡蛋,抢冰棍,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时,群始终都是以一个诤友的身份站在他身旁的。

群对绘画很有天赋,他第一次看到建国父亲的画作者是这样描写的“静静地安下心来,端坐在画前,渐渐那一绵青山、一片树林、一径清流将我牢牢锁住。水有水的灵动,山有山的厚重,树有树的风景。在山与水的交融中,你有会咯吱的清凉。雨渐渐小了,雨水似乎变成了烟雾, 混沌得如升腾起的白烟。”这分明是作者对书画的感悟,所以写的尤其动人。后来群又跟李希仁老师学画,他勤奋好学、努力刻苦,加上对绘画独特的领悟力,进步的很快。

谁的青春不是充满迷茫和不确定的因素,在少年的眼前往往横亘着无数条通向无限可能的道路,就看你要选择哪一条。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的人砥砺前行,有的人半途而废,有的人碌碌无为……

好在西大街的少年启善、群和建国最终都走上了正确的人生轨道。作者在书的结尾部分饱蘸深情的笔墨写道“当我站到柱子旁,启善看见我,扭过头咧开嘴微微一笑,他满嘴的白牙露出来。啊!好明亮的天。”这两个少年冰释前嫌,他们都找到了各自的人生方向和目标,美好的未来等待着他们去开拓,真是“好明亮的天”,作者这样写别有深意,令人回味。

《西大街》这部小说在语言上也独具特色,伍剑先生的文字功底相当深厚,加上对生活的洞察,他的文笔显得老道而娴熟。

伍剑先生在写“戴眼镜的娃娃脸”时说他用武汉话讲故事,即便没有一个学生来。“他却似吃饱肚子后打饱嗝般的满足”,这是多么生动的描述哦;他是这样描写天气的湿热的“气中充满湿气,人的身体上永远是黏糊糊的,呆在城市中的人如同挣扎在锅底的鱼,让你有种想逃离而又无可奈何的感觉。”短短一段话把天气的湿热写的活灵活现非常传神。

他写在启善的裤子时是这样描述的“他身上穿着一条裤腿接过几次,深浅颜色明显分界的像阶梯似的长裤。”他写章道士“章道士被蚊虫叮咬着,他黝黑的皮肤上泛起云片,皮肤肿起来,可他也不会去驱赶那些肆意的蚊虫,仿佛他就是为蚊虫们准备的食物。”这种风趣的文笔,真是令人忍俊不禁。

在整部《西大街》里,类似这样的描写俯拾皆是、不胜枚举,这些生动简洁而又精准形象的文字给整篇文章增色不少,让人领略到《西大街》独特的艺术魅力和感染力。

《西大街》是一部扣响心灵的佳作,它字字句句都入眼入心。

读罢掩卷沉思,读者如同和少年启善一起历经了一场精神的洗礼与回归:什么是人性的真、善、美?面对挫折时我们该怎么办?如何始终保持自己的初心?相信你会在这本书里一一找到答案。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李燕)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