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历史上真的有这个人? - 资讯台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台 > 正文
屈原:历史上真的有这个人?
2017年5月31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第一个提出“史无屈原论”的是晚清时期的廖平,廖平被誉为古典经学的最后一位大师,他在《楚辞新解》、《楚辞讲义》中提出这样的观点:“并没有屈原这个人”,屈原的25篇赋,“著录多人,故词重意复,工拙不一,知非屈子一人所作”,并不是屈原写的,而是秦朝的博士所作,到了汉代,上层统治者们多来自楚地,好楚音,但又厌恶它们是出自秦人之手,因而假托了这么一个屈原出来。《秦本纪》记载秦始皇好求仙问道,始皇三十六年,曾下诏使博士为《仙真人诗》,其实就是现在的《楚辞》,《楚辞》中多道家语,“离骚”即离绝世俗之意,“骚”就是道家“逍遥”二字的合音等。

随后,胡适在《读<楚辞>》一文中认为:“屈原只是个传说”,在司马迁以前,并无其他史料记载屈原之事,《史记》是第一次提到,但《史记》不可靠,在《史记·屈原贾生列传》的结尾处,司马迁写道:“及孝文崩,孝武皇帝立,举贾生之孙二人至郡守,而贾嘉最好学,世其家,与余通书。至孝昭时,列为九卿”,后来汉文帝去世,汉武帝即位,提拔贾谊的两个孙子任郡守,其中贾嘉最为好学,继承了贾谊的家业,曾和我有过书信往来,到汉昭帝时,他担任九卿之职。胡适认为这里有两个疑点:第一,汉文帝之后应该是汉景帝,而不是汉武帝;第二,司马迁死的时候是在公元前90年,当时汉武帝还活着,所以司马迁不可能知道汉武帝儿子汉昭帝的谥号。因而胡适推测《屈贾列传》很可能是汉武帝的孙子汉宣帝时期的人补入的。胡适认为《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关于屈原事迹的记载也多有矛盾之处,总共有五个疑点:第一,文中先说屈原被王疏远,“不复在位”,后又说他出使齐国,进谏大事,前后处境不符;第二,前面说他出使齐国,进谏大事,并没提到被放流之事,而后面又突然说他“虽放流”、“迁之”,又是地位上的前后不符;第三,屈原进谏所说的话“亲虎狼之国,不可信”,在《楚世家》中,是昭雎的话,“何不杀张仪”一段,《张仪传》无此语,亦无“怀王悔,追张仪不及”等事;第四,怀王拿来换张仪的地,此传说是“秦割汉中地”,而同一件事,《张仪传》却说“秦欲得黔中地”,《楚世家》说:“秦分汉中之半”,究竟是黔中还是汉中,史记中的记载不一样;第五,前称屈平,后半忽称屈原,变化称呼可疑。胡适认为屈原的形象是一个理想中的忠臣,但这种忠臣在汉以前是不会有的,屈原所处的战国时代,“士无常君,国无定臣”,“朝秦暮楚”、“楚材晋用”,很少有这样的忠臣老老实实待在一国,忠侍一君的,因而屈原只能是汉儒们树立的一个“箭垛”,是大家拼凑起来的一个榜样式的人物。胡适最后推测说:“大概楚怀王入秦不返,是南方民族的一件伤心的事。故当时有‘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歌谣。后来亡秦的义兵终起于南方,而项氏起兵时竟用楚怀王的招牌来号召人心,当时必有楚怀王的故事或神话流传民间,屈原大概也是这种故事的一部分。在那个故事里,楚怀王是正角,屈原大概是配角,—— 郑袖唱花旦,靳尚唱小丑,——但秦亡之后,楚怀王的神话渐渐失其作用了,渐渐消灭了,于是那个原来做配角的屈原反变成正角了。后来这一部分的故事流传久了,竟仿佛真有其事……”

此后的学者做了比廖平、胡适更为详细的考证,如胡适的弟子何天行《楚辞新考》认为:屈原这个人物实际是不存在的,屈原的名字在先秦任何典籍中都不见,因而他只是《楚辞》编者刘向或刘歆所虚构的,《离骚》的作者很可能为淮南王刘安,《离骚》中与《淮南子》的表述相似之处有10 余处之多,而《淮南子》的总编辑正是淮南王刘安,此外,《离骚》中使用了许多“修”字,如“灵修”等,共18次,据高诱《淮南子叙目》“安以父讳长,故其所著,诸长字,皆曰修”,刘安的父亲叫刘长,为了避讳父亲的名号,《离骚》中的“长”字多用“修”代替,等等。卫聚贤《 <离骚》>底作者——屈原与刘安》尽管完全赞同何天行“屈原否定论”的观点,但他也提出了诸多不同于何著观点,如他认为汉人伪造屈原之名不是刘向而是贾谊,贾谊在《新书· 道术篇》中说:“其为原无屈,其应变无极”,贾谊受了冤屈,被流放长沙,想假借一个人凭吊自己,“冤屈”改作“原屈”,但长沙在楚地,而楚地有屈姓而无原姓,因而大概也就将“原屈”改为了“屈原”吧。五十年代初,朱东润先生两个月内连续发表有关《离骚》的4篇文章,认为屈原在历史上可能是存在的,但与楚辞作品与传说均无关系,《离骚》为刘安及门客所作。

而在否定屈原存在的同时,闻一多、郭沫若、陆侃如等人则力证屈原在历史上应确有其人。他们对胡适等否定者的观点进行了有力的回击,郭沫若在《屈原研究》指出:“廖、胡两位,特别是胡适,对于《屈原传》所提出的疑问,骤看都觉得很犀利,但仔细检查起来,却一项也不能成立。”如胡适提出的究竟是黔中还是汉中的矛盾,郭沫若说“第四大疑问中的黔中和汉中,是胡适太着急,把原书看脱了一半。《张仪传》上是说‘秦要楚,欲得黔中地,欲以武关外易之’。黔中是楚地,到了顷襄王二十二年, 才为秦所取。‘武关外’便是指的汉中,三篇文章并没有冲突。只是《张仪传》多提出了‘秦欲得黔中地’的事实,后来楚也没有给它,不用说武关外的汉中也没有到楚国手里”。此外,随着阜阳双古堆西汉汝阴侯墓《离骚》残简的出土,证明《离骚》至少在西汉初期就已经开始流传,汤炳正先生的《<离骚>决不是刘安的作品——再评何天行<楚辞作于汉代考>》,对刘安作《离骚》的说法进行了有力的辨正。

双方争论的最为核心的一个焦点就是除了《史记》,关于屈原的记载,至今,都没有更为原始的材料出现。像屈原这样伟大的一个人,从战国死后到西汉司马迁再次提起的百年间,历史上的记载居然是空白,这似乎不科学。司马迁写屈原的传记究竟有没有依据呢?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其中重点焚烧的正是列国的史书,但汉兴以后,“百年之间书积如丘山”,不断有民间藏书从墙壁的夹缝中被发现,司马迁写史记的精神是非常认真的,其必有依据,他在《自序》中说到“百年之间,天下遗闻古事,靡不毕集太史公”,他收集了大量的古书,有学者曾特意考证他当时可能看到的书,以及之后随着时间流逝而消亡的参考书,他能看到的史料,我们看不到,亦属正常之事。在《屈贾列传》中,他又说:“适长沙,观屈原所自沈渊,未尝不垂涕,想见其为人”,可见,他还亲自走访了屈原自沉之地。从民间的口口传说听来也罢,从搜集来的书看来也好,太史公都有可能了解到屈原的事迹,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说明《屈贾列传》为司马迁或者其他人所杜撰,因而不应轻易否定掉屈原的真实存在,聂石桥先生的《屈原论稿》对屈原生平进行了详细的整理和廓清,足资参看。

秭归屈原故里的屈原塑像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赵九九)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