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井忍:开书店是需要温度的一门生意 - 精英榜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英榜 > 正文
吉井忍:开书店是需要温度的一门生意
2016年9月9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本屋honya)是日本人对书店更亲切的口语称呼,通常还会在本屋后面加上一个

在大型连锁书店和网络书店的冲击下,全世界独立书店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而在日本,一批藏在城市某处的本屋还在安静而低调地坚持着……现和中国丈夫旅居北京的日籍华语作家吉井忍花了6年的时间,走访不同风格的东京本屋,并写下了《东京本屋》。
819日,吉井忍携新书《东京本屋》接受了记者专访。

书店人用小心思打开未来

在现场,吉井忍分享了几家她走访过的日本本屋:以一周只卖一本书的节奏卖出2100本书的银座森冈书店、相信移动本身能激发人们期待与好奇的开在面包车里的BOOK TRUCK、找不到村上春树、东野圭吾、渡边淳一的畅销书,却可以找到没有书号之书的模索舍……


吉井忍演讲中

说得最多的当属可以喝啤酒的本屋B&BBook and beer)。一开始得知这家本屋收入一年比一年高,吉井忍还很纳闷,觉得无非是把咖啡换成了啤酒,也没什么特别。可走进本屋深处,她才发现那里处处都是书店人的小心思

比如店里的书架、桌椅都是北欧进口的古董家具,可这些陈设却没花书店一分钱。因为这些书架、家具都是书店替别的家具店代销的,卖出去了还有提成。同时总有新书架的出现可以给店里带来一些活跃的气氛和新鲜的感觉。

又比如这家本屋一年大约办五百次活动,开店前还开设早晨英语教室一年大约五百次的活动,大概平均下来一天肯定有一次活动,到了周末还有两三次。吉井忍说,现在中国很多小书店都知道办活动是很好的,可以提高知名度和人气,可是很多书店办不了那么多次,因为办一次活动是很耗时、很费力的。

B&B是怎么做到的?店主告诉吉井忍,因为是每天活动,店员们都习惯把活动当做每天的工作内容,越办越熟悉,越来越不费力。还有很多出版社、作者一有新书就会马上想到这家书店,所以找主题也很容易。


吉井忍为思想湃观众准备的小礼物——豆本(日语中指迷你书)

还比如B&B店主知道日本人有“文库本”情结——特别喜欢那种小型、易带又平价的小开本,便尝试推出一种“文库本套餐”,和咖啡馆合作,在下午茶的时候将咖啡、蛋糕还有一本文库本组合起来卖给客人。还想过“文库本明信片”,即把文库本包成漂亮的包裹,上面不写书名、作者或内容简介,就只有一句来自这本书中的一行句子,然后寄给购买的读者。

吉井忍说,自己也在这家店买过一次文库本明信片,那上面写着一句中国人能接受没有糖的生活,而一旦没有肉,他们会觉得好像到了世界尽头我觉得这句话很好玩,因为我来中国之后就发现确实大家对肉的感情还是蛮深的,所以我就买了这个明信片,贴了邮票,寄给自己。几天之后,我确实收到了这个明信片,打开看时非常期待——里面的文库本会是什么书?会是谁写的?原来是住在日本的一个中国人写的,是关于中国美食的一本书。
如果我是在书店书架上看到(这本书),肯定不会伸手去拿。但是书店选出的那一行句子非常有趣,所以我就拿到了这本书,也开始读了起来。吉井忍笑言,是店主的一个小点子,把一本书送到了一位本来不会感兴趣的读者手里,由此开启了一段奇妙的书缘。

选书师把未知的书送到读者手里

在《东京本屋》中,吉井忍不仅介绍了十家各具特色的东京书店,还有一位选书师幅允孝。英文名叫Book Director,有人译成选书师选书家,也有人叫书店陈列设计师。幅允孝的工作确实是选书陈列的结合,但并不只是这些。在思想湃,吉井忍说起了幅允孝的故事。

大学毕业后,幅允孝在一家书店工作,他喜欢尝试各种各样的摆书方式。如果有书店请他帮忙选书,这家书店的销售额会增加两三倍。再后来,幅允孝干脆独立出来开一家公司,成为了一名选书师。

他和我说,不管在什么地方,是医院、美容院还是学校,如果要选书,他一定会进行几次很仔细的采访。吉井忍说,一次幅允孝为九州收治阿尔茨海默症病人的疗养院选书,他就找那里的病人、家属、医生、护士采访。采访时幅允孝并不会直接问您想看什么书,而是问您最近怎么样您过去做什么的您在这里过得还可以吗” 这些闲聊的话题。

他会很细心地问出对方内心的需求是什么。吉井忍感慨,经过这些采访后幅允孝发现,这里的病人拿不住很厚的书,也没法看太多的字母,所以就选了一些画册。这些画册也不是说大自然风景或可爱小动物,而是一个三轮汽车的目录。为什么选了这样子的目录呢?是因为这里的病人大部分之前是农民,是种地的,他们之前都是用过这样的三轮汽车。

有一次幅允孝和病人们边看书边聊天,一个老人家翻到目录时突然说——“就是这个三轮汽车,我之前银行贷款买来的,而且是分期的。幅允孝很是触动,因为这位老人之前不怎么说话,看到这个三轮汽车就很激动。

在现场,吉井忍详细介绍了几家日本当地特色书店

我想这其实也是书的一种功能和力量。吉井忍说,她曾问幅允孝对他来说最理想的书店是什么样的?他的回答是,能够让大家把从没听说过的书拿在手里,这样的书店是理想的书店。很多人去一家书店的时候并不知道要选什么样的书才好,所以经常拿的是那些自己听说过书名的、或者听说过作者名的书,很难把自己的手伸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而幅允孝的目标便是把未知的图书送到大家的手里,他深信书的力量和不可取代的存在感,只要图书能够在人们的身边,它藏有的智慧和故事就能够让人们的生活更加充实。 “他之前也是做过书店店员的,后来做选书师有一个比较大的原因就是危机感——尤其是大的网络书店出现后,来书店买书的人更少了。所以他就想,虽然没有自己的书店,但他可以用自己的脑子,把很多好书送到不同人的手里。

在吉井忍看来,选书师是未来一个很好的一个发展职业。现在很多书店店员对自己的未来感到尴尬,自己要当店长吗?那之后呢?再开一家新的书店吗?那选书师给我们一种很好的启示。吉井忍还告诉记者,选书师在今天的日本还是比较新的。个人建议选书师应先在书店工作,有自己的观察品味和陈列方式。另外一个重要的能力是沟通能力。

中国书业打折扣战,卖书太难了

在走访时,许多东京本屋店主知道吉井忍现在住在北京,也常问她中国的独立书店是什么样?他们就很好奇,中国有没有本屋?如果有这样子的小书店,店主是谁?是什么样子的人?

吉井忍说,未来她也很希望有机会可以深入中国各地,走访各个书店。在演讲结束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吉井忍表示说不出自己最喜欢哪家中国小书店,但目前令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北京的万圣书园。很像日本本屋。一到那里,我总莫名其妙就买很多书。


吉井忍回答观众的提问

吉井忍第一次来中国是在1996年,当时她去成都留学,对那里的新华书店都印象深刻。“里面有很多年轻人,站着或坐着看书。我在日本似乎都没有那么多人坐着看书的感觉。”

她也比较过中国和日本的书店环境。有很多共同点,就是书店生存环境都挺苛刻。如今购书的途径多了,大家阅读方式多了,阅读量也变化了。我感觉小书店要想很多办法才能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中生存下去。六年下来,吉井忍走访过的有些书店在这段时间里诞生又消失。“23家,很可惜。很难说清楚它们为什么关闭了。在日本,五六年时间里10% 的书店消失了,还有行政地区里一家书店也没有。” 

对于中国,她很感慨中国书店会打折扣战,实体书店变成一个展示空间,人们实际却是在网络书店下单。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她说,日本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有关书的政策——书是不能打折的,即便是网络书店也不能。那日本网络书店对实体书店的冲击可能就没有那么大。我在日本和那些书店老板说起中国这个情况,他们都说——中国(卖书)实在是太难了。


但是不管是中国还是日本,书店人的热情都非常相似。吉井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她希望读者看了《东京本屋》后可以明白,开书店看起来很轻松,很文艺,但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要有强烈的坚持,不仅是一个爱书人,还要有很好的交际能力,尽可能有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发现客人的需求。开书店是门生意,还是需要温度的一门生意。”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 罗昕)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