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学专家:《红楼梦》和扬州渊源很深 - 资讯台 - 中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台 > 正文
红学专家:《红楼梦》和扬州渊源很深
2016年8月19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核心提示
  来自世界各地的60多位专家学者,共叙《红楼梦》,共谈曹雪芹。记者对部分专家学者进行了专访。
  热爱《红楼梦》就会爱上扬州
  深度阅读才能不负经典文学作品
  吕启祥(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研究员)
  “我来过多次扬州,只要是热爱《红楼梦》和曹雪芹的人,一定会喜欢扬州。”吕启祥说,“我就是这样的人,热爱《红楼梦》,同时也热爱扬州。”
  《红楼梦》和扬州的渊源很深,北京、南京、扬州、苏州这些城市,都和曹家的兴衰荣辱、曹雪芹的命运有着密切关系,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就是在扬州为官,并病逝在扬州。而书中林黛玉的母亲也是“仙逝扬州城”,林黛玉正是从扬州“抛父进京都”的。无论是“扬州旧梦久已觉”,还是“秦淮风月忆繁华”,曹家的兴盛和衰落,都在曹雪芹心中留下深刻印记。
  扬州和《红楼梦》有着历史的缘,也有着今生的缘。这里不仅有名扬天下的红楼宴,还是红学新时期以来举办《红楼梦》学术活动最多城市之一。在中国内地先后举办过五次国际红楼梦学术研讨会,在扬州就举办过两次,分别在1992年和2004年,算上这一次,已是举办第三次,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吕启祥说,前不久有一个观点,说曹雪芹不是《红楼梦》作者,《红楼梦》的作者是冒辟疆,这个观点令人不解,类似的事情不是一两个。对此,他认为,不需要对每个“作者”都做出回应,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是由一系列史实证明的,不需进行“作者”的炒作。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红楼梦》成书过程很复杂,创作时间很漫长,而且不是一部完整的作品,是一件“有缝的天衣”。文学作品是作家用生命介入的,必须要捍卫曹雪芹的著作权。
  吕启祥说,《红楼梦》的出现,是天才的作品。在此之前,中国的文学作品大多和历史相关,《红楼梦》脱离了史料,让小说也有了令人尊重的地位,这是小说艺术成熟的标志。既然是小说,就要超越史传,通过虚构和想象获得文学的品位。《红楼梦》的出现,就代表着中国小说的成熟。
  现在是网络时代,一部手机,就能放下整部《红楼梦》,不仅可读书,还能听书,但流通太快,容易消解权威。于是就有了戏说《红楼梦》,戏说小说中的人物,这些都是不可取的。面对经典,只有深度阅读,才能了解这部作品的含义。
  通过《红楼梦》进行人文教育
  在扬州感受《红楼梦》气息
  韩惠京(韩国catholic教授)
  韩惠京来自韩国,刚来扬州,就学会了使用“微信”,她说,通过微信和中国的红学专家们联系,极大方便了日后的交流。
  韩惠京说,有了曹雪芹,才有了文学巨著《红楼梦》。韩国的中国小说协会已有26年,每年都会举行研讨会,已出版数十本有关中国小说的作品。今年在韩国成立了中国红楼梦研究会,现在韩国《红楼梦》研究者有50多名,发表论文300多篇。
  在如今的学术界,人文学的重要性越发凸显。人文学是以对人与世界的理解为基础,使人们以更成熟的观点面对自我和世界,并有助于个人成长为综合型人才的一门学问。在众多人文学专业里,她提出“通过阅读小说进行人文学教育”,而具体实施科目就是“中国小说和文化”。尤其是在强调中国人文学经典的课程中,她引导学生们通过阅读《红楼梦》初步了解中国人的生活与文化,并且积累人文学素养。这种教学模式,在韩国大学里产生了一定影响,也让很多韩国大学生爱上了《红楼梦》。
  韩惠京说,之前在南京时曾走访过江宁织造府博物馆,而曹雪芹祖父曹寅当时就是时任江宁织造兼理两淮盐政。因此,当时对扬州就充满了向往。如今真的来到扬州,发现这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而且很有历史积淀,她已深深爱上了这座城市。
  扬州对“红学”发展贡献很大
  曹家兴衰可在书中发现端倪
  张书才(北京曹雪芹学会顾问)
  张书才说,这些年来,扬州为红学发展提供了巨大贡献。就以这次国际研讨会来说,光是内地,就有来自青海、福建、广东等地专家学者,印象中是地域较广的一次。
  在新的世纪,曹学和红学的发展成果很大,但同时也出现了一些“红学乱象”。令人欣喜的是,在这次研讨会上出现了这么多的新面孔,这样的红学研究,才能代代相传下去。
  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及李煦能得到康熙皇帝的信任,除了他们是皇帝的家奴世仆外,他们对皇帝也极为忠诚,他们“以道持躬”,他们“办事敏干”,极具才干。此外,李煦和曹寅具有渊博深厚的汉文化素养及其身为旗籍包衣汉人与江南汉人文士官绅的天然联系,同康熙推进汉满文化融合,笼络汉人文士官绅以巩固政治文化的政策相契合。曹家和李家由盛转衰,主要源于康熙南巡导致的巨额亏空,而康熙命曹寅和李煦轮替“巡盐补库”,给曹寅、李煦造成巨大心理压力和经济负担,导致曹李两家快速衰败。这些也都可在《红楼梦》中发现端倪。
  解读中国文学首选《红楼梦》
  因为《红楼梦》更喜这座城
  吴漠汀(欧洲红学会会长、意大利罗马第三大学教授)
  身材高大的吴漠汀,是欧洲红学会会长。他表示,不仅在中国,《红楼梦》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部有着极大影响的文学作品。如果想要了解中国文学,首选的作品就是《红楼梦》。前段时间,就在德国,举行了第三次欧洲《红楼梦》论坛,很多欧洲专家各抒己见,讨论了曹雪芹的家事,研究了《红楼梦》在全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
  吴漠汀说,曹雪芹为世界奉献了一部巨著,让人感受这部书的经典,是中国优秀文化的缩影,也是世界文学的珍宝,热爱《红楼梦》的人都会体会其中的价值。在欧洲学者看来,《红楼梦》是成功的文学作品,行文通畅,语言优美,读起来是一种美的享受。《红楼梦》是社会文化的缩影,几百年过去了,读这本书,林黛玉仿佛还吟诵着《葬花吟》,王熙凤还在贾府里忙忙碌碌。特别是当下社会,当爱情变得快餐化,《红楼梦》里的爱情也具有了现实的珍贵性。
  这是吴漠汀第一次来到扬州,他感叹,这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特别是和《红楼梦》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从情感上更加喜欢这座古城。
  《红楼梦》有了保加利亚语译本
  直接从中文翻译首卷包含前30回
  秦晓岚(北京语言大学博士生)
  正在北京语言大学读书的秦晓岚,是位欧洲姑娘。
  她介绍,《红楼梦》首部保加利亚语译本今年4月出版,这个译本为第一卷,包含了《红楼梦》的前30回。最可贵的,在于这个版本并非由英语或俄语等其他语言转移而来,而是由中文直译至保加利亚语。这个版本的出现,也为《红楼梦》的世界性翻译增添了一个新的语种,对《红楼梦》进一步走向世界起到了推动作用,对保加利亚汉学研究领域也具有重大意义。同时,这也有助于中国研究者对于《红楼梦》在海外的影响和发展有更多了解和认识。
  曹雪芹深入到了生活最底部
  《红楼梦》中感受到他的心跳
  应必诚(复旦大学教授)
  应必诚教授说,曹学也是红学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研究《红楼梦》是主体,曹学研究也有重要意义。
  曹雪芹将自身家族的兴衰,写进了小说,这是中国小说的创新。《红楼梦》里的内容,是曹雪芹自身观察过甚至体验过的生活。曹雪芹的创作是最好的审美状态,深入到了生活的底部,在历史上,没有一部小说达到如此深刻的地步,这也是《红楼梦》达到高峰的原因。
  研究曹雪芹家族兴衰的历史也很重要,通过研究可揭示《红楼梦》的创作,看他如何让生活变成了艺术。曹雪芹是非常有个性的作家,作品是作家生命的投入,作家就活在作品里面,在《红楼梦》里,可感受曹雪芹的心跳和呼吸。
  史料填补曹寅研究空白
  提供新的史实依据和思考途径
  方晓伟(扬州红学专家、扬州市政协文史委秘书处处长)
  方晓伟是扬州红学专家,特别是对曹雪芹祖父曹寅的研究很有造诣。他说,通过近期研究,发现了曹寅在康熙朝荒政运行中的历史作用,弥补了以前曹寅研究的空白。
  米谷是人们日常消费的生活必需品,漕粮作为清代政府可直接掌握的税收杠杆,数额庞大,每年多达数百万之多。虽然祖制规定,漕粮例不改折和截留,但为解决特殊时期的粮食问题,清代历任统治者都会进行变通。康熙年间见于史料记载的三次截拨漕粮,作为康熙近臣的曹寅都参与其中了。这些史料的发现,证明了曹寅在康熙朝经济政策制定和执行过程中的重要地位。
  而曹雪芹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将他祖父曹寅截拨漕粮的经历加以艺术化,尽管号称“康乾盛世”,但这个社会行程的回光返照毕竟经不住“内囊也尽上来了”的内在腐朽,一切在富丽堂皇中、在笑语欢歌中、在钟鸣鼎食、金玉装潢中,无声无息而不可救药地垮下来、烂下去,所能看到的正是这种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糜烂、卑劣和腐朽,它的不可避免的没落败亡,严峻的批判现实主义于是成熟了……《红楼梦》终于成了百读不厌的封建末世的百科全书。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王鑫)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