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谢鹏程:《怎能忘记你》 - 创作者 - 中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创作者 > 正文
封面人物谢鹏程:《怎能忘记你》
2018年12月7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春风拂面。窗外一朵一朵桃花,迎风绽放。仔细一看,那树那木,勾肩搭背,萌发新芽,和和睦睦。偶尔有可爱的燕子轻盈地飞过……近处的枝丫滴下晨露,“叮嗒,叮嗒”,多么美妙啊!这是个令人心旷神怡的季节,而我的生日恰好就在这春季的一个日子。

扯下日历,今天就是,就是我的生日。啊!没想到就是今天。真的!我像只鸟儿飞进爸爸妈妈的卧室,掩藏不住内心的兴奋,轻轻呼叫,“爸!妈!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们要早点回来哟!”

“知道了……”

我躬身出来,随手关好门,虽然乐活,却不敢多打扰爸爸妈妈的休息。

换好得体的衣装后,我便拿起手机向同学和好朋友留言,发完邀请函,开始装扮客厅。

头顶柔和的灯光,撒遍客厅的每一个角落,竟然这么明亮,这么奇妙,这么暖和。

边收拾,边布置,边思量……天鹅绒一般的墙壁上,那老古钟,总是忙。而我的今天,也是这么忙,这么一刻不停,这么细致、细心。其实魔花棒、大气球、多彩灯、啦啦彩带……是我早就准备好了的!

“祝福你!儿子,你真会搞,还像个样儿嘛!”爸爸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我从忙中抽出身子,妈妈正左顾右盼,好似欣赏,“你先布置,我和你妈妈可能要晚上很晚一些才……才回得来。”

我听了爸爸的话,望着妈妈,“你们晚些吧!我会搞,行你们晚些。”望着爸爸妈妈出外的背影,我心中升腾一抹莫名的味道。一会儿,我回过神,面对自己的长这么大第一次拿出来的“装饰作品”,好好满意,好好喜欢。

“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一边给自己榨着果汁儿,一边吟着孔夫子的句子。

品着仙人蕉汁儿,我坐在橘黄色的皮质制沙发上,等待着朋友们的到来……耳边是奥地利音乐家莫扎特的《土耳其进行曲》。

仙人蕉,不一般,怎一个“爽”字了得?

“不能忘记你,把你写在日记里,不能忘记你,心里想的还是你……”电话铃声响起,我是很喜欢爸爸专门制作的这个彩铃的。虽然喜欢,但还是惊起我的目光,于是立身快步走去,手握电话,声音十分熟悉:“是梅智慧?哥们儿你在哪?”

“我堵车了,说要堵上几个小时。”

“好吧。你别急。”我挂上电话,望了望窗外如洗的蓝天,又收回目光,回坐橘红色沙发。

顺手拿起一本《暮色笼罩的祠堂》。这本书是北大教授、《十月少年文学》主编、著名作家曹文轩老师的中短篇小说集,出版于1988年11月。上新阳光作文课程后,我就想给曹文轩老师主编的《十月少年文学》投稿。可后来我还是放弃了,因为“《十月少年文学》杂志致力于让孩子们读到更丰富、更优秀的文学作品”。我的作品能让“孩子们读到”?我能写出来“更丰富、更优秀的文学作品”吗!呵呵。

翻着书页,读着文字;接着翻着、读着……作品中:一个在雪地上东奔西跑,光着身子的小男孩,他,就是亮子。顿然间,令我留意到门铃。我们家门铃的响声,一般,我很难听见。这是看了多长时间呀!起身感觉大腿犯着微痛。

开门一看,是一位叔叔,他的面孔让我有一点点熟悉。

“你爸爸呢?”

“不在。”

他转去身子,我关上门。想起来了,他是收电费的。我打了个颤,开下门就有外面的微寒。

“叮咚!叮咚!”门铃再次响起,是收水费的,我跟自己玩笑,刚刚有收电费的,来个收水费的也成事!还可以收什么?开门一下,我就知道。

“你好,请问是范吴冰的家吗?”

“对不起,你找错了。”

范无病的家?谁犯病。开个门,就犯病。算了,不与计较。坐下来,“啪”的一声,书落在光亮的木质地板上。

我捡起书,靠着沙发,望着客厅奇妙的彩带,转动的多彩灯,发亮的大气球。

“叮咚!叮咚!”我不信我的耳朵,我疑惑今儿的听觉。

门铃声,仍然萦绕,扰乱了钢琴曲。我走过去,开门。

“哎,对不起来晚了!”涂思思歪着偏爱数学的脑瓜,一脸歉意。

我牵起他的左手,微笑着说:“没关系,来了就好!”

……

迎进哥们儿,我没有关上门,刚刚开门后我分明见到太阳偏西的光芒。

“谢鹏程,我还有一个补习班——”涂思思把右手中的礼物,轻轻放在金丝楠木茶几上,“对不起啊!”

面对他忙于侧去的身子,我只好微微一笑。

涂思思缓缓走出门外,回头帮我关上了门。

送走涂思思,我向晒台走去。目前的黄昏,这如血的残阳,果真是一绝呀!但是属于黄昏的——都不自私,这残阳也将自己的光交给了晚霞。此时,予人以无限沉思。

“不能忘记你,把你写在日记里,不能忘记你,心里想的还是你……”电话又响了,我喜欢这个彩铃。爸爸说他是从经典原唱《粉红色的回忆》中剪下的。我佩服我的爸爸。真的!

“喂,你在哪儿呀?”是龚奚栗的声音,我听得出来的,班上同学的声音我能一个一个准确地听出来。

“我家住夷陵区,你知道的呀!”

“哇不在西陵区,啊!那我一会儿就过来。”

“……”我无语,龚奚栗来过我家。他学得会调戏,调戏我。

生日是开心的,是快乐的,可我的生日呀?生日的颜色是金色,是重彩,可我生日的颜色?我的生日——正从顶点滑落……唉!算了我还有重要课程——晚上七点新阳光作文,算了就不该请假……还过什么生日!不如早点去上张老师的新阳光作文,得到张老师的生日祝福。

走到门前,我开门。门一开,花的海洋,映入眼帘。同学们都在,哥们儿全来了……原来爸爸妈妈也在。“我……我爱你们!”一时间,我按捺不住心底的情感,就喊了出来。

同学、朋友、哥们、爸爸妈妈齐刷刷地拥着我,欢快地移步客厅。灯光、彩光、春风、笑声、祝福,全都融进曼妙的钢琴曲,融进快乐……飘到窗外,飘到天上。

  (来源:中访在线/记者:隆仪)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