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安娜•科伊尔:全球化是有益的吗? - 思享会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享会 > 正文
黛安娜•科伊尔:全球化是有益的吗?
2016年9月2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IMF 的其他建议更加有争议,但都不会比20 世纪90 年代IMF 施加给发展中国家的压力更有争议,这种压力包括要求发展中国家对外开放经济,并开放商品和服务贸易。贸易和国际投资的巨大增长用专业术语来说就是全球化。

全球化是有益的吗?|检书109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于1945年12月27日成立,为世界两大金融机构之一,职责是监察货币汇率和各国贸易情况、提供技术和资金协助,确保全球金融制度运作正常;其总部设置于美国华盛顿特区。

由于宽松的进出口政策,贸易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就一直稳定增长,另外在20 世纪90 年代,新的、宽松的资本政策也促进了各种各样的跨国投资的巨大增长。

随后,1997~1998 年,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最远的东亚国家遭遇了一场严重的金融危机。这场危机实际上引发了Live 8 和“让贫困成为历史”等一系列类似活动,也引发了反对货物和服务贸易以及反对国际资本自由流动的行动。经济学能够决定全球的开放吗?

全球化是有益的吗?|检书109

 

亚洲金融风暴发生于1997年7月至10月,由泰国开始,之后进一步蔓延至邻近亚洲国家的货币、股票市场和其它的资产价值。东盟创立国和东亚的韩国被冲击的程度最为严重。

大部分经济学家的核心信念之一,就是国际贸易是好事。经济行为的本质是拥有不同物品的两个人之间进行的互利交换。亚当·斯密认为,市场的核心价值就是劳动分工的好处,国际贸易把专业化的优势延伸到国家之间,全球化则深化了这个过程。

就像在本章前面提到的,发展经济学的一个分支长期以来一直都在挑战这个观点。在普雷维什的带领下,持不同意见的经济学家倾向于支持对国内工业的进口保护,他们都举出了日本、韩国谨慎保护本国产业直至其可以在世界市场进行竞争的例子。这个分支批评了传统的倾向于更自由贸易的政策。但最后传统理论胜出,在关贸总协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GATT)——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为贸易谈判中的各种问题而设定的系列贸易规则——的指导下,自由贸易一直延续到接连不断的贸易回合中。1995 年,世界贸易组织(WTO)取代了GATT,继而花了大约十年的时间来同意新一轮的自由化。

全球化是有益的吗?|检书109

 

 世界贸易组织总计有162个成员,图中绿色为成员国,蓝色为同时以欧盟身份加入的成员国,黄色为观察员,红色为未加入的国家或地区。

很多经济体都能从自由贸易中获益,这点毋庸置疑。问题集中在对贫困国家的影响上。公平贸易的说法,其实是依附理论的继任者,就是WTO 规则没有给贫困国家合理地与国际市场接轨的机会,尤其是欧洲和北美的农业补贴政策扭曲了世界食品市场,并伤害了其他农产品生产者的利益。

欧盟的农业补贴数额惊人的庞大:每年逾3000 亿欧元,超过了所有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GDP 的总和,据说足以让欧洲所有的奶牛乘头等舱环游世界一周。另外,这种农业补贴对南半球生产糖和棉花等农产品的生产者的伤害尤其严重。

这是一个很有道理的说法,但是,比起很多以证据为基础的经济学家,支持公平贸易的团体把这个论调更深入了一层。对其他商品来说,贸易规则和保护主义的作用更加不明显,一些公平贸易者做什么都好,就是根本不喜欢做生意。他们错误地认为国际贸易,尤其是其规则制定者——WTO,不知何故天生就“不公平”。

迄今为止,对自由贸易有两种不同的小心翼翼的论调。第一种是在20 世纪80 年代由保罗·克鲁格曼所呼吁的“管理贸易”,这种论调和在最后一章中提到的最新一代的模型相关。规模报酬递增意味着专业化生产的收益非常高,所以经济活动在地理上的集聚就出现了。

全球化是有益的吗?|检书109

 

保罗·罗宾·克鲁格曼,美国经济学家及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2004年麻省理工学院年度杰出校友,曾任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教授,现任纽约市立大学经济系教授,是新 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派代表,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按照这种说法,地理集聚对全球福利也许是件好事,而且如果国家政策倾向于这种集聚,而不是倾向于不同国家的同类竞争厂商之间的国际交换,那么几乎肯定会对那些能够实现专业化的国家有利。这样的论调适用于考虑在世界市场中竞争的厂商,比如空中客车和波音。但是在考虑发展中国家的食品加工业和纺织业时,就不是很有说服力了。事实上,这些看起来就像是保护国内产业和进口替代的老说法。
最后,克鲁格曼得出了自己的结论,认为管理贸易很容易受到特殊利益集团对政府游说的影响,所以也就最好不要尝试了——虽然在贸易谈判中政府肯定是支持国内大型厂商的(Krugman,1994a,b)。

全球化是有益的吗?|检书109

丹尼·罗德里克,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博士,美国国民研究局、经济政策研究中心、全球发展中心、国际经济学研究所成员。
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丹尼·罗德里克最近发表了一篇带有警告性的文章,他认为(我认为确实如此)研究人员经常用来检验不同增长解释的增长回归分析本身就是有缺陷的(Rodrik,2005)。如果重要的变量被忽略了(所以被包括的因素可能会反映没有被包括的因素所带来的影响),或者如果一个衡量政策(国家的保护主义有多严重)的方法被误定义了,那么结果一定会误导别人(Rodrtiguezand Rodrik,1999)。为了修正这些问题,他指出没有迹象显示更开放的贸易政策能促进国家经济的快速增长。在接下来的研究中,罗德里克认为贸易的开放,事实上对经济增长很重要,虽然对经济的影响是间接的。开放贸易的国家的法律更为健全,而且正是这些健全的法律才提高了经济增长(Rodrik,2004a;Rigobon and Rodrik,2004)。无论如何,很少有经济学家完全同意他早前的保留意见,大量的证据都显示贸易是有益的。
当谈到资本流动的时候,证据就倾向于对20 世纪90 年代自由化速度的批评。毫不奇怪,在经历了1997~1998 年全球性金融危机之后,IMF 和大部分经济学家中有很多人重新检讨自己的理论和想法。现在广为接受的说法是,在允许一些投资资金,尤其是短期资金——“热钱”自由进出时,发展中国家应该特别谨慎。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黛安娜•科伊尔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