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少年作家封面人物黄含笑:《寻梦》 - 创作者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创作者 > 正文
中华少年作家封面人物黄含笑:《寻梦》
2018年4月27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我有个梦,想追逐夸父的足迹,寻找那迷失在神话中的史前文明。曾经多少次,捧着山海经,沉思在书中的海洋,仿佛被置入梦境般。那只言片语,神奇描述,空寂感在悄然间,无息地压过来,薄如轻纱的雾,随着浮动的水漾起晕染。带着些清甜的湿气轻触我的脸颊,像一个往昔般温柔的吻浅浅擦过唇边。

目光所及处,山不是山,高山峻岭,直耸天空,像巨剑插入无尽的黑暗,一丝光梦从顶部踏射而来;陌生的光景,雾气渐散,远处有不知名的曲儿随着波纹,荡荡悠悠,仿佛文明的起源,玄之又玄,天地有语,天地无言。海光交吻的界线越来越模糊,天地间刹那出现有股难言的寂静,却又使我莫名的心安。

“醒啦……我扶你起来。”歌调儿戛然而止,远处一个女子向我走来。甚是奇了怪,她的脸似乎隐入翻滚的白雾里,声音婉转悠长,清秀的面孔,我隐约觉得熟悉,却又有种距离的陌生。她仿佛就在我身边,很近,又很远。近的是感觉,是亲切,仿佛是家里的长辈;远的是时间,仿佛她来自遥远的过去,或者很久未来。大概忘了什么吧,罢了。这是第几次呢?做这种梦,仿佛前世和今生的轮回,不受自我控制的发展,却又中隐藏着短暂恐惧后的沉醉。

后来我知道了她叫秀兰,或许是个化名,约摸四十岁左右,在我梦里,划船、采莲、抚水……云卷云舒,暮暮朝朝。她颇像我奶奶,想亲近却又不知怎么亲近我,哼着即兴编的歌,梳理着自己那乌黑的秀发。我不清楚是不是虚幻的梦,只想求着在她身边再待上片刻。我会偶尔聊些生活的琐事,她也就沉默听着,朝夕相处的默契,感觉到她会凝视我良久,欲言又止。遇到她后,透支了我生命全部的热枕。她的历史,仿佛是无尽的光芒;从远处来,仿佛又消失到远方。我看的到,摸不着,有时冰冷,有时热情;望着有时冰冷的她,蓦得有种极至黑暗侵蚀的感觉,她不爱我啦?只要我爱她,那就足够了。

可惜!我自诩深沉的爱,彻底碎了,后来我再未遇到她。我觉得我很熟悉她,但慢慢发现,其实还有太多太多我走不进的空间,那些空间的历史碎片,像是一本本无穷无尽的电影,没有最初的开始,没有绝对的终点,只是在循环地播放。有的是一刹那的循环,有的是一万万年的循环;那碎片中昔日繁华的景象,特如其来的灾难,渐渐都成为凄凉的荒原;寥无人烟的地方,文明如星星之火,又渐渐繁华。每一碎片,她仿佛都在其中,有幼年、儿童、少年、青年、中年、老年的影片,像火车一样,排列有序,鸣笛而来;又像是一道光,刹那间就去了远方,遥不可及。她并非无言,更多的是她闭口不言,将所有的情绪锁在内心深处,从内向外塑造了自己的光和热,孑然一身,凋零在那梦境里。

她再也没能醒来,她悄悄地走了,正如她悄悄地来……

我为她换上衣裳,上了淡妆,我感觉到她身体的余温,缓缓朝我涌来,给我向前的力量,向前。

我没有哭,因为她喜欢看我笑的模样;轻声告别后,我看着她,载着她的船,悄无声息地驶向远方……如同宇宙间的繁星终于泯灭了最后一丝光线、声音,渐渐消逝于虚无,她看着我,我看着她,中间隔着异度空间,相近又遥远。

您一路走好!我听见自己的声音传向远方,传向远方。

这是历史吗?她的历史,我的历史,民族的历史,国家的历史;上下五千年,只是有记载她的有文字起源的历史。更古老的历史,都模糊在神话的传说中,消失在大漠黄沙之中,深深的黄土地下,沉寂在山谷中,遗忘在江河湖海之下,遗留下石器、古玉、彩陶、岩刻的图案、神秘的字符。山有灵兮,地有魂,草木万物皆有情。三皇五帝,大禹治水,神话和民谣代代相传;孰真孰假,龙蛇混杂。天地不移,江流石不转,永恒的传说,大爱无言。

直到,永远……永远。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黄含笑)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