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伊斯特利:教育对经济增长到底有没有用 - 思享会 - 中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享会 > 正文
威廉·伊斯特利:教育对经济增长到底有没有用
2016年8月18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教育爆炸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如何?答案是:几乎没有甚至根本没有。许多研究都注意到在GDP增长和入学率提高之间缺乏联系。非洲虽然也经历了教育的大发展,但并没有实现快速的经济增长,所以普里切特不禁发出这样的疑问“教育到底有什么用”?他建立了一个时间序列,但并没有发现教育发展和人均产出增长之间存在正相关性(在一些统计中,反而发现两者存在显著的负相关关系)。根据该研究中的数据,图1对东亚和非洲的相关数据进行了比较。

图1教育到底有什么用,资料来源:普里切特(Pritchett),1999。
 
在1960~1987年,一些非洲国家的人力资本增长迅速,如安哥拉、莫桑比克、加纳、赞比亚、马达加斯加、苏丹和塞内加尔,但其经济增长却停滞不前。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等东亚国家人力资本增加速度并不迅速,却创造了经济奇迹。其他东亚国家,如新加坡、韩国、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人力资本虽然增长迅速,但也并不高于前面所讲的那些非洲国家。我们可以做一个比较:赞比亚的人力资本增长稍稍高于韩国,但其经济增长率却比后者低7%。

普里切特的研究还发现东欧和前苏联国家在国民受教育年限上并不逊色于西欧和北美,但他们的人均GDP却远远低于后者。例如,美国的中学入学率为97%,只略高于乌克兰的92%,但前者的人均GDP却相当于后者的9倍。
另一个事实也反映了教育发展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甚微。贫困国家经济增长率的中间水平已经连续多年下滑。在20世纪60年代,人均产出的年均增长率为3%,70年代为2.5%,80年代为-0.5%,而到90年代则下降到零。普里切特的研究指出,贫困国家教育的大规模发展伴随着经济增长率的下滑。

由于这项研究的结论是如此令人震惊,值得我们去考察一下是否其他国家也存在这种现象。另外一些经济学家做了类似的研究,利用1965~1985年的数据,研究劳动者平均受教育年限的增长比例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他们同样发现,在受教育年限的增长率与人均GDP增长之间并不存在相关性,即使在控制住其他影响经济增长的因素后,这一结论同样成立(不过,他们发现在最初的教育水平与随后的生产率增长之间的确存在正相关性)。
人们也许会认为,非洲之所以能够表现出这两项研究中的非相关性,原因可能是其最初的教育水平较低才引发了后来的教育高速发展。我们知道非洲的经济增长缓慢。但是,第二项研究还发现,即使从样本中抛弃非洲,结论同样成立。而且,即使我们不采用平均受教育年限增长的比例数而采用绝对数,结论还是成立。另外,非洲各国的教育发展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是不同的(见图2)。

图2 1965~1985年非洲各国教育发展对经济增长的不同影响,资料来源:Benhabib和Spiegel,1994。
前文已经讲过,研究发现,初始的教育水平与后来的生产率增长正相关。因此,如果一个国家的初始教育水平很高,那么人力资本会通过影响生产率而对经济增长间接产生积极作用。其他一些经济学家也得出类似的结论,认为初始教育水平对经济增长有正面影响。但这一关系通常被认为是暂时的。如果人力资本的水平相对于物质资本已经很高,那么物质资本的投资回报率将非常大,经济增长速度将更快,直到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恢复平衡。
这一关系是临时的,因为在长期内讨论经济增长依赖于初始的教育水平没有什么意义。普里切特曾经指出,经济增长的趋势是围绕一个固定平均水平上下波动,而教育水平呈不断增长的趋势。经济增长与初始教育水平的正相关关系意味着经济增长率也应该不断上升,但实际并非如此。例如,从20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尽管教育水平不断提高,但世界平均经济增长速度却有所下降。不管在短期内教育对经济增长的推动力有多大,从长期看来,教育对经济增长并没有多大影响。

还有一些经济学家发现国家之间的经济增长率差异与人力资本差异几乎没有关系。如果某个国家的人均增长率高于平均水平1%,其中仅仅0.06%可以归因于其人力资本增长高于平均水平,而0.91%是由生产率因素引起的(物质资本通常被认为是经济增长的关键因素之一,但仅仅能够解释其中的0.03%)。

针对人力资本的增长是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这一观点,比尔斯和克雷诺指出了一个更为细致的问题。如果人力资本增长是经济增长的推动力,那么经济快速增长的国家将有较快的人力资本增长。这意味着年轻工人拥有比年老工人更高的人力资本,因为后者受教育的时期是低人力资本时期。这一因素会导致年轻工人比年老工人享有更高的工资,但我们所看到的却是工人的工资随着工作年限的增加而增长,老工人的工资总是大大高于新工人,即使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国家也是如此。即使考虑到工作经验的影响,我们还是认为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国家,老工人的工资也不应大大高于新工人,因为新工人在人力资本上有很大优势。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国家,人力资本的增长没有那么高,人力资本增长不能解释高速的经济增长。

对于认为教育水平对随后经济增长存在积极影响的看法,比尔斯和克雷诺(1998)还指出另一个更重要的缺陷。初始教育水平与随后经济增长之间的因果关系可能被颠倒了。如果预期未来经济高速增长,技术工资快速增长而不是停滞不前,那么现期教育投资的收益率将很高,投资教育将是一件有利可图的事情。初始教育与随后经济增长之间的相关性是由于经济增长导致教育水平提高而非相反。

我们至少可以这样认为:教育是另一个人们寄予厚望但却又让人们失望的经济增长药方。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威廉·伊斯特利)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