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少年作家封面人物张欣悦:《旧时月色照故人》 - 创作者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创作者 > 正文
中华少年作家封面人物张欣悦:《旧时月色照故人》
2017年6月23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去博物馆,追寻遗落的古迹。

随着熙攘人群走入前厅,两座巍峨石雕入眼。画檐刻游龙,鳞纹着淡墨,它的形态是如此鲜活,可是,当我端着相机走上前去,想要用照片捕捉那游走的纹路时才恍然,龙眼是空洞的,游走的墨迹已然干涸,淡淡的色彩早已被石灰掩盖,它的生命在千年前就已无声息地风干,如今它只是一座屹立在博物馆前的建筑,用于开启人们过往的记忆。它在灯光中沉湎,在沉香中静默。

在它的眼睛里,我们不过是千万过客中一晃即消失的一个面孔,气息淡得几乎没有驻留过的痕迹,于是岁月带着悲悯的笑容,看我们自欺欺人,在这见证岁月的石阙下合影留恋,微展笑颜,以为可以再度铭刻时光,见证今时。想到这里,视线不由模糊,抬眸看见一抹斜挂于墙角的阳光忽落,在透明的空气中起舞,照在嘉靖年间的青瓷碗上,犹如衣衫上针针绣出的青莲花,不美,却很刺眼,似乎正预示着后来的走向。

这里不复唐宋明清的荣华,也没有春秋与秦的金戈铁马,但依然有古韵悠存琴声远。青史留名的诗人画家与使他们留名于世的诗词画作,在展台上安详贮存,光华灼灼。观客透过灯与橱窗的反光,看见行云流水的字迹,意境清幽或深远,风格豪迈或婉约,于是连连赞叹,我在其中也是如此,虽然凭我的美学造诣看不出它们的优与劣。画纸卷起的边角上标注了古老的年份,每个年份里都有着不同风格的高山流水倦鸟归巢,弹琴落玉松枕酣梦,令人不由喟叹:山水一直是那座山水,可每个画者却有一双不同的眼睛。

有时,视线穿透一枚细微的古物,便可看到一个王朝的兴衰,譬如展窗后锈迹斑斑的钱币。一个个故事从最初统一货币的秦朝开始,又在风雨飘摇的大清王朝戛然而止。每一枚宝钞或钱币上都镀着精美的刀工,不知是出于工匠的巧手,还是岁月点落的遗痕。灯光微素,烘托出一份令人心安的宁静,在历史的细枝末节中它慢慢渗透,留下注定不平凡的光辉,让我想起青蚨的母子血,在一对铜钱中划下永不相离的祈福。月色弄人呵,历史在几颗钱币的方孔和圆孔中就可窥见一斑,观览中渐渐描出模糊的影子成型。呵,一道残阳铺水中,明亮却太浓郁,不如月色总是恬淡相宜。我也是在看到那方圆之间的斑驳才发现,是的我们的确只是历史的匆匆过客,是须臾即逝的凡尘芥子,可是这也不意味着我们不能通过自己的方式去见证岁月,相对于世界的庞然来说我们都很渺小,可一枚钱币都有存在的理由,从容地将旧梦为我们诉说。

循原路返回,站立风中,浸泡在古物中的凝重感,渐渐散去,蓦地清醒许多,月色是那么轻盈,告诉我我仍身在今朝……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张欣悦)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