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阳光作文之新杨莘铜:《我最敬佩的一个人》 - 创作者 - 中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创作者 > 正文
新阳光作文之新杨莘铜:《我最敬佩的一个人》
2017年6月22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周五的阳光,刺眼地照射着大地,像是给大地穿上了金色的衣裳。潺潺的流水,缓缓地从郁郁葱葱的桐树林边流着,流着……鸟儿们在油亮的枝叶间,尽情唱着动人的歌。

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双眼在阳光的照射下,时而睁开,时而合闭,反复变换,害得我就差分不清东南西北;倚靠着老桐树,太阳透过枝枝叶叶的缝隙,洒下一地碎碎的金子。不被晒着,就个“爽”。忽然,一抹橙色映入我的眼帘,定下眼睛,橙色的马甲,后背印着清晰的汉字“清洁”。这大热天的,那人不急着回家,啥要干活儿?

我好奇地分路拐过去,走近一些,走近一些……是一位爷爷,他佝偻着身子,头发花白,满脸黝黑,像极了久干的稻田。他不经意地回了下头,微眯的眼睛里流淌着几丝慈祥、几丝亲切,几丝温暖。这目光十分熟悉,令我想起——我的爷爷。

我回过神,见这位爷爷掌握扫帚,手背青筋暴起,在阳光下呈现出来又高又冷的光芒,一会儿向前,一会儿又向后,拖动,挪动……那么轻巧,那么自如,那么利索;跟着扫帚,左手紧紧地提着撮箕,一会儿向前,一会儿退步……垃圾桶外面的垃圾太多……那些丢垃圾的人向垃圾桶走近一步,这么难么?你去丢时走近一步,这位爷爷就少一点劳累,就少一些额头上一颗一颗汗珠子滚太阳。

不远处的樟树林吹来一阵风。“噢!”我忙用手捂住鼻子,身体蹲了下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儿,右手在鼻子前不停地扇动,“怎就这么臭?”我的眼睛里迸射出两根铁钉,刺向垃圾桶外,爷爷清扫完毕的另一面,尽是别人丢的吃剩的鱼骨头,水果皮、发黄的小白菜……

这么扫啊,这么扫着,这么扫啊……爷爷埋着头,没有怨言。火辣的阳光照射在他那枯瘦的背上,半湿的制服,凸显出爷爷的骨头。

给爷爷送瓶水吧!我转过身,看了看前面,没有商店,难道只有在我们学校门口才有水卖!正想跑回去,眼前突然一黑,我轻轻地说了句“你想干什么”,紧接着冷静想办法解救自己。

一句“猜猜……我是谁”的话音,砸进我的耳朵……这声音多熟悉,多动听,多悦耳啊!原来他并非恶意,我一下子平静下来。

“呵呵……”百分之百是刘蓓蓓,我猜测着,脱口而出,“刘蓓蓓?”

“对了,你可真聪明啊!”我转过身来,见刘蓓蓓背着书包,抱着一瓶农夫山泉纯净水。

他摸摸后脑勺,向上提了提鼻子:“是我声音太大了吗?”

我“哈哈”几声大笑,笑声飞向云霄,肚子都痛了,捂了下儿,盯着他的农夫山泉纯净水,“你不扯直走?弯到这儿?”

刘蓓蓓嘴角微微一展,右手向上一抬,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去我二爷爷那儿!”

“你二爷爷?”我搔了搔脑袋,伸直双手抱在两边,一回头,精致的圆亭下面有几位爷爷奶奶正在打牌,聊闲。

“在这儿呢!”刘蓓蓓右手指着那位弓着腰站在垃圾桶旁边的爷爷,又回来摸了摸左臂夹着的一瓶农夫山泉纯净水,“送瓶水!”

“哇!”我双手向上一扬,竖起大拇指,略略伸向他,提提脸颊,嘴巴些许一翘,“刘蓓蓓,我真为你有二爷爷感到骄傲!”

“拜拜!”刘蓓蓓淡淡一笑,边说边向我挥了挥手。

我望着刘蓓蓓的背影,站在这儿,眼前的爷爷是这样鲜明,这样崇高,这样亲近……“咕噜……咕噜……”爷爷的喝水声,那样淳朴,那样清净,那样舒畅,传到树林,传到花园,传到远方……

“杨莘铜!你在干什么?”我回头一看是王老师,王老师绕过来要干嘛?她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充满关爱,“环卫工人令人敬佩!别乱扔垃圾哦!他们很辛苦!快点回家吧!”

“我明白了,王老师!”望着王老师,我使劲点了点头,又挥挥手,“再见!您慢点!”

王老师的背影渐渐远去,跟着王老师,我向前走在回家的路上,爷爷的印象烙印在我的心中,敬佩之情油然升起……我所敬佩的人很多,但没有人——比这位爷爷更深刻。

树木滴翠,倦鸟归林,夕阳依山,四周如金……

【编者注:作者系宜昌市樵湖岭小学四年级学生】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杨莘铜)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