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聊聊创始人:微信封杀掉的是千万个小程序开发者的信心 - 资讯台 - 中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台 > 正文
匿名聊聊创始人:微信封杀掉的是千万个小程序开发者的信心
2017年5月22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来匿名跟我说句话”。5月18日晚,社交小程序“匿名聊聊”的这句引导语刷爆了微信朋友圈,不少用户都想听听当好友戴上面具时会跟自己聊什么话题。
  当晚10点,乐开了怀的朋友印象(匿名聊聊开发公司)联合创始人栗浩洋发了一条斗志昂扬的朋友圈:“它是我们向小程序扔出的一个问路的小石头,真正的生化武器和核弹还在后面,就怕微信都不敢接招要封了我们。”
  一语成谶,上线短短5个小时后,匿名聊聊这个第一款刷屏的小程序,也成为了第一款因违规而被封停的小程序。匿名聊聊5个小时创造的1700万PV随着微信的封杀戛然而止。朋友印象创始人魏志成觉得“委屈”,而栗浩洋的情绪更为激烈,他感到“绝望”,“就好比苹果,你可以把我的应用下架,但是不能把已经在使用的APP关停吧?”

微信团队给出的说法是——匿名聊聊涉嫌诱导分享。栗浩洋认为尽管团队也有责任,但他在接受网易聚焦的独家专访时表示:匿名聊聊按微信的规范开发,经过了微信团队的审核才上线,微信不能出尔反尔否定自己。
  “微信不是双重标准,是完全没有标准。”栗浩洋说,被微信一起封杀掉的,还有千千万万个小程序开发者的信心。
  在他看来,这半年所有的人都认为小程序已死,匿名聊聊本是小程序的拯救者,但没成为先驱却成为了先烈。
  “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它(微信)的标准不透明,搞不清楚道理,有些东西我们是可琢磨的,有些东西是不可捉摸的。”他说。
  这不是第一次。在此之前,栗浩洋和魏志成已经用各种H5的形式打造出爆款,在朋友圈刷屏过8次,而被微信封停的次数,是20多次,其中多次是因为涉嫌诱导分享。
  栗浩洋和魏志成花了近一年的时间研究了全球170多款社交软件,总结了6点社交心理需求:炫耀、荷尔蒙、孤独感、抒情、功利工具、发泄需求。栗浩洋说,只要击中其中一种需求,就可以实现病毒传播。
  匿名聊聊这颗投石问路的“小石头”开了个好头,但下场很惨。栗浩洋说他们手里还有“生化武器和核弹”,但现在他们需要提前修改,和微信团队一起商讨哪些功能是被允许的,哪些功能不被允许,以免再次被封。
  创业公司如何在巨头的脚下生存,一直是中国互联网的重要课题。不久前,苹果公司封杀了微信的打赏功能,而再往前,被微信封杀的应用也为数众多,包括淘宝、易到、快的、Uber、虾米音乐等。当互联网巨头公司的开放和利益发生冲突时,你很难判断,这些封杀背后的目的究竟是维护规则还是争抢利益。
  匿名聊聊是第一个,但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
  以下为网易聚焦与朋友印象联合创始人栗浩洋的问答实录,略经编辑:
  网易聚焦:什么时候发现小程序被微信封停?
  栗浩洋:当天(5月18日)晚上,微信小程序的审核团队还及时联系了我们,因为:第一,我们是腾讯众创孵化并且有股份的公司;第二,我们一直深耕微信,是微信忠心耿耿的使用者。
  当晚刚过12点,他们跟我们建了群,一开始说我们敏感词过滤得不够好、并且涉嫌诱导分享,但并没封我们。我们就赶快修改,改完重新提交。他们又说我们太像微信了,我们就把界面和按钮的颜色从绿色改成蓝色。
  我们的沟通前后大概有两个小时,我们按照他们的要求改了,也经过他们认可了,但最后突然就被他们封了。
  从晚上八九点火起来,到最终被封,匿名聊聊一共存活不到五个小时,创造了1700万PV。
  网易聚焦:你们认为微信的封杀合理吗?
  栗浩洋:
  我觉得微信不是双重标准,是完全没有标准。诱导分享,王者荣耀有,群应用等等十几款小程序都有,不能你自己无所谓、其他人无所谓,对我们当初审核通过了,现在又突然改变标准。
  第二天(5月19日)上午,微信说我们改掉诱导分享就可以解封,我们说“好,没关系,我们可以再改一下”。但结果,他们又说政府部门觉得匿名社交在监管上有风险,“匿名聊天都要封杀”。我跟他们说,匿名聊天QQ也有、无秘也有,要不要封掉?对方没法解释。
  说实话因为有腾讯的关系和支持,微信还至少跟我们沟通,不像之前没有关系的时候,连反馈都没有。但是沟通也要有原则,尤其是不能双重标准,更不能出尔反尔否定自己。
  匿名聊聊所谓的诱导分享也是审核通过的,我提交的每一步他们那边都会有人工审核,通过了之后我们的小程序才能运行。
  我们还有一个群老板的小程序,也是审核通过了,但是后来新版本不同意过审,需要改的却不是新的产品改进,而是之前审核通过的老版本的特征,这就特别没有道理,法院判案还要有个依据和标准吧,不能对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态度,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不能自己确定同意的,自己再反对。
  网易聚焦:你们是第一个刷屏的小程序,被封掉后有什么感想?
  栗浩洋:第一反应是绝望,我跟微信团队这么说的,你是绝了千千万万个小程序开发者未来的信心,大家本来都对小程序不抱希望了,好不容易有一个做成了做火了,你又把他给杀掉了,你要不要这么做?
  这半年,所有的人都认为小程序已死,大家对它都没信心了。我们其实是小程序的拯救者,我们很兴奋,不管是不是微信想要的,但我觉得我们本身在帮小程序造势。就像新三板有几家爆火的公司,会让所有公司都想上新三板,结果好不容易有一个做火的小程序,你却又把他给封死,这会让所有的人都觉得更没有希望了,对吧?
  我觉得微信有一种强权。你可以不让用户再搜到和下载我们,但已经有的大量用户和内容你不能突然就断掉他们的服务,你怎么有权利让用户都不用呢?就像苹果可以把APP下架,但是不能把已经在使用的APP关停吧?这个做法也确实太过分了,百万用户正在使用匿名聊聊的小程序,而且产生了大量UGC,却突然都没法看到了,但是他们不会回答我这样的问题,凡是遇到这种难解释的问题,他们就不回答。对我们倒是好事情,因为朋友印象APP有名了,大量用户下载,并且,用户未来可以在APP中找回朋友给自己的表白。
  我们现在和微信团队也还在积极沟通,我们希望他们能给到小程序开发者更多的空间和空气,环境越宽松,越容易生存,对吧?
  网易聚焦:这不是腾讯第一次封杀朋友印象的产品,一共封了咱们几次?都是什么原因?
  栗浩洋:我们朋友印象推出的多款H5产品,比如“明星夫妻相”、“星座收集”、“三个词形容你自己”、“最美照片”等等,一共在朋友圈刷屏9次,在腾讯投资之前,被微信封杀了20多次。
  一个产品经常会被封禁多次,改版之后解封,然后又被封,改了解封之后又被封。后来有了腾讯的关系,已经是自己人了,会各方面照顾很多,所以我们去年还是有多款火爆的产品给朋友印象接近零成本带来数百万APP用户。
  这次可能我们也有责任,确实存在诱导分享的倾向,但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它的标准不透明,搞不清楚道理,有些东西我们是可琢磨的,有些东西是不可捉摸的。我们小程序开发者有一个笑话,就是说如果按照微信书面写的规定的话,所有的小程序都不能做。
  网易聚焦:匿名聊聊这款小程序筹备了多久?为什么想到做这样一款产品?
  栗浩洋:为了匿名聊聊筹备了三四个月的时间,3月22日这款小程序正式上线,中间更新过五个版本,5月18日更新的第五版,没有任何推广,我一开始就是只发在了一个20人的小群里,有5个人转发,然后一下就火了。
  我们花了半年时间开发了5款小程序,匿名聊聊只是其中一款,是给我们打品牌的一个现象级的东西,对我们公司战略来说品牌露出,其他的四款,我们预料会比匿名聊聊更加火爆。
  现在微信团队正跟我们一起商讨哪些功能是被允许的,哪些功能不被允许,我们需要提前修改以免再次被封,不过估计其他开发者都不可能有这种待遇。其实我们更希望微信审核的原则能够对所有人统一,自己已经审核通过的产品特征不要再反复反悔,自己要对自己负责。
  网易聚焦:作为第一个刷屏的小程序,分析过火爆的原因吗?
  栗浩洋:因为我们掌握了用户的心理心态,大家会去开发小程序,就是希望利用微信的流量红利,那你一定要传播,那么你一定得懂社交心理学,因为你是在一个社交的场所传播。
  我们团队花了近一年的时间研究了全球170多款社交软件,给几万个UGC内容一个一个去标注它背后的需求,最后总结了六点社交心理需求模型:炫耀、荷尔蒙、孤独感、抒情、功利工具、发泄需求。
  抒情的需求,这也是六个需求里边最大的需求,占到50%,就是一种情绪的表达,我把它叫做无病呻吟。
  只要有这六种因素就可以促发社交软件的成功,而且用这个模型可以评判预测任何一个社交软件的未来,在这六大需求里面,如果满足了用户的一个心理,那基本上可以爆火一时,但很快就会消失,1亿美金估值基本到头了;如果能满足两个需求,那就可以长久地活下去,至少估值10亿美金;如果切中三个需求,你就可以做到百亿美金,如果能切中这六个里边的四种需求就是千亿。
  微信切中了其中四种需求,它没法满足用户的荷尔蒙和发泄需求,在熟人社交里你没法去发泄。这六大需求你切中的越多,人越复杂,效果就越好。
  网易聚焦:其实小程序上线以来,很多人都认为没有达到预期,您对小程序的看法是怎样的呢?怎样更好得使用小程序?
  栗浩洋:我们没有选择在封禁后第一时间接受媒体采访,因为我们还是希望能跟微信很好地去沟通,不希望当时的情绪给我们带来灭顶之灾。微信有9亿月活,我们还想在小程序里面好好做,但是你要给我们生路,不要太夸张了,你要给我们开放。
  怎么样更好得使用小程序,首先这个小程序要简便易用,同时要懂得去做节制,筛选出最刚需和最能传播的需求。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焦工)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