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狐创始人和投资人掐架 90后创业者走下神坛 - 资讯台 - 中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台 > 正文
空空狐创始人和投资人掐架 90后创业者走下神坛
2017年5月17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又一起创业神话成“狗血”

很多投资人之前对于90后创业者的青睐都是非常盲目的,90后更像是一个噱头,能更好吸引社会关注,对市场讲故事。

投资人趁创业者病重接管公司、投资款迟迟不到位、创业者用公款给自己买奢侈品、给干妈开5万月薪……这些匪夷所思的情节,不是来自电视剧,而是来自“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和投资人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的互相指责中。

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

在过去一周多的时间内,二手交易平台“空空狐”迅速成为网络焦点。将其推到聚光灯下的,正是余小丹和周亚辉之间的多场“隔空论战”。

空空狐于2014年9月正式上线,是一家号称“甩货超快”的二手交易平台,由90后创业者余小丹创立,曾一度被打上“90后创业”的标签,被投资人热捧。

2015年6月,空空狐获得由红杉资本领投的2000万元人民币A轮风险投资,两个月之后,获得了由周亚辉领投的1500万美元B轮风险投资,A轮红杉资本、源码资本等机构跟投。

拿到巨额融资的空空狐走得却不顺利,最后一步步陷入经营危机,之前甚至实质性停摆。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空空狐走到这一步?空空狐创始人和投资人孰对孰错?90后创业神话是否真的是一个巨大的泡沫……

创始人被指公款购买奢侈品

2016年11月30日,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在自己的个人公众号上发公开信炮轰投资方未按时全额打款;并称在其生病期间,被周亚辉一步步接收90%股权,进而被踢出董事局。当时周亚辉并未对此作出回应。

今年5月6日,余小丹在公众号上再度发文,对于董事会决定关闭空空狐公司,却没有通知自己(仍然持有10%股份的原始创始人)表示质疑,并且希望用剩余的10%股份来交换之后的运营权。

随后,周亚辉在创业邦上发文反击,对外界回应了关闭原因和细节。文章称余小丹挪用用户资金200多万元,私自动用投资款,给干妈开5W月薪,还给自己买奢侈品、发奖金……更关键的是,空空狐每月广告费用300万元,却只有8万DAU(日活跃用户数量),而留存率只有25%,余小丹等几十个人,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内便花光了投资人5000万元的现金投资款,空空狐早已陷入经营危机。

而余小丹对此回应称,自己并没有乱花公司钱,都是合理开销或花自己的钱。

5月8日,周亚辉授权北京辉达律师事务所发布公开声明,表示此前余小丹的诋毁、不实陈述等,对周亚辉个人及昆仑万维均造成了无法估量的声誉损害,已向余小丹本人发送律师函。若三日内涉嫌侵权方没有停止并纠正违法行为,周亚辉将立即依法提起诉讼。

继日,周亚辉方面再发律师声明,反驳余小丹所说没有乱花投资款一事,并附上14张余小丹购买奢侈品的报销发票。

报销单据显示,余小丹曾购买大量的奢侈品牌服装,总价款达二十余万元,并经公司报销,律师函中称这些“仅为部分凭证”。声明表示,余小丹部分置装报销费用,所买服装都是归了余小丹个人使用。部分报销单据中的经办人陈晓宇,正是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的助理。

其中一张报销单据显示,为出席一次活动,余小丹最高曾花12万元买LV服饰,包括一个奢侈品包、三条围巾和两件衣服,最终由陈晓宇领款签章。

活动的主办方称,公司的确邀请过余小丹参加相关活动和拍摄,不过都是免费的,服装是嘉宾自带的,但并没有对品牌提出要求。

对此,余小丹并未发声回应。

前期融资协议约定宽泛

上周法治周末记者登录空空狐APP,页面显示“系统维护中,暂停下单”,平台已经暂停运营;而截止发稿前记者再登录空空狐APP,页面已经恢复正常,并且能正常下单购买商品。

空空狐是否又重新恢复了运营?目前的运营权是否已交至余小丹手中?带着种种疑问,法治周末记者联系了昆仑万维的公关负责人。对于目前该事件的进展,对方回应称周亚辉准备正式起诉余小丹;当记者询问空空狐的运营权等问题时,对方则没有回应。

对于余小丹和周亚辉之间的公开指责,可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过业内人士认为,二者指责彼此的焦点其实都集中在对投资额的使用上。

如引发业内热议的,余小丹使用公款购买奢侈品服饰等问题,在投资协议中是否对此有相关的规定和约束?

某投资机构一位参与投资多个项目的投资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在创投圈还是首次听说有创始人使用公款购买大量名牌服饰的事情。

“因为这是个人行为,即使创始人是代表公司去参加社会活动,他也是一个人的行为。如果说他是带着一个团队出去,整个团队都参与了拍摄等社会活动,那么是可以用公款报销置装费的。”上述投资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置装费是用来给整个公司员工购买服饰的,绝没有给创始人一个人购买名牌服饰这一说。

该投资人还表示,当投资人和创始人前期沟通时,会对企业融资后一个阶段的发展进行了解,双方签署的融资协议中,会有一些条款,说明这一轮融资款的用途,比如说是做推广,还是寻找更优秀的人才等。

“但是公司创业初期,这些条款或者约定会细化到什么程度不好说,毕竟公司的战略会调整。但协议中会有条款对创始人进行约束,比如说创始人不能买房,也不能买理财产品,总之就是不能有个人用途,这些是明确禁止的。”上述投资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总的来说,在公司发展前期,融资协议对如何使用融资款的约束还是比较宽泛的,只要用于公司的正常运营,对投资人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

春泉创投合伙人陈嘉君也向媒体透露称,一般公司在融资的时候就已经规划好用钱的方向,投资人同意该方向才会最终投资,在投资人和创始人的协议里也会写明规划;除了前期的规划外,投资人在做投后管理的时候也会做内控,包括了解资金的去向等。

他还表示,早期,投资人对创始人如何使用资金可能管得自由点,更多的是基于信任,中后期的话资金用途都是很明确的。

90后创业被指“无优势”

被指责“烧光5000万”,留下烂摊子后,余小丹在众人眼中成为又一个走下创业神坛的90后创业者。如今人们提到余小丹,总会把她跟另一位95后创业者——王凯歆相提并论。

2016年1月,王凯歆创办的“神奇百货”获得了千万投资,由经纬中国领投,真格基金与创新谷跟投。

但仅仅在6个月后,神奇百货就通过微信公众号宣布,将暂时停止出售商品,谋求业务转型。在此之后,神奇百货开始归于沉寂。

随后有媒体揭露出,王凯歆身边有3个助理,天天住在五星级酒店,对员工的态度飞扬跋扈。更严重的是,她被爆料撒谎成性,交易数据造假,货源基本都来自于阿里巴巴,商业模式毫无技术含量。

一时间,神奇少女的创业神话,成为了一个创业笑话。

还有毕业后在大学门口开了首家成人用品实体店的马佳佳,也被爆出店铺不到一年就关门大吉,线上生意经营惨淡,更被调侃为“PPT创业者”。

随着一个个90后创业者走下神坛,整个社会开始重新打量90后创业者这一群体。

在行业观察家,同时也是一名创业者的洪仕斌看来,90后创业神话的破灭,既跟90后这一群体自身的特性息息相关,又跟两年前浮躁的创业氛围有关。

“我一直不看好90后创业,对90后创业者来说,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风险成本低,失败了可以再来。除此之外,我认为90后创业者没有什么优势。”洪仕斌认为,创业是综合能力的考量,涉世不深的90后,很难将创业这个命题发挥好,尤其是90后承受失败和挫折的能力较弱,一旦创业失败,会对其以后的人生产生较大影响。

洪仕斌认为,创业者更像一个苦行僧,还是应当让有社会阅历和经验的人更多地参与。

不过,他也指出,90后创业神话的破灭,跟当前的环境有很大关系。

“整个创业环境,创业思维裹挟着90后创业者朝前走,很多投资人之前对于90后创业者的青睐都是非常盲目的,90后更像是一个噱头,能更好吸引社会关注,对市场讲故事。”但洪仕斌表示,2016年投资人和创业者回归理性,更多人开始重新审视和反思90后创业者这一群体和现象。

洪仕斌认为,空空狐创始人和投资人的骂战,对整个行业来说未必是件坏事,因为它最起码能让更多的人对其中出现的问题进行反省,对整个行业是一个警醒。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平影影)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