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水公司创始人欲在中国设立安保基地 服务一带一路 - 资讯台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台 > 正文
黑水公司创始人欲在中国设立安保基地 服务一带一路
2017年2月18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美国私人安保服务商“黑水公司”的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正打算在中国新疆和云南设立两个培训基地,为中国训练民间安保人员,以服务于“一带一路”上中国企业的海外利益。

美媒借机宣扬中国民间安保的“军事化”,但普林斯旗下公司已经澄清,这些安保人员都不会携带武器。普林斯的另一个身份是特朗普支持者,显然,美媒对此事的炒作更多是出于国内政党斗争的目的。而普林斯的先丰服务集团已经为中国企业在非洲提供了多年服务,并未如美媒所说的那样出现私人佣兵。

普林斯将在新疆云南拓展安保服务

据美国Buzzfeed新闻网报道,普林斯的一位前同事透露,他正在设想开办基地培训中国退伍士兵,为中国企业和政府的全球战略提供保护。

该人士指出,普林斯正在非常非常努力地说服中国支持他的“新黑水公司”计划,试图重新夺回自己在私人安保领域的领导地位。

自从2007年黑水公司在巴格达杀死17名伊拉克平民之后,普林斯就在舆论压力下收缩了安保服务业务,并于2010年出售了黑水公司。

目前,普林斯拥有一家在香港上市的企业“先丰服务集团”,主要业务是在非洲提供物流服务,同时也有少量安保服务。

先丰服务集团的一份声明印证了其在中国扩张的目标。观察者网查询到,2016年12月5日,“皓天财经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代表先丰服务集团发布了一份题为“先丰服务集团战略更新”的声明。

声明称,先丰服务集团有限公司欣然宣布,为抓住中国“一带一路”发展倡议带来的机遇,公司将调整战略,通过设立新运营基地、扩展全球安全服务,建立中国区物流团队并发展战略合作伙伴,为客户进入颇具挑战的中国周边市场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声明证实,为与在缅甸、泰国、老挝和柬埔寨经营的与客户保持及时联系,先丰将在中国云南省设立新的运营基地。此外,先丰亦将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设立新的运营基地,服务周边中亚国家。这些基地将提供培训、通信、风险缓减、风险评估、信息收集、医疗转运等服务,是协调安全、物流和航空服务的联合运营中心。

声明称,基于“一带一路”周边国家的安全形势,先丰着手扩展安全服务内容。核心服务有项目开展前风险缓减方案,派出前人员安全培训、全球安全信息网络(分析并识别威胁以减轻风险和不确定性)、全球指挥信息中心(与负责风险管理和业务弹性的区域运营中心相协调)、交通运输安保、人员保护和实时追踪、营地或居所设计和供应链安全。先丰安全安保部的目标是为客户及其项目保驾护航,确保客户无论在何种环境下都得以安全工作,并对其业务项目的弹性充满信心。

先丰强调安保服务“非军事化”

Buzzfeed网站声称,如果普林斯为中国提供安保服务,可能会违反美国法律向中国转移军事装备。

不过先丰服务集团已经否认了对其安保业务军事化的指控。

在发给Buzzfeed的邮件中,先丰服务集团发言人强烈否认该企业将发展成新的黑水公司,指出其所有的安保服务都是不携带武器的,因此不会违反任何规定。

发言人称,“先丰服务集团的服务不会涉及任何武装人员,也不会训练任何武装人员”,其在中国的基地是为了“帮助非军事人员在不使用武器的情况下,提供贴身安全保护”。

该发言人还指出,“普林斯先生和特朗普先生确实彼此认识,并相互尊重。”

他特意提到普林斯和特朗普的关系,是因为美媒大肆炒作,普林斯是特朗普的金主,曾在大选期间给一个支持特朗普的基金会捐款10万美元。普林斯同时还是美国教育部长戴福斯的弟弟,并且是特朗普战略顾问班农的密友。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普林斯曾参加今年1月的特朗普就职典礼,并且邀请是特朗普亲自发出的。

“佣兵之王”已为中企护航多年

不过,对普林斯影响更大的显然还是中国人。观察者网查询发现,中信集团早已是先丰服务集团的最大股东之一。

《21世纪商业评论》曾于2014年报道,根据香港交易所披露的资料,普林斯所持股份占先丰服务集团已发行股本的27%,而先丰服务集团副主席高振顺(Johnson Ko)持股25.54%,中信集团持股20.85%。中信集团全资子公司中信国安集团的副董事长罗宁,也兼任先丰服务集团的副主席。

据《瞭望东方周刊》2014年报道,普林斯的先丰集团可以提供到非洲偏远地区的物流服务,“我们以一流的航空物流能力来应对在非洲的物流供应链挑战,例如缺乏进入偏远地区的公路或铁路,以及困难的航空运输环境。而不管是在非洲大陆做自然资源开采、基础设施建设、或转移人员和资产,中国企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艰难挑战。”

《21世纪商业评论》指出,中信集团就不乏在广袤非洲大陆的投资。比如,中信国安集团控股35.86%的白银有色集团旗下的第一黄金公司(Go1d One Internationa1 Ltd),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莫桑比克和纳米比亚等地从事黄金勘探和开发。此外,中信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在非洲北部的阿尔及利亚参与高速公路项目;在非洲西南部的安哥拉,也长期参与住房建设、地质调查以及农业项目。

除了遥远的距离和落后的基础设施,中国企业在非洲还面临着包括工人罢工,采矿基地被攻击,人员被绑架,以及导致矿区暂时关闭等安全风险。

对于外来投资者与非洲本土居民的矛盾,普林斯坦言:“这是他们的领土,我们会和当地政府合作,也会和其他私人公司合作。我们在一些领域有长处,但也有短板,所以我们会寻找最佳拍档,提供最佳服务。”

显然,如今的普林斯已经不满足于非洲的业务,想在亚洲大陆上进一步施展自己在应对政治风险方面的能力。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鲁丽)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