鲨鱼公园创始人张永琪:做科学教育需弄清中国教育环境 - 资讯台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台 > 正文
鲨鱼公园创始人张永琪:做科学教育需弄清中国教育环境
2017年2月8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刚刚过去的2016年是STEM教育爆发的一年,科学教育应该怎么做,从政府、学校到企业都在探索。鲨鱼公园的创始人、董事长张永琪是原纽交所上市公司环球雅思的创始人,也是蓝鲸教育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他向蓝鲸教育分享了他近年来对于国内科学教育的思考。他认为,尽管目前国内STEM教育如火如荼,但由于中国教育市场有着特殊性,教育行业需要可以应对这些差异的教育公司,并做出先行的尝试。

以下是整理后的张永琪自述:

我其实是2014年初离开环球雅思的。2011年底年跟培生进行合并后又做了两年,大的目标是没有实现,我觉得这个包袱实现很困难,所以2014年结束了在环球雅思的工作。我出来之后有几个观点,第一,尽量不做以前干过的事,不管这个是利润丰厚也好,过去做的那个项目做的也还可以,大家也有挺好的口碑,没有必要再做。第二,教育还要做,我个人性格是不会去选那种已经很成熟的,总是希望有创新,不管挣不挣钱。再加上初中时候曾得过物理全国大赛的奖,初估下来觉得做科学教育好。

我当时了解国际教育,这方面的课程体系其实在国外已经纳入主要一个学科,而中国比较轻视,数学注重认知性的教育,我觉得科学可以搞,基本上这么决定了。先做了一些分析,从自己的爱好,到国外教育成形状一的趋势,但是真的不知道中国和国外对接的这种变化会在2016年发生这么快。

不做“教育+电商”,教育一定需要人的沟通

2014年,我去丹麦拜访了乐高小镇,又去日本接触了三家公司科学教育公司,然后紧接着到美国考察,最后认定了美国的科学教育最好,加上日本的产品、乐高的运营经验我们就可以做起来。但目前,国内所缺乏的最主要是缺客户的理念认知。

科学教育,所有家长都会觉得好,但是它没有刚需。所以所有孩子的时间都是被其他的那些K12考试补习给给占了。我们最主要就是缺有剩余时间的用户,我们发现用户都喜欢,但是要让用户家长掏钱就犹豫理由很多。但这个事有前景的。创业也没有说一定要选一个什么样一眼看上去挣大钱的赛道,还是在于自己的教育情怀,做小也不怕。

我们首先是要做成未来能盈利的模式,曾经有人引导着我说这个东西不太好挣钱,可它能吸引大数据,转换到儿童家居、服装会卖的更好,但我不同意,我说我要做教育形式,我一定要做教育内容,而不是电商产品,然后把好内容卖出去,做成能盈利的。

在产品上,我们2015年初对拉比盒子的收购有点战略意义。那时候干了半年,就发现这个产品研发老是研发不出来,一开始我们组织老师、专家把教材变产品,还要保持教学,但他们不会生产出产品,之前的产品几乎是一个拼盘,客户反应不太好,质量不能把控,所以实际上鲨鱼公园也是挺危机的一个状态。为此我们第一个合作的商业的创始人,两个都走了。

大概做了十几款产品后,发现这市场拉比盒子做的比较细,他们是专注于做家庭产品的。然后就聊一聊,团队不错,就收购了。我们其实收购是产品研发理念,和团队的能力。但是后来拉比盒子最大创始人也走了,因为他进来以后要做电商。原来拉比就是在网络上卖,拿教育理念来卖盒子,觉得应该做到把老师消灭掉,让孩子自己能玩。但是我认为,表面上看上去是做了一个盒子,像一个玩具的形态,要么你就把它当玩具,当了教育之后,你必须有人能够沟通,或者能陈述诠释这里面的东西,孩子玩只是一个潜过程,只是玩。

我们偏重于动手能力培养,不会只是老师讲,孩子一定有个东西手上玩。我们也跟乐高的谈判过,想把整个乐高中国代理拿下来。除了自己能做好原创产品以外,我们希望中国有动手能力设计的产品,然后我们去教育孩子,形式上面线下的教育去,线上也有一些互动的小班课这种模式去做。

收购拉比盒子以后,我们的目标达到了,扭转了线下拓展合作客户对我们产品的认识。做教育,需要理念、教学体系、产品三方面的协作,在一个产品里面融入了STEM设计和教学的步骤。这个方向在2016年比较火,实际上我们2014年就开始研究了很多STEM的东西。用什么教学方法非常重要,乐高就没有教学方法。

教学体系方面,老师用什么方法来教的问题,我们当时设计的是探究、搜集素材,然后让每个人表达自己的观念,去掉那些不现实的观念,留下那种比较可实现的。中国的班级上课就是优秀的学生举手,然后分享,我们不要这样, 一定要让每个人都表达自己的观点。让这些步骤保留,做了很多产品上面教学平台,然后设计老师在什么地方出现这些。不管是鲨鱼大学,还是寄到家里,在学校里一起玩,都是老师介入。

我们的产品,教学内容全固定在那盒子里头了,基本切到微型的一个步骤了,我们还有配套电子化的视频和动画片。老师每讲一课一课,做到标准化,我们已经非常细了,知识点固化在视频和产品上,老师讲课的流程都给切成一片一片了,让老师对科学课没有畏难的情绪。但是你还是要实施几大步骤,掰了皮还得吃,这个过程不能反过来,也不能落掉,这几块做到就可以了。

培育综合性教师,应对国内外科学教育差别

中外教育有一点差距,就是外国人从小整个社会的文化就是通过自己动手,生下来可能就是这个基因的。中国相反,是没这基因的,所以必须得知道,付钱的家长都需要找到一个好的保姆看护孩子。不能跟中国整个大文化较劲,所以其实还是保留老师。

但是现在遇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这一类型,理解STEM理念的老师培养起来有点慢。但教学这个事特别复杂。开始的时候还可以觉得挺新鲜的,仔细一看达不到,如果提高要求很难完成。现在问题其实是老师。目前的师资方面,因为目前最早接触STEM的孩子对科学技术还处在一个浅知识,如果再过一年以后大家在教学方法上对STEM在会要求学到很好的方法,方法、能力、思维上面对孩子要有所帮助。我现在就是让这些老师把我们STEM的几个方法实现,不惜给他们多点课金之类的。

线上教学的问题是这样的,首先是没人做过科学,我就探索了几个月。首先是有一个平台,这个平台是一对三,或一对六的,就是六个孩子在不同的窗口,他们其实来自于不同城市,这有一个特别大的好处就是这个孩子之间除了学习内容之外,因为你要做的东西和我做的东西,我们要互相看,我们要互相讲,还得无形中有一个比。所以他们很愿意,本身这个东西是好玩,不是我逼着你学钢琴,所以它比较好玩。这种课特别适合,如果以后技术能更好一点,那可以到动物园给他们讲,老师在动物园,老师在海南岛,那个孩子在哈尔滨,有一个反差。现在通过自己设计的产品,把自然带进去,我们用的是实地办公。

所以这个东西本质上客户是不反对的。无非现在平台上面也算是比较流畅的,剩下一个就是孩子们有没有时间,家长愿不愿意花这个钱,现在时间呢我尽量用互联网的形式,不用周六、周日跟好未来抢了,就在家里。收费觉得还应该稍微高一点,别把自己做贱了,做贱了往上拉有点麻烦。一块钱可以教这个课多好,还不是,还要收几千块,这些都不是问题了已经。

2016年STEM被炒成热词,因为十三五新发纲要里面提到要大力探索STEM这方面,然后各教育机构就上了,完了以后就成坑了。首先,STEM这种形态是不是可以抓住,因为STEM是基于非常开放、自由,它主要的观点第一让每一个孩子都要表达,中国基本不是这样的。STEM教学需要耐心,明确指出来就是要等待这个孩子去发表自己的观点。但中国都是讲究快,上一节课一小时,小孩子们也不说话,不说话找会说话的孩子说,说完了以后你们抄一下笔记就好了。所以STEM在中国是不是成为比较有效的商业模式,这还需要看,因为它耗时长,需要有这样理念的老师,要有材料。

我认为中国过去比较偏德育,但科学这个领域在老师配备上面做的很少,原因很多,有一个最简单原因就是说国外老师一个老师教多课,中国老师一个老师教一课。而科学的课程是交叉性、综合性的,它可能这个老师需要讲一点数学,讲一点物理,讲一点化学,有时候讲一点艺术。所以必须这个老师是综合的,但是中国不培养这种模式,所以中国出不来这个。但是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去迈进,所以不得不顺应人才的需要,所以国家教育体系一定会朝这个方向走。

2016年STEM几乎所有公立学校都在仔细探索,光是会议就非常多,以及相关的学术论文。条件好一点的学校,加上国家下拨了的一部分资金,开的STEM课程。

目前冲上去做STEM教育的这些人,现在有两类,一类就是觉得STEM本身特别好,但自己能力比较小,他有这个理念,我觉得这是正道。还有一类就是机构,就是卖政府采购产品的那一类的人。

公立校服务就像一个特别好吃的,特甜,不断的就大家往里冲,所以对我们来讲我们本质上来讲肯定是希望做家庭的。那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只是把它当做一个桥梁,先2B再2C,当一个宣传阵地,所以不会在这一方面。但是有大部分企业是卡到这一部分绝对有利,所以全力在做这部分事情,这部分事情我觉得会有一些风险,但是它本身没错,大方向是对的,那你扛过就扛,扛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就死掉了。

上市公司大力支持,加盟模式比较成功

我们的投资方里,ATA董事长马肖风算最早一个,后面是好未来,还有凯旋创投、立思辰投资的清科辰光,立思辰想把通过科学教育进入中小学的赛道,因为科学教育进中小学最容易。而好未来在这方面也不想落下,从奥数转到科学,未来它也要干STEM,这个就是科学、工程、技术、数学。它大部分课程来源一直来自于奥数,随着课程体系改革要而缩减,奥数这方面慢慢的肯定会转向STEM。马肖风通过智慧天下投资做学校政府采购,曾经一度不错,但最后亏了很多钱,后来我跟他说你还有这个情怀,就我们俩在做,接下来还会做公立校的仿造机器人、人文和艺术类。

我们现在做71个城市之后,现在的团队一个城市现在不是很大,可能有10到20个人,但是我们已经通过一年多,做了一定的普及,并且有师资储备,一个城市假如有三到五个老师的话。其实现在至少有几百位科学的储备老师,在这个时候2017年研究线上,我们要把这些老师作为种子选手导到线上来,然后给学生上课,产品我们因为开发已经成熟了。

平台这种素质类的教育课程,一定不是一对一,一定应该是一对多,但是一对太多也不行,应该适合于小组讨论课,六个人、八个人,或者现在开始的也就三四个人最好。你看VIPKID他们做的那么大,一对一,但是它转化成正盈利挺不容易的。其实要变成一对二、一对三,利润马上“嘣”就起来了。

在人员管理上,那些STEM教师是全职的,是全身心在做这个,但是资产方面不属于我们,老师聘用不归我们,这和以前跟我们环球雅思模式差不多。目前的运营管理上一部分借鉴了做环球雅思的经验,那个模式算是做的比较成功的。

包括全国那么多连锁的校长,和他们合作差不多十年了,他们自己也获得了收益跟企业也做了贡献,大家关系也很好,相互依赖性越来越强。现在把这种模式做了,但是在当时没有环球实现就是线上这块。就跟新东方老俞当初在线教育这块做不了一样,一个现象到了一定程度是左手和右手博弈一个状态,尤其右手又那么强,左手就做不了,因为这个涉及到极大利益的冲突。今天这种情况我就在探索一个新的方式,就是先把线下做了,但是发展时间并不长,这种情况下我要跟他们,一起把线上做了。

我们加盟的模式是有的。环球雅思其实就是这样的,环球最后上市的时候,我们有28个直营店,有120多个加盟。但是我们28个直营销有一半是后期回购的,这是一种比较稳健的做法,是通过一种螺线式上升,开始的时候在两到三年,在成长期的时候,这个人必须得给自己干,我没有能力管,这么短时间之内肯定训练不了鲨鱼公园70多个校长,他得跟自己干,三到五年之后我们俩一起合着干。

现在鲨鱼公园的加盟规则是,限制一个区域就一个分校,不管多大的城市,就跟好未来一样,你也可以理解为“饥饿营销”。我是先让他们管理,度过组建期和磨合期之后,他们管理很好的话,我下一步可能通过其他形式,比如:继续自营,或者把部分出售转为直营。虽然慢但这个我不怕,我分两个阶段,我这个阶段每个城市都一家,也有可能有的城市虽然不大但干的好,鼓励他开更多家,我愿意慢慢等待这个时候的到来。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安之)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