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难夫妻愿白头不相离 - 资讯台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台 > 正文
患难夫妻愿白头不相离
2016年11月10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十年前,大家都说家斋娶了贤惠能干的我,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十年后,人们又说我身患重病,家斋却对我不离不弃,这是我最大的运气。我不管谁是谁的福气,我只知道,我们是患难夫妻,没有我们吃不了的苦,也没有我们享不了的福。

生病时相守

今天早早就起了床,因为又到了去医院做透析的日子了。母亲送女儿去上学,临出门前回头告诉我:“你先自己去医院,我送了囡囡就回头去那儿陪你。”我挥挥手,“来不来都行,我一个人也没啥问题!”母亲一边往前走一边自顾自唠叨着:“你一个人我怎么放心呢,我肯定要来……”

其实我是真觉得自己一个人去做血透没啥,虽说我这病不好治,但现在我已经慢慢适应了这种定期要到医院接受治疗的生活。或许和健康人相比,我算是有点倒霉吧,但我并不觉得自己很悲惨,最大原因就在于,我有爱我的家人。

自从一年多前生了这病,家里的事,我便几乎没再管过。多亏有我母亲,前来帮忙照顾女儿的饮食起居,解决了我最担心的问题。而丈夫家斋,则给了我最大的精神支持。

最初病情确诊时,我也差点精神崩溃。整天哭,脸上泪水几乎没干过。我只想问问老天,我还这么年轻,40岁都不到,女儿还这样小,为什么偏偏是我得了这么严重的病?这两年家里的经济情况才刚有了好转,一切都变得越来越好,为什么偏偏要给我这样大的打击?我想要继续活着,想要看到女儿长大成人,想要陪伴丈夫一块老去,老天为什么却要给我出这样一个难题?

家斋是第一个知道我病情的人,我不知道他心里是否也曾有过沮丧和绝望,反正当出现在我面前时,他是一个坚定而有力量的男人。他斩钉截铁地告诉我:“这病有的治,你就安安心心养病,别东想西想,我在外面挣钱,这两年咱的目标没别的,就是给你换个肾!”

遇反对坚持

家斋的话,让我那么有安全感,也那么熟悉。记得当时听了他这话,我生病后第一次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当初恋爱时,我也曾对他说过类似的话:“我父母的思想工作我来做,你就安安心心跟着你大伯学做生意,别担心太多,这婚我们结定了!”

年轻的时候,我和家斋,属于别人眼中并不般配的一对。他早早就没上学了,跟着一帮朋友到处混日子,没个正经工作,也没个稳定收入,家里更是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响。而我,是出了名的能干姑娘,学理发出师后,自己开了门店,为人大方有礼,嘴巴能说会道,大家都说谁要是娶了我,家里保准兴旺。

到了适婚年龄,好多人给我介绍对象。可我眼光高,不是嫌这个话都说不清楚,就是嫌那个没点男子气概,一个都看不上。直到有一天,我遇到家斋。

那时候,我们都还生活在一个小城,我店面旁边就是菜场。有个太婆,时常把自己种的菜背来卖。太婆年纪大了,做事不利索,摆出来的菜也没个好卖相,别人来买菜时都趁机压价。家斋那时候跟一个做工程的亲戚帮忙打杂,正好负责伙食采购,隔几天就要来一次菜场。只要太婆在,他就会把太婆的菜全买掉,有时太婆找给他几毛钱的零钱,他也豪爽地说不要。看了家斋对太婆的态度,我便对他很有好感。后来又听别人说,这个小伙子在工地上很有“威信”,工人里偶尔有寻衅滋事的,他一来就能镇得住场子,大家都服他。如此一来,我对他印象更好了。

没多久,家斋来我店里理发,我们也就水到渠成熟悉起来。家斋大概也是听说过我的好名声,跟我接触后认为我确实为人不错。两个人本来就互相欣赏,之后便理所当然谈起恋爱来。

在我意料之中的,我们的恋情遭到了我父母的反对。在我父母眼中,自己女儿长得好,也能干,性格又爽快,找个什么样的人都配得上。而当时的家斋,简直什么都没有。

过不了老丈人那一关,让家斋灰心又郁闷,我给他打气:“当父母的都希望子女过得好,我父母暂时不接受你,你也别怨怪!反正我就认定你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做事儿,我们一起挣份家业出来,证明我没挑错人!我过得好了,老丈人自然就接受你这个女婿了!”

期待着未来

我跟家斋租个房子就结了婚,把父亲气得有半年都不跟我说话。但自从结婚后,家斋的变化大家都看在眼里,之前他给人感觉还有点吊儿郎当的,成了家他便变得稳重起来,朋友间打牌、宵夜之类的活动他都很少参与了,一门心思跟着他大伯做生意。

慢慢的,在做生意方面,家斋也锻炼出了独当一面的能力,于是干脆自己出来单做。没几年,我们就攒下一笔钱,在城里买了套房子,虽然面积不大,但也算是有了正式的家。到这个时候,家斋才终于被我的家人完全接纳,之后,我们又有了女儿,生活过得越来越好。

前几年,家斋还和我商量,为了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教育环境,他想到宜昌市找个合适的生意项目做,到时候我就去跟别人合伙开个理发店,既有点自己的事做,也能照顾孩子。我们当时还畅想了一番未来,觉得美好未来触手可及。可是想不到,还没等我们的愿望实现,我的身体便出了问题。

家斋为了筹钱给我治病,在外更加辛苦了,常常在工地上一呆就是一个多星期,可他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为了开解我,他常常只给我讲些好玩的事情,很少会提我的病情。有一次,我执意一个人去医院做透析,做完之后上厕所时晕倒了,过了挺长的时间才被别人发现,把我送到医生那去。家斋知道后,狠狠骂了我一顿,骂到后来,他自己却哽咽了,觉得他没有照顾好我。其实这怎么能怪他呢?

我生了这病,父母把自己毕生的积蓄都拿了出来,还帮我照顾女儿,家斋更是没日没夜地在外接活儿,他们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攒到换肾的钱,给我动手术,让我恢复健康。有这样疼我的亲人,有这样爱我的丈夫,还有可爱的女儿等着我陪她长大,我有什么不满足呢?我也没有理由不坚强,我一定会撑到康复的那一天,我期待着……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阿舍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