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有引力创始人方延:“玩”出来的社群经济 - 资讯台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台 > 正文
玩有引力创始人方延:“玩”出来的社群经济
2016年10月11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说出来也许大部分人都不愿意相信,但这个世界的确是由99%的“正常人”,和另外1%的“疯子”组成的,而世界上99%的Big idea,往往都来自那1%的人。

这一次我的采访对象方延,就属于那1%。

他曾经在南极裸奔,缠着绷带骑行台湾,开着电动车环游世界。这一次,“失踪”6天5夜的他,让一艘承载3000人的豪华邮轮在海上开启了属于自媒体和社群的一个新时代。

当他从海洋回归陆地,明明顶着黑眼圈却在眉眼间神色飞扬的那一刻,我第一时间拦截了他,便有了这一场尽管短暂却激情洋溢的采访。

一个把生命浪费在远方的“疯子”

据吴晓波老师回忆,方延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没有预兆地送了他一把一米多长的骑兵军刀。这把刀是方延从欧洲的古董店里淘来的,刀体修长,握柄陈旧,据说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

后来,当吴晓波的自媒体“吴晓波频道”着手组建多个主题社群的时候,方延挑起了大梁,成了其中一个分支的“带头大哥”——主题不是研究兵器,而是旅行社交。

在方延的策划组织下,吴晓波频道旅行大组的成员们从天南海北汇聚起来。一群志同道合的男女驾着房车去青海兜风,在太湖边开哈雷,前往德国汉诺威纵深考察工业4.0……最远的一次,他们去到了世界的尽头,在南极的冰天雪地里敞开了撒野。

青海湖兜风

南极之旅

在太湖边开哈雷的那一次,方延把右臂的骨头摔碎了。在医院呆了不到一个月,他缠着绷带偷跑出来,又带着一帮人跑去台湾岛骑行。那一天,带着特殊“装备”登场的方延,收到了一句发自肺腑的评价:

“这就是个疯子。”

德国哲学家瓦尔特?本雅明曾说:“有时候,远方唤起的渴望并非是引向陌生之地,而是一种回家的召唤。”的确,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些人,他们的心永远连接着广袤的天地,他们的“归宿”不在出生成长的大地,远方,才有灵魂深处想要疯狂寻找的东西。

和一群人一起“玩”出引力

这样的方延,在很多人的朋友圈里无疑都是最“疯”的那一个,这直接导致越来越多人想要跟他一起玩——玩新鲜的,玩好玩的,玩到爽。

渐渐地,方延把“带一群人去远方玩爽”这件事情做出了经验,而且还上了瘾。他索性创办了一家叫“玩有引力”的公司,专做“社群泛旅行社交”。

在方延看来,旅行是手段,玩,才是目的。至于社交,是玩好了以后自然而然结出的果实。“享受旅行的乐趣,在这一过程中自然结交到能玩到一起的伙伴。因为大家有共同的热爱,就像是不可抗拒的地心引力,牢牢将一群人连接在一起,形成所谓社群。”

玩有引力创办不到一年,组织了大大小小的泛旅行社交活动,无一不是够创意、够好玩又有性格。毫无疑问,方延和他的团队,正在探索一种属于玩有引力、属于方延自己的“玩”的美学。

例如今年8月份刚刚结束的“80天纯电动汽车环球之旅”俄罗斯段穿越之旅,罕见地以军事战斗主题体验结合商务拓展活动,组织企业家前往俄罗斯体验开坦克、实弹射击、高难特技飞行,感受战斗民族原汁原味的暴力美学。等所有人都玩到热血沸腾又毛孔舒畅以后,等待他们的才是一系列商会座谈、企业考察、跨国投资对接活动。

紧随在俄罗斯冒险之旅之后,方延已经酝酿近半年的另一场更为刺激也更加盛大的冒险也刚刚华丽落幕。一场聚合近百位跨界名人大咖、50余个活跃自媒体社群、3000名社群精众的豪华游轮狂欢之旅——“919社群狂欢节”。

理想主义者给自己“挖坑”

在决定筹划919社群狂欢以前,方延的事业发展完全可以用“一片坦途”来形容。

自称理想主义者的方延从不为追求所谓的商业价值、战略目标而绞尽脑汁,甚至都不认为自己是一名“创业者”。玩有引力创办以来所策划的一切活动,其出发点和衡量指标就是活动本身够不够好玩,能不能吸引人。想到了,觉得好,就去做——不计代价,不惧后果。用一个流行的词来概括,这样的方延,简直“任性”到令人嫉妒。

但就是这样一个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了小半辈子,几乎没有遭遇过任何失败和任何自我怀疑的理想主义者,终于在今年成功给自己挖下了一个一度以为难以逾越的“大坑”。

“我给我能想到的每一个人去讲919的构思,但发自内心认同的人绝不会超过二十个。”方延如此说道。的确,把3000个互联网重度用户拉到一艘邮轮上,在没有wifi,甚至连手机信号也经常为零的茫茫大海耗上六天五夜,其中还不乏吴晓波、曹启泰、张德芬这样整天忙到发疯的各路精英,这样的活动在很多人看来匪夷所思——并不是“很难实现”,而是“根本不可能”!

来自各方的质疑并没有打击到方延举办这一场活动的决心,真正令他煎熬无比的,反而是在他决定要做这样一场活动之后,在5天辗转7个城市的疯狂游说中,在周围朋友甚至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决定无条件对他付出信任之后,他在内心轰然产生了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感。

一方面,他担心活动“没有预期好玩”,不能“让所有人觉得不虚此行”,会辜负那么多人的信任;另一方面,方延自身对于这场活动寄予了太高的期望,渴望成就多个“第一”,然而这毕竟是一场不太有参照物可供借鉴的超大型活动,即使自认为随性不羁的方延,在扪心自问的时候也不得不承认: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自己心里并没有太多的底气。

可以说,这场活动比方延以往经历的任何一场都更具挑战性,同时也不能避免地变得既飘渺而沉重。长达半年的筹备期,仿佛渐渐涌出一大片笼罩一切的浓雾,从中诞生出无穷无尽的恐惧与怀疑。

在最黑暗的时刻,又是吴晓波老师为方延点亮了一盏灯。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吴晓波老师写了一段话送给他,方延清楚地记得其中的每一个字:

“这个世界的所有精彩,都属于想象力,属于激情,属于把不可能变成一场众目睽睽之下的狂欢。”

方延想起了筹办这场活动的初衷:让所有人“在船上为所欲为,释放自己的无限可能”,也想起自己一直都很欣赏的一种状态:笨,且坚韧。

“很多人也许智商不高,情商也不高,但就是很傻很天真地坚持过来了,这才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方延可以确定的是,从始至终,自己的想象力还在发酵,激情也依然在燃烧。既然如此,还有什么理由不咬牙坚持下去呢?

经历了浓雾中的前行,理想主义者依然抬头仰望星空,只是迈出的步伐当中,多了一分坚定。

没有“互联网”的互联网社群盛会

一艘豪华邮轮从上海出发,途经韩国济州岛、釜山、日本鹿儿岛,展开6天5夜的航行——可以说,如果没有方延及其团队大开脑洞的策划和强悍的执行,这原本只会是一趟普通的邮轮之旅。

然而现在,随着“919社群狂欢节”的完美谢幕,所有对自媒体、对社群经济有所认知的人想必都不会怀疑,这艘名为“蓝宝石公主号”的邮轮已经创造了历史上的“第一”——

这是自媒体界的第一次“航海大冒险”,也是史上规模最大的跨社群融合实验。更为奇特的是,这也是绝无仅有的在几乎没有网络信号的场景中举办互联网行业活动。

吴晓波、曹启泰、张德芬、李筱懿、林少,宗毅……这些赫赫有名的社群大咖,连同近3000名登船的社会精英,在船上共度了6天5夜没有网络信号的日子。在船上,谁都不能把时间泡在微信微博上,每一个人都在全身心感知周边真实发生的一切。真实世界里的他们彼此深度连接,互联网世界的他们却如同“失踪”了,这样的情形在互联网已经如同空气的今天,简直不可思议。

被问及为何选择没有网络信号的邮轮作为活动场景,方延如此说道:

“在当今社会,手机已经进化成人体的器官之一,人们习惯在虚拟的互联网上交换思想、建立连接、表达自我,却逐渐失去了真实的社交热情。我觉得我们应该重拾基于真实生活的、亲密无间隙的交流。也许会有失控的瞬间,但这种失控,也造就了本次活动最为迷人的部分,无论是将活动信息以小纸条的形式塞进嘉宾的门缝里,还是用座椅下面藏扑克牌的形式决定抽奖结果,我们将网络社群的参与者从虚拟空间拉回现实生活,在面对面对的互动交流中建立更真实、更深度、更有温度的社交关系。”

一言以蔽之:本应成为活动bug的因素,方延却“任性”地将它凝聚成了活动的灵魂——可以,这很方延。

从美国到南极、从房车到邮轮、从凝聚几十人到凝聚三千人,“爱玩任性”的方延一次又一次刷新着自己的能量上限,也带动更多的人“玩”出能量。而下一步,他准备召集99个足够有料有趣又有钱的人,开启一项独特、神秘又好玩的环球旅行计划,颠覆他之前亲自实践过的一切。

理想主义的方延,已然不在乎脚下的路是否被证明安全稳妥,风景大好,他要做的,是仰望着自己的那片星空,发现属于自己的那条航道。就像他所说的,“风从海上来,但我从来不是那个在岸边等风来的人。与其追逐风口,不如决定风向。”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安之)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