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名刊名师约会青年创作者:我和你 靠文学对上眼 - 资讯台 - 中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台 > 正文
北京名刊名师约会青年创作者:我和你 靠文学对上眼
2016年9月12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9月10日,由“大媒人”浙江省作家协会牵红线,在才子孟郊和俞平伯的故乡德清,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何建明带着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七大金刚”(旗下7个子刊)的豪华战队,和几十位浙江作家开了场“相亲会”。

何建明说,文学需要特别的留意,也要有情和义。浙江省作协党组书记臧军很激动地给参会的浙江作家出了个难题:给每位浙江作家3分钟相亲宣言,看各路浙江青年才俊怎么在各大名刊名社面前推销自己,他还开玩笑说,你们要越饥饿越好。

记者采访了其中的5位作家,从他们的同题问答中,你或许可以一窥文学浙军新势力的样貌。

同题问答

1,请描述一下你身处的时代和一句话描述自己;

2,你的小说描述和反映当下生活吗?

3,当下你最想写的题材是什么?为什么?

4,你最新的创作是什么?

5,文学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周如钢

1979年生,诸暨人。做过木雕织过布,摆过地摊教过书,现供职《江南》。

1,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2,我主要写反映现实生活的小说。反映这个时代与社会中存在的问题以及人性的复杂性是我写作的动力。

3,当下最想写的题材是“穿梭在城市与农村之间的人”的生存状态,他们进城打工却融不进城市,但回农村似乎又回不去了。他们充满了拼搏后留下的迷茫和无奈。

4,我最新创作的小说是个中篇,《一个又一个路口》,就是3的内容。

5,文学让我对这个既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还怀着美好的想象和憧憬。

徐衎

1989年生。南开大学2011级中国现当代文学硕士,就职于义乌电力公司。

1,这依然是一个充满传奇的时代;我是一个没有传奇的普通人。

2,当下生活肯定是或隐或显地影响着我的创作,有时候是作为背景,是饮食男女们之所以为台柱的舞台;有时也会把当下生活推到前景的位置,正面强攻,写一写这座舞台的梁、柱、榫,及朽坏的部分……当然这对于我很冒险,正如我是一个戏盲,有限的储备阅历容易让我忽略或误读个中部件,所以目前我更多地着眼台上的如花美眷们。

3,短期内将继续写我熟悉的普通人的生活,我所理解的世情,“素朴地歌咏人生的安稳”,“以人生的安稳做底子来描写人生的飞扬”;我对螺蛳壳里做道场的生存经验和智慧感到亲切,寒酸匮乏里也自有物华天宝,小门小户的生活也可以是道场里面食螺蛳,哪怕面目狰狞人神共愤,也依然气定神闲一吸一吮,再一咂嘴,有味的,再者,我自己也是一个小市民嘛。

4,刚刚完成一个小说初稿,写的是两个女人,为找寻和实现各自的存在价值,在各种或真或假的身份标签中游移变形,最终身份落定,谜底揭开……目前初稿涉及非原生家庭的伦理、都市生存经验、女性性别意识等命题,不知道定稿以后会不会出现买家秀和卖家秀之间的巨大出入……

5,文学可以让我在现实之外还拥有另外一个“现实”时空,供我小憩或长久居留,这种叛逃、出轨的快感的获得,在现实中与之相对应所付出的代价是最小的。

张逸旻

1986年12月生,任教于浙江工业大学中文系。

1,“世界乱,书桌不乱。”木心说的,特别合适。

2,你能说达达主义或《穿裤子的云》不写当下吗?“当下”是时间的刚愎自用。没人逃得掉。

3,少年动物。是青春期在家里撞见老虎、山羊,不是野兽那种。那个年龄段,词语在密封瓶里摇晃,只有隐喻一滴滴漏出来,少年人的忏悔、驱魔,生活的微小性和边缘性都在惩戒着我(10多岁以及现在的我)。

4,《南方,南方》。可它并不新了。那是一次现在想来不太有诚意的写作。很抱歉。

5,我的专业是外国文学。博士读完了,还在做自白派诗人安妮·塞克斯顿的研究和翻译。

蒋嘉骅

1990年生,嘉兴人,文创公司创业者。

1,对我而言是一个“超白金时代”吧,因为现在脱产写作,创作的时间比较自由,更能全身心投入。

2,我写得比较多的是推理小说,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偏向于社会派的当代推理,本身就是以现下生活出发的,还有一类是古代的本格派推理。其实无论是什么时代,我的小说最关注的还是人心。

3,还是推理小说。一个原因是自己喜欢,写了十多年推理也相对比较顺手。第二个原因我觉得是推理小说的特性决定的,智慧而不脱离生活,趣味性强又不失对人性的探讨。

4,两个月前出了一本推理小说短篇集,主要是现代的故事,最近在写一个明代探案的系列,这个系列是2011年挖的坑,现在在努力填坑中。

5,最主要的是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老师、朋友。作为一个作者,其实在创作时是很孤单的,要抗拒各方面的诱惑,坚守在电脑前。

顾文艳

1991年生,湖州人,复旦大学中文系在读博士生。

1,我生活在一个个人化被强化的时代。这样的时代里,物质表象的繁荣恰恰裹藏了精神生活的萎缩。我是一个不愿轻易妥协的人,希望在这样的时代里坚持对道德准则的探寻与对正义的追求,用思想和文字的力量反抗空虚。

2,毫无疑问的。无论是个人现实生活的体验,还是当下政治社会生活的形态,再到对大众精神生活的观察,都是我力求在小说作品中囊括表现,并通过叙述与描写,不断挖掘探索的。

3,题材方面选择的对象是城市人的精神生活。从社会个体的精神面貌出发,写在全球化发展背景下的中国城市,人与城,人与自己,人与他人的关系,同时涉及城内与城外,自然空间和资本市场等辩证关系。这个选择跟我的文学学术研究对象相关;同时,我从小成长于一个中小城市,湖州,中学以后在杭州住了10年。这样的城市是我最熟悉的空间。

4,我正在写一部长篇小说,反映城市社会个人的精神生活,写作周期较长,只写了一部分。

5,文学与现实是平行的,一直在同一个时空里互生共长。文学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我对待现实世界的态度,甚至会影响到现实本身。文学也让我时常驻足思忖,梳理这杂乱无章的生活,陪伴我向前,不断思索,思索自己究竟应如何遵循社会和个人道德,如何用最有意义的方式度过这一生。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李琼)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