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童话大王郑渊洁:儿子邀我玩直播,教育孩子身教最重要 - 精英榜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英榜 > 正文
专访童话大王郑渊洁:儿子邀我玩直播,教育孩子身教最重要
2016年8月19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郑渊洁近日在微博透露,三家淘宝店未经自己授权,私自预售舒克和贝塔玩具,但经过沟通后事情得以解决。随后,他接受了记者独家专访,不仅感叹目前中国文学作品中隐性侵权的现象严重,同时在父亲节到来之际,他也分享了身为人父、人子的幸福感受。

郑渊洁揭淘宝店侵权行为
  感叹知识产权保护“无奈”
  郑渊洁曾创作过《童话大王》、《皮皮鲁总动员》、《智齿》、《金拇指》等童话作品及长篇小说,其中,根据其小说改编的动画片《舒克和贝塔》更是陪伴两代人成长。
  然而,近日郑渊洁却在微博透露,淘宝和天猫的3家商店未经授权预售舒克和贝塔玩具,“舒克和贝塔是我在1982年创造的文学形象,《舒克和贝塔》图书累计销量已达7000万册,同时我也是舒克和贝塔玩具商标的持有人。淘宝和天猫的管理者见到我就此事发表的维权声明后便将未经授权的玩具全部下架”,同时,他也对此次的维权结果表示满意,更称现在知识产权保护的大环境在进步,“不尊重知识产权,就不可能有万众创新的局面”。
  尽管此事顺利解决,但放眼整个行业,郑渊洁认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形势依然严峻,他回忆道:“从1986年开始,我的著作权就开始经历各种形式的侵权,盗版书、抄袭、出版社隐瞒印数、不法商家假冒我创造的文学人物名称生产商品,以及恶意抢注商标、微博和博客被盗用。”他认为,中国作家著作权最容易被侵犯的就是出版社隐瞒印数,“这种侵权行为隐蔽性强,作家很难发现。2014年,我无意中发现出版社少付了我版税,涉及的码洋(图书的原价与册数的乘积)达3000万之多,后经双方核查属实,出版社向我补付了这笔版税。保护知识产权不光是查抄缉拿盗版书商,正规出版社应该做尊重知识产权的表率”。
  郑渊洁被封“IP大王”
  对作品改编要求严格
  很多曾经看着郑渊洁作品长大的孩子,如今已经成了家长,对此,郑渊洁感慨良多,“以前我在书店签售时,大都是孩子排队。这几年签售时,两代读者居多,感谢他们对我的支持”。
  而随着IP(知识产权)被炒热,越来越多从文学作品改编的影视剧或游戏先后与大家见面,但在让人眼花缭乱的成品中,郑渊洁的作品却极少出现,直到今年4月,他才决定将《皮皮鲁送你100条命》授权进行动画片改编。“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我的两部作品被改编成动画片,我看了后不太满意,之后的很长时间都不再同意别人用拍摄影视作品的方式改编我的作品”,郑渊洁说,“这两年兴起了一个词叫‘IP’,前几天还有媒体说我是‘IP大王’,因为我拥有700个IP。最近我的童话作品又开始授权拍摄影视作品,我认为剧本写好后作家应该把关。当然,影视表现形式和文字表现形式不同,影视编剧们有才华的很多,他们能让原著锦上添花”。说罢,他也透露,《皮皮鲁送你100条命》还将会有真人影视作品推出”。
  目前,有很多家长反应国内动画片题材单一、内容有暴力倾向等问题,郑渊洁却对此行业十分看好,“我认为国产动画片会越来越好看”。
  郑渊洁与郑亚旗上阵父子兵
  分享郑家四代同堂温馨故事
  除了在作品中将安全教育理念传递给家长和小朋友外,郑渊洁在生活中也有自己独特的教育方式。其子郑亚旗曾透露小学毕业后就在家由父亲亲自教授知识,更是在18岁前从来没有单独出过家门。对于这样的教育方式,郑渊洁在采访中提示广大家长要谨慎,不能盲目决定,也不忘开起玩笑,“郑亚旗在家上学也有弊端,因此让他失去了早恋的机会,导致他长大后看女孩儿看不准,这件事情比学知识还重要”。至于教育经验,他也只有简单的几句话:“闭上你的嘴,抬起你的腿,走你的人生路,演示给孩子看。身教最重要。”
  目前,郑渊洁很多工作都由其子郑亚旗创办的北京皮皮鲁文化科技有限公司运作,谈及父子合作的过程,他坦言非常顺利,“他们策划我去世界上100个国家,写100本游记童话。通过我的视角和想象力带读者周游世界。过去我是坐在家里写作,现在改为行万里路,边走边写了”。同时,他也透露,最近就在策划走“皮皮鲁京藏之路”,从北京出发去西藏,沿途和当地读者见面的活动,“之后我将前往南美洲很少有中国人去的国家,写作《皮皮鲁在南美洲》”。
  此外,他还提起儿子最近总是玩手机直播的现象,“他也邀请过我和他爷爷参加他的直播,我觉得这种形式挺好玩,说不定哪天我也注册一个直播账号”。
  工作中,郑渊洁是很多读者童年记忆的创造者,而生活中,他也有着儿子、父亲、爷爷的多重身份,微博上更经常与自己的父亲开玩笑。谈及父亲节,郑渊洁分享了与父亲之间的温馨故事,“我出生时,爸爸是军校教员,他每天都要备课。由于我们家只有一间小屋子,我从小就目睹他趴在小炕桌上阅读和写字。由此,我就对读书和写文章产生了崇拜心理。此外,我爸爸还养了一只鸽子,我的爷爷和姥爷都是中医,家里经常会说一些养生方面的事情,所以我们家三个孩子中,我长大后成为作家,我弟弟是‘信鸽大王’,我妹妹是中药药剂师。父母做的事情会对家里不同的孩子产生不同的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已经61岁的郑渊洁还非常注重身体健康,“我认为,家人和读者值得我延长寿命。几年前觉得体重超标是妨碍我健康的敌人,于是我开始瘦身。别的事情说话算不算数不重要,体重和健康一定要自己说了算”。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李萌)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