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律师第一人”在济遭围堵引发关注热议 - 资讯台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台 > 正文
“拆迁律师第一人”在济遭围堵引发关注热议
2016年9月5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9月2日,《“拆迁律师第一人”在济遭围堵》一文,在中央商务区被征收居民中引起很大关注。对于律师杨在明的代理诉讼方式及个人身世,在网上也持续发酵,并引起了很多争议。

记者采访了多位二钢片区居民,并就网上流传的一些信息进行了核实。

质疑 代理拆迁诉讼,为何同时代理几百户?

济南中央商务区(安置区)旧城改造项目涉及107栋楼5015户。

“拆迁律师第一人”在济遭围堵引发关注热议

8月31日晚,杨在明接受媒体采访。

“醒悟”过来的居民朱先生回想起当时律师杨在明的说法,觉得颇有漏洞。“每户交3000元律师费,仅第一次就有300多户交钱。如果要代理拆迁诉讼,为何要同时代理几百户,并且每户都交钱?”朱先生说,杨在明完全可以从拆迁户中挑选有代表性的居民提起诉讼。

很多居民在采访时表示,虽然缴纳了3000元的“诉讼费”,但他们却并没有见过杨在明。“我们都没有见过杨在明,我交的钱是住在1号楼的张某某收的。”二钢片区53号楼孙先生说,杨在明并不直接和居民接触,而是采用发展“骨干”,再由“骨干”发展“下线”,从而形成以他为首的诉讼主体。

孙先生说,当时收钱是以“车马费”的名义收取的,后来他发现杨在明的“下线”张某某都签了搬房协议后,才知道上了当,找其要钱最终也没要回来。

疑惑 政府主导的合法项目,为何还要执意起诉?

“杨在明通过他的‘下线’和助理告诉我们,他多次向历下区政府发出书面、电话和短信邀请,要求面谈,但我们得知的是历下区政府明确表示从未收到过相关内容。”居民朱先生说,据说杨在明代理诉讼官司败诉率高达85%,如此高的败诉率,还能通过怎样的手段帮助居民?

“和之前的开发商征收不一样,这次是由政府来主导,靠等、拖延等方法不可能获得‘额外的利益’。”朱先生说,之前的3000块钱就当打了水漂,买个教训。

8月31日,70多岁的李先生带着两个女儿、女婿来到选房现场,因所剩户数不多,挑选了半个多小时后,他在选房图上按下了手印。“还好现在明白过来了!不然既赔了房子又赔了钱!我得后悔一辈子!”李先生说起交出去的律师费就气愤不已。

李先生告诉记者,在得知有律师“只要交钱,就能帮着获取更大利益”的消息后,他第一时间交了一笔不菲的费用,还鼓动其他人加入。随着工作人员宣讲力度的不断加大和绝大多数居民的主动签约,李先生逐渐看清了事实,赶在最后签约期限之前,进行了签约腾房。

释疑 拆迁诉讼多是利用规则,玩心跳游戏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2015年底,CBD拆迁启动后,很多被拆迁居民就找到本地律师咨询法律问题。后来,随着补偿标准逐步清晰,部分律师认为补偿标准较高,再争取利益的空间不大,于是纷纷选择退出。而此时远在北京的律师杨在明深度介入中央商务区项目,频繁约谈被拆迁居民。

网上曾流传了杨在明的部分身世。记者赴章丘核实后得知,杨在明确系章丘人,原籍龙山街办辛店村。据其家人透露,杨在明早年在前妻的劝说下考取了律师资格,先是在章丘明水执业,后期到北京发展。

另据知情人透露,此前杨在明的业务范围主要在南方,而随着济南拆迁区域的猛增,杨在明返回老家,“杀了个回马枪”。他的业务范围目前也绝非仅有中央商务区这一处,还有多个拆迁项目是他下一步紧盯的目标。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称,“通常代理拆迁诉讼,接一个案子,要拿几万元律师费,这对拆迁户来说,是笔不小的费用。”但如果降低每户的收费,争取更多拆迁户参与其中,这笔提前收取的费用,名为“车马费”,即使败诉也不会返还,虽然每户仅三五千元,但倘若争取到一两百户拆迁者加入其中,收入也颇为可观。

对于杨的做法,有人认为,杨在明忽悠成分居多,给老百姓争取不到承诺的利益,反正就是“一锤子买卖”;也有人认为,杨在明是巧妙利用了“规则”,把为极少数人获取利益当成一场“游戏”,玩的就是心跳冒险。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田艳敏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