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汪艺:《咱是“体特生”》 - 创作者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创作者 > 正文
封面人物汪艺:《咱是“体特生”》
2018年6月29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陆臻的学习成绩一般,连体育也一般,到了高二下学期,决定进入校体队。第一天去测试,达标后,老师便同意陆臻进入校体队。

傍晚时分,一个女生蹦蹦跳跳地过来,“嗨,你就是陆臻吧!”

“是的。”莫名,陆臻有些紧张,干巴巴地点头。

说完又轻轻低头,陆臻继续收拾一些东西,塞进书包里,这书包是她在新阳光作文课程学作文得到的奖品,一直用着。

这个女生站在陆臻旁边,直愣愣的,等陆臻收好书包,又跟着陆臻一起往宿舍走去。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吗?”

陆臻看了看她,一脸认真:“李善好,咱认识你。”

“啊——”李善好张大了嘴,满面惊讶,“你怎么认识我的?”

“作为全年级唯一的女体特生,天天和一群男生跑操场,想不认识你都难吧。” 陆臻想了想,这样回答。

“哦,是这样啊。原来我这么有名啊——” 李善好恍然大悟,“啊,对了,你知道我为什么叫李善好吗?”

“我跟你说啊,我的名字可是大有来头的。”没有等到我回答,她已经吧啦吧啦开始讲了……“据说当时我妈怀了我九个多月,本来预产期是在十二月,但过了预产期我还不出来。然后我在她肚子里跨年,到一月,我妈正吃汤圆,吃着肚子就开始痛起来,接着我就出生啦!”

陆臻转过脸,面向她:“这跟你的名字有什么关系?”

“等等,我还没说完嘛!”李善好瞪了瞪我,继续说,“后来给我取名字时,我妈说‘我是吃了善记汤圆把她生下来的,就给她取名李善吧。’我爸是个妻管严,当然一切唯妻命是从,说‘好!’于是,我就从‘李善’变成‘李善好’了。”

“哈哈……哈哈哈哈……”

李善好翻了个大白眼,无奈地望着陆臻:“就知道会这样。”

走着走着,一溜烟,李善好就钻进了一个房间里,冲陆臻挥挥手,“明天见。”就不见影子了。

与李善好的取名经历正好相反,陆臻的取名庄重而严肃。几位家长汇聚一堂,琢磨到底取哪个字好。最终,还是陆臻的爸爸拍案说:“‘臻’这个字好,就叫陆臻。”

小时候,陆臻一直写不好“臻”字。直到长大后,了解“臻”字的含义,又不禁有一种身负重任的压迫感。哦,日臻完善……

进入体队纯属一时的心血来潮。假如成为一名体特生,将来或许可以成为一名体育老师,陪着孩子们一起玩,多好。

而这样的心思在李善好看来,却像是被塞进一整个鸡蛋一样难受,她可是立志要成为中国女子网球名将李娜那样的人的。“你去当体育老师,还不把小朋友们都吓哭了。一个二个跑回家跟妈妈说:‘妈妈,今天我们学校来了一个好可怕的人哦,我和小伙伴们都被吓哭了。’”李善好一边奶声奶气地说,一边吸鼻子,假装要哭。

陆臻佯装要打她的架势,咬牙切齿地看着她:“你这个……坏女生。”

学校每天都会发生一场大暴动。傍晚,随着下课铃声响起,教学楼那边人潮涌动,鞋底拍击楼梯的声音能让大楼抖三抖。跑饭大军呼啸而过。

长时间的训练,仿佛空气都是火辣辣的。每当他们吃完饭,洗完澡,在操场上悠闲散步时,而体特生只能汗流浃背地相互扶持着,小狗似的爬回宿舍。

多少次,陆臻因他人的冷嘲热讽想要放弃时,李善好总是恰好时机地鼓励陆臻:“鲁迅先生说过‘哪里有天才,我只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写作上了。’我们就是天才,我们比别人付出的两倍努力,总有一天会百倍、千倍地还回来的。”

陆臻一直无法理解,李善好哪来那么多的乐观分子,整个人都像是一个会发光的移动体。但她只是把她脆弱的一面隐藏起来罢了。

作为本年级唯二的女特长生,如果没有来训练会怎么样?第二天陆臻和李善好就感受到了男生们的关心与挂念,“你们昨天去哪儿了?怎么没来训练?”

问陆臻,陆臻不说。问她,她也不说。相视一笑,将所有的苦与泪都塞进肚子里……

除了陆臻,没有人看到李善好那样狼狈的样子。整个人蜷缩在床脚,脸上是前所未有的颓废。两眼空洞洞的,没有焦距,没有光亮,仿佛只是一具躯壳。

“李善好,李善好。” 陆臻慢慢向她靠近。她的头如同骷髅一样摆过来,黑沉沉的眼睛望向陆臻。这一眼,让陆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陆臻移过去,轻轻坐在她的床边,沉默了。

有人曾说,一起练体育的人,可以铁一辈子。也许,李善好一句话也不说,但陆臻懂,就像她每次都能及时赶到陆臻身边一样。

李善好、陆臻,相互依偎着,沉默着,像两只交颈天鹅。

第二日,李善好照样活蹦乱跳地出现在陆臻面前,陆臻偷偷把她拉到一旁,“姐,你好了?”

李善好很不屑地甩了甩她帅气的短发,瞥了陆臻一眼:“那是,也不看看姐是谁!恢复力那是棒棒的!”

“是、是、是。”陆臻很无奈地笑了笑,没事儿就好。

练体育不是看起来那样轻松,只需不断练习就可以了。在抛铅球这个技术活上,陆臻是屡试屡败。站在圆形的投掷区内,按照老师所说的,举起重重旳铅球,背向投掷方向,上体前倾,然后开始做预摆动作一次,两次,最后用力,将球投出去,右脚迅速与左脚交换,左腿后举,保持身体平衡。

这是一个很酷的动作,但陆臻做不好。看着同练的男生们将球投向第九条白杠,第十条白杠时,陆臻那像高空坠物一样的铅球显得那样笨重,你怎么不能抛远一些呢!

被教练单独留下,一次次在他的训斥声中重新再来。

“换脚!”

“手臂伸开!”

“再来!”

一遍遍,耳边就只剩下教练的训斥声,重来、再来、再来。身体仿佛也跟陆臻手中的铅球一样,沉重、沉重……

“好,差不多了,明天再练。”

教练一声令下,总算结束。

呆板地告别教练,陆臻拖着沉重的步子往食堂走去……

李善好坐在和陆臻常坐的那儿,远远的,看着陆臻一步步地走近。餐桌上有陆臻最爱的红烧土豆,一定是李善好帮陆臻抢到的。色泽艳丽,酱汁凝固在煮透的土豆上,叫人想要大快朵颐。可当陆臻拿起筷子时,手指却僵硬得不受控制,筷子拿在手里如同打架一般。顿时,喉咙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想吐又吐不出来,吞又吞不下去。

李善好一把夺过陆臻手中的筷子,向食堂窗口跑去。回来时,手里拿了一个调羹。就着调羹,陆臻塞下了这顿丰盛的晚餐。

饭后,李善好没有像平常一样陪陆臻回宿舍。

她们俩一转弯,拐进学校的小花园里。花园里有许多名贵物种,香水月季花、十八学士茶花、牡丹花、毛叶杜鹃花、樱花、西府海棠花、八月桂花、腊梅花、代代果等到了时令季节,便划定了区域似的,一片一片地扎堆出来。

而现在正是红叶石楠抽芽的季节,这种叶片发红的灌木,不像枫叶只有一季发红,而是一年四季如此。它抽出的小芽儿紫红色,直直立在枝头上,远远看,竟像是被父亲顶在头顶的孩童,兴奋地举起双手,叫着“我要长高!我要长高!”

花园里很静,偶尔传来青石板相互敲击的声音,清脆、明快……快到小路尽头时,李善好突然抱住了陆臻,紧紧的,让陆臻的手僵在那里,迟疑了许久,才轻缓地拍打她的后背。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汪艺)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