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阳光作文之新李德政:《柿子》 - 创作者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创作者 > 正文
新阳光作文之新李德政:《柿子》
2017年3月22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像一汪清水的天空,一眼就望到尽头,却不让你收回目光。满眼的新绿,悄然呈现出来老家的别样清新。我的脚步刚刚踏进正月的老家。这儿,春节的氛围仍在蔓延。
  “哥哥!等你呢!”弟弟蹦着拦腰抱住我,一脸兴奋,“前坡的柿子怪好吃……怪好吃!我们去……”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路边的小草正发芽。
  “哥,你看,金腰带!”弟弟跳着,指向一大片迎春花,喊道,声音清脆而空灵。
  “嗯……嗯。”我微微一笑,他竟然知道迎春花有个“金腰带”的名字。
  眼前的金腰带,其实就是迎春花,小枝纷披,或细长直立,或拱形下垂……清香宜人,外染红晕,端庄雅致,气质非凡,与梅花、水仙和山茶花统称为“雪中四友”。
  “挺香的。”弟弟抽了抽鼻子。
  一会儿,已经跑远的弟弟,正瞅着我。我加快脚步,仿佛眼帘满是柿子的红,又多了几分期待。
  “啊!”走在我前面的弟弟惊叫一声。
  我立马飞奔而去,弟弟仰着脑瓜,拿着眼睛正不停地找着什么。
  坡上几棵高大的柿子树,挺拔茁壮,比我们学校的教学楼高出好多好多。树枝开展,带绿色至褐色,树皮散生纵裂。
  抬头而望,柿子树上不见多少柿子,这种柿子我是知道的,在树上自然脱涩……看起来,真像极了夜空的星星,红得耀眼,红得诱人,红得暖心。
  “我爬上去找找,上面有的!怪好吃……”弟弟的话音没有落下,就一步抱住一棵老柿子树。
  我担心他摔着,忍着失望:“算了吧……”
  “不行!”弟弟斩钉截铁。这语气令我一惊,小脸上浮现出不甘与坚定。
  “我想到办法了,哥哥,我们回去。”他扯住我的手,一路奔跑……
  顺着弟弟家的那边,我们来到镇上。
  这是一户人家,大门紧闭着。
  弟弟伫立着,久久不动……他一脸红嘟嘟,眼睛定定的。
  “我跟他同桌,他家有梯子。用梯子就上树摘,真的!哥哥,那柿子怪好吃……”
  “算了吧,没事的。”我打断他的话,他一定心到崖边,落入深渊。
  “可是……”弟弟嗫喏着,声音里不无胆怯。
  我拍着他的肩膀,安慰着他,“我们回家吧!有办法的。”
  “那我们还是爬树吧?”弟弟脸上的红色,如同红墨水般不断渗透。
  我望着弟弟:“对,我们可以摘到的。”
  落日的余晖,映照着老家的树和楼房。路边的小溪,叮咚流淌,就像一支歌曲,又像一个童话。远处传来,鸟儿的低语。
  回到家,正遇晚餐已做好。
  饭桌上,妈妈问道,“你们去哪儿?”
  “没去哪儿,就去前坡了。”我抢答道,就像课堂上抢答老师的抢答题。
  弟弟看着我,目光里充满着几丝惭愧,几丝无奈,几丝希望:“哥哥,明天我们去摘。”
  我点了点头。
  “你们去摘野柿子了?怪好吃呢!”二舅端着酒杯,脸上泛起淡淡的红光。
  “是野柿子吧?树上还有没有?是的,怪好吃。”舅妈笑得甜蜜蜜,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我点点头,微笑着:“嗯,嗯。”
  ……
  吃完饭。一家人围着火炉,烤火。不知弟弟什么时候睡着了。
  “哥哥……我给你摘的……柿子……怪好吃……怪好吃呢……我再给你摘……”
  我转过身来,原来是弟弟在梦语,红嘟嘟的脸上写着自信。
  “呵呵呵……呵呵……”不知道是谁笑了起来,接着满炉子边的家人跟着笑……郎朗的笑声,传到窗外,传到树林,传到天上。

《柿子》作者李德政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李德政)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