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功才:一位土家族作家的家园情怀 - 红人访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红人访 > 正文
谭功才:一位土家族作家的家园情怀
2016年12月30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人物名片

谭功才,土家族,笔名弹弓、牧筠等,原籍湖北,现居南粤中山。系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三期民族班学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中山市作协副主席。个人著作已出版有诗合集《无憾的纯情》;乡土散文集《身后是故乡》《鲍坪》;报告文学合集《王道》。其中,《鲍坪》分别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以及第十一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王道》荣获2015年广东省首届报告文学奖。

24.jpg

谭功才

“跛脚”成就作家梦想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的谭功才,出生在武陵山区腹地清江边一个叫鲍坪的小村庄。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一次春游回来的作文被语文老师表扬,并被张贴在教室后墙的学习园地而对写作产生了浓厚兴趣。

原本小学数学成绩就不怎么好的谭功才,随着小学的算术升级为初中的代数和几何时,他的理科成绩也一并呈现出几何级式地下降,且在初二上学期的某次考试中创造了几乎吃鸭蛋的耻辱记录。而他的作家梦正是在这种越来越差的循环往复中一步一步地坚强成长起来的。初中补习那年的他,居然只差几分就可以上县城重点高中。这在理科偏科偏得如此离谱的情况下,实在是有点意外。很显然,其它科目帮了他的大忙。谭功才非常清楚自己的软肋。那只不过是灵光一现,甚至可以说是回光返照。要不然,为什么一进入高中之后立马就被打回原形?为数学这个头疼的问题,谭功才在初中和数学老师闹翻,想进步入团被数学老师一票否决。高中时,他又与数学老师在寝室里真刀真枪干了起来。现在想来,他那是在决绝,将自己一步一步推入到无法回头的境地。虽说后来的谭功才也曾在讲台上吃了几年粉笔灰,但他面对当年与他一样的学生时,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很大转变:永远不要用成绩这个唯一的标准来衡量学生。现实已然用铁的事实做了太多生动的注解。当然,这是后话。

说到当年偏科,谭功才用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那叫一只脚走路,专业术语叫跛脚。千万别小瞧一只脚走路。虽然看起来一歪一跛,似乎很吃力,更不好看。但这是一般人,如果是二般人,那就是要飞起来的前奏。

25.jpg

谭功才参加会议

身份转换衍生家园情怀

如今的谭功才,已在沿海一座叫中山的城市里工作、生活了二十几年。

从故乡到他乡,现在看来似乎就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而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整条道路上还布满了丛生荆棘,充满着许多未知因素。正如鲁迅先生所言,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变成了路。那么,走在最前面的当属拓荒者,那是要付出比一般人更多代价的。

1993年开年,谭功才就撇下那根来之不易的教鞭,先上京城在铁道部属下的建厂局下苦力做架子工,继而又南下到伟人故里中山,先后从事着搬运、工程承包、仓库管理以及交警、电信等多种行业的工作。无论角色如何转换,他心中的信念从未改变。他非常清楚自己那么迫切那么彻底背叛泥土,为的就是心中那个遥远而飘渺的作家梦。为此,他可以忍受许多身体上以及精神上的煎熬和打击。无论白天怎样辛苦,只要一有闲余时间,他就看书写作。刚来广东那会儿,他甚至连风扇也买不起一台,任凭湿热和蚊虫侵袭骚扰,就着木板床看书、写作。

谭功才说他永远都记得他们一班人从中山沙朗转向城区最艰难的那几个月。八个人挤在一间不到10平方又黑又潮的出租屋睡觉。两边都是上下铺的铁架子床,中间的过道仅能一个人进出。没有风扇,窗户也被封了一半,仅留了另一半可供推开。原本就很小的窗户,如此一来就使得晚上睡在里面简直就是一个大蒸笼。白天,他们骑着破单车穿街走巷到处找工作,晚上回来还得继续与炎热对抗。加之身上都没什么钱,就连50块一个床位的钱,还是找老乡借来的。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该是怎样的艰难。早餐是五毛钱一碗照得见人影的稀饭,中午和晚餐是一块五的一碗白米饭和一碗毫无任何油水的青菜汤。就这样坚持了两个多月,才先后解决工作问题。此后的谭功才凭借着扎实的文字功底终于找到了一份在国有企业上班的工作。由于语言上的障碍,谭功才又买回广州音字典和广州话磁带,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内学会了广州话,为他在别人的城市里站下脚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为了自己的作家梦,谭功才在工作之外付出了更多的精力,他用钢笔写作的稿纸叠在一起就有一大摞。几年下来,谭功才在本土媒体以及珠三角的一些文学期刊发表了一定数量的文学作品,也因此在中山文学圈子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谭功才似乎天生就具备一种情怀,这种情怀因为时空和身份的转换,变得越来越强烈而博大。高中时,他与人创办《小草》文学社团,参加工作后又与人创办《小江南》民族文学社,来到南方后他又与人创办《海风》文学社。网络盛行时,他又与人创办民族作家论坛,参与第三条道路等多家网站论坛。对于中山本土文坛,谭功才在举行各种各样的活动的同时,广泛团结了一大批写作者在自己周围,为他们搭建一个又一个活动舞台。不仅如此,谭功才还以提携后辈为己任,在他担任协会理事到副主席的十几年时间,通过不断挖掘、发现、培养了近200名会员,为繁荣中山市本土文化事业可以说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在谈到热心文学活动和文学事业,谭功才说:“我血液里天生就有一种大哥式的因子。这种因子不仅仅体现在文学上,生活上同样如此。”在广东省中山市的湖北老乡中间,你只要随便问一个人,他们如果不认识也会听说过。据中山市湖北恩施商会的向永喜介绍,谭功才老家建始景阳的好多老乡都是通过他的带动而聚集在中山的。他的家里常住着一些没找到工作的老乡。他和老婆完全就是实实在在的组织部长。不仅包吃包住,还包找工作。

从同乡会到商会再到作家群

应该说,湖北人来中山闯荡的顶峰期在2000年左右。那时,大约有将近20万恩施人分布在中山市的各个镇区。他们虽说同在一座城市里打工,彼此并没多少联系。怎样才能将同属一个地域有着相同文化背景的老乡凝结成一股绳来团体作战?又是谭功才率先与他表弟向永喜在恩施人最集中的港口镇开设了一家饭店。这家名叫蓑衣饭的饭店,专营恩施菜系,将许许多多恩施人联系在一起。在此基础上,谭功才与黄海森、姚永林等人,成立了中山恩施同乡会,将许多在中山政界商界文化届的精英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2011年,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鲁云全成功转型商业界,经过谭功才等人的牵线搭桥,终于在几千里外的中山市成功成立了中山市湖北恩施商会。商会从成立之初到现在,已走过了五年时间。这五年里,商会一步步成长壮大,在中山市商业届刮起了一阵不小的旋风。特别是商会从文化入手,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建设性工作。这些都与谭功才密不可分。他也因此被商会授予2012年度杰出贡献奖。

说到中山市恩施作家群,谭功才同样也是一名旗帜性的人物。1987年,为了共同的梦想,谭功才和杨昌祥、黄光曙等人在建始景阳镇创立《小江南》民族文学社。1992年和1993年,黄光曙和谭功才先后走出大山,来到沿海中山这片热土地上逐梦,并从此定居。在谭功才的张罗下,他先后将一大批有着相同文学梦想的恩施籍的写作者网络在一起,相互交流相互学习相互鼓励创作。通过近二十年的砥砺,他们在全国各级文学刊物发表了大量的文学作品,出版各类文学专著十余部,逐渐形成了一个不可忽视的恩施作家群体。

时刻关注家乡文学事业的发展

就像许多湖北人一样,当初谭功才计划也是原始资金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再回老家发展企业。谭功才曾在许多文章中称中山是别人的城市。他是这样解释的:他就像一棵大树,突然被连根拔起而移进城市。这棵树生长在城市,但他真正的根须还留在大山深处。城市也许有足够的水分和养料支撑大树生存,却难以承受和抵抗任何的风吹草动,特别是像沿海这种非常容易刮台风的地方。

谭功才一边在他乡发展,也一边关注着家乡文学事业的发展。2000年后网络论坛兴起那时,谭功才不仅自己活跃在恩施的多个重要论坛,还将恩施籍在外的作者联系在一起,为活跃家乡文学创作氛围起到了良好带头作用。此后,在他的QQ群和微信朋友圈里,恩施作家朋友占据了相当的份量。不仅如此,他还与恩施文学界的重量级人物叶梅、野夫等名家也有很深的交往,并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使得自己的文学创作水平得以迅速提高。

2015年,当谭功才得知自己当年文学创作源头的景阳镇将再一次重续《小江南》的火焰,当即便与清江中学校长柳茂社商讨筹建事宜,不仅亲自撰写鼓励文章,还多次关心、询问进展情况。目前,该社在建始县作家协会的直接关心下正式成立,并即将出版自己的社刊《小江南》。眼看着那片曾孕育过一大批作家诗人的神奇土地上,再一次绽放出一片片娇艳的花朵,谭功才心里就有说不出的欢欣和舒坦。

在谭功才的灵魂深处,似乎总是牵挂着故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所以他的文字总是充满着一种浓厚的乡土气息,一种别样的体温和情怀。他说,尽管长期写作导致了严重的腰椎和颈椎,但他会好好锻炼身体,争取在有生之年为故土写出一部真正留得下的书。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向宏星)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