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保罗:基督教的真正“创始人” - 资讯台 - 中访在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台 > 正文
使徒保罗:基督教的真正“创始人”
2016年10月18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基督宗教到底有多少个教派?恐怕永远是一个不可能准确回答的问题。不说那些曾经在历史长河中浮出水面,后来又复潜入深深河底的教派,仅仅是现存的教派数量,也很难具体统计,以“林立”来形容,恐怕不算言过其实。

这些不可计数的教派,有一个共同的源头,就是公元前后众多犹太教改革运动中的一个小小的改革派别:犹太教耶稣派。这个派别小到什么程度呢?只有十三个人。

他们有一张著名的合影,就是列奥纳多·迪·皮耶罗·达·芬奇绘在米兰的恩宠圣母多明我会院餐厅墙上的大型壁画《最后的晚餐》。基督宗教从最初的这十三个人,延绵逶迤两千多年,发展到今天约占全球人口33.39%的二十四亿信徒,这是何其恢宏壮丽的一幅图卷!

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

基督宗教教派中的荦荦大者,不外乎天主教,东正教,基督新教和圣公会,其中圣公会有时独立,有时归入基督新教。严格说来,其实自耶稣受难后,耶稣派就开始分裂,按照教会的说法,叫做出现各种“异端”。这些分裂中最大的一次,就是发生在1054年的东西大分裂,结果就是东正教和天主教分道扬镳。

要讲清楚东西大分裂的来龙去脉,不能从1054年的罗马和君士坦丁堡两大主教相互“破门” 谈起,而要往前追溯。追溯多少年呢?不用太多,只要一千来年吧,从宗徒保禄(Paulus)——又名扫罗(Saul)——又名保罗(Paul)——谈起。

“保禄”“扫罗”“保罗”,他是谁?

第一个问题来了:这个人到底叫什么?

保禄画像

在圣经中,这位宗徒先后有两个名字。一个是“扫罗”,也叫“大数的扫罗”(Saul of Tarsus)。“大数”是扫罗出生地的新教译名,天主教的翻译是“塔尔索”,是一座位于今天土耳其中南部,东地中海的北岸的城市。他的另一个名字就是“保禄”,“保罗”是这个拉丁文名字的英文化。

由于保禄原本是坚定的法利赛人(当时犹太教四大派别之一,现代犹太教的源头),后来因为遇到某种神秘体验,据他自己说是在路上被已经升天的耶稣所呼召,转而皈依耶稣派。所以,有一个广泛的误解认为“扫罗”是他皈依耶稣派之前的名字,皈依之后改名为“保禄”。其实真相并非如此。作为血统上和文化上的犹太人,他在犹太社群中使用的是犹太名字“扫罗”;而作为法律上的罗马公民,他的名字就是罗马化了的“保禄”。

耶稣呼召保禄

“保禄”这个名字本身,具有重大的意义,其中隐藏着后世很多重大问题的根源,那就是——保禄的罗马公民身份。如果没有保禄的罗马公民身份,很有可能不会有基督教的存在。作为公元前后犹太教改革运动中的一个小小的改革教派的耶稣派,不但不会成为延绵两千年的宏伟宗教,甚至可能像同时期的很多其他犹太教改革教派一样,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就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了。

如果没有保禄的罗马公民身份,即便基督教能够开枝散叶,也很有可能长期局限在东地中海沿岸地区发展,就算不在随后的犹太罗马战争后被团灭,也很难在罗马帝国的首都长期传教,广泛发展社会各阶层信徒,以至于最终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

罗马公民权有多大神通?

那么,保禄的罗马帝国公民身份,为什么这么重要呢?

保禄生活时代的罗马公民权,跟公元212年罗马卡拉卡拉皇帝(Caracalla)普授公民权之后的罗马公民权,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具体说来,跟其他宗徒比起来,罗马公民权带给保禄的特权主要在两个方面:

一是在帝国境内各行省间毫无阻碍通行的便利,二是不受任何罗马法律和法庭之外的审判的司法保障。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享受全球免签和治外法权,其中尤其重要的是除叛国罪外,罗马公民不受死刑——对照耶稣和其他早期殉教者的遭遇,就可以知道这一点是何其的珍贵。而这些权利,是包括首席宗徒西满伯多禄在内的其他宗徒们所望尘莫及的。

凭着全球免签的特权,保禄在宗徒们羡慕的目光中,从耶路撒冷到罗马,进行了多达三次的传教旅行,足迹遍布东地中海东岸和北岸的小亚细亚、希腊、直至罗马以南的亚平宁半岛。保禄所到之处,大摇大摆地传教、串联、培训干部、发展基层,很快编制起了一张从耶路撒冷到罗马的无形大网,将保禄所理解并发展和丰富起来的新兴基督宗教,向西传入欧洲的心脏。保禄“外邦人的宗徒”的称号,正是由此而来。直到公元57年,保禄第三次传教归来,在耶路撒冷圣殿中被犹太教祭司们诬告而被捕。

保禄在雅典传教

被捕的时候,保禄使用了作为罗马公民的司法特权。凭借着“cīvis rōmānus sum(我是罗马公民)”的宣告,他不但逃过了耶稣所经受的鞭打,还为自己争取来了与祭司们公开进行庭审论战的机会。这场论战,是一个可以鲜明体现保禄性格的段子。

耶稣派分子VS犹太教祭司:没有被钉上十字架,没有被乱石打死

在保禄之前,已经发生了两场针对耶稣派分子的庭审论战。控方都是犹太教高级祭司集团,起诉罪名都是煽动叛乱,阴谋颠覆犹太国家。

如果按照耶稣生于公元元年来计算(此事大有争议,我们姑且不论),第一场庭审论战发生在公元33年,针对的正是耶稣本人,保禄名义上的老师。耶稣的论战策略是不说话,最多就是宣认了一下自己确实是“天主子”,除此之外就是默不作声。论战的结果无人不知:耶稣被钉上了十字架。

耶稣受审

依然由耶稣生年为基准,第二场论战发生在公元36年,针对的是耶稣的弟子斯德望,初期教会的财政部长,保禄的前辈。斯德望的策略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发表了长篇大论的演讲,从犹太民族的初代祖宗“圣祖”亚巴郎开始,历数犹太人罄竹难书的历史反革命罪行,喊出了“哪一位先知,你们的祖先没有迫害过”这样满怀深情振聋发聩的革命口号。论战结果很多人也知道:斯德望被拉出耶路撒冷城外乱石打死。当时还是耶稣派敌人的保禄就站在旁边,帮行刑者看守衣服,对斯德望的遭遇亲眼得见,看得真真的。

斯德望被乱石打死

当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公元58年,轮到保禄站在被告席上的时候,他采取了什么样的策略呢?答案就是:分化瓦解加统一战线。出身于法利赛人家庭的保禄,自幼接受严格的犹太教律法训练,按他自己的话,“对祖传的法律,曾受过精确的教育”。因此,当深谙犹太教不同教派教义中精微差异的保禄看到站在起诉席上的,既有信神灵信天使信复活的本家亲戚法利赛人,也有什么都不信的撒杜塞人的时候,不由得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对法利赛人大喊起法利赛人之间的黑话,什么“我是法利赛人”啊,什么“我信复活”啊,其中尤其有说服力的一句是:“我爹是法利赛人!”此言一出,当庭大乱。法利赛人开始为保禄辩护,却激起了撒杜塞人的怒火,双方你来我往,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把保禄晾在了一边。

庄严肃穆的针对耶稣派反动分子的庭审论战,顿时演变成了起诉方内部的争吵直至群殴。等到他们终于想起今天来这里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时候,才发现机智的保禄在罗马卫队的保护下,早已安然退场。

后来,保禄又凭借着司法特权,以上诉于皇帝为理由,由罗马卫队护送,经海路于公元61年抵达罗马,自此在罗马定居传教,授徒著书,直到67年(也有一说是64年)在大规模迫害基督教徒的运动中被传说中火烧过自己首都的暴君尼禄所杀。

保禄殉道

保禄的成就和在基督教中的地位,看一个数字就可以知道:保禄给各地教会的牧函,占了全部新约27卷中的13卷,也就是说,新约圣经一半的内容,都是保禄一个人的著作。有人说,基督教其实应该称为“保禄教”,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原本作为犹太人民族宗教的犹太教,先是在耶稣所创立的耶稣派的改革下,打开了允许外邦人进入的缺口。又经过保禄这么一折腾,耶稣派真正变成了独立的宗教,正式成为后世基督宗教所有教派源头的原始基督教,也叫宗徒基督教。

就这样,一个原本发源于东方的,具备深厚东方群众基础和东方文化底蕴的彻头彻尾的传统东方宗教的改革派别,变成了以西方的罗马为中心的,在异教徒之中鹤立鸡群的新兴西方宗教。

而基督教的真正成熟,还要直到公元135年犹太罗马战争最后一役,帝国军攻陷耶路撒冷,焚毁犹太圣殿,彻底摧毁了犹太人自治政权之后。从那时起,自战争中浴火重生的原始基督教,才展翅飞向属于它的黎明。然而,在它腾空而起的脚下,隐隐约约地,一抹东西宗教传统对立的阴影,正在弥漫开来。

原始基督教的传播。图中深蓝色为公元325年传播区域,浅蓝色为公元600年传播区域。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胡难)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