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宗伟:牟其中将落脚北京 - 资讯台 - 中访
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台 > 正文
夏宗伟:牟其中将落脚北京
2016年9月28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9月27日,服刑16年的牟其中走出监狱。这位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名赫一时的前“首富”,以一首“人生既可超百载,何妨一狂再少年”宣告自己的自由。

关于牟其中的经历和事迹,几十年来一直为人瞩目。他和他的南德集团,提出和推进的发射卫星、满洲里10平方公里国际口岸等项目,震惊世人。

关于牟其中的经历和事迹,几十年来一直为人瞩目。他和他的南德集团,提出和推进的发射卫星、满洲里10平方公里国际口岸等项目,震惊世人。

新京报网

(牟其中南德集团曾经推出的计划)

牟其中南德集团曾经推出的计划

今年,牟其中已经75岁。出狱后的他,状态如何?接下来有什么样的打算和计划?公司秘闻(ID:high3c)专访了牟其中的代理人夏宗伟女士。

(夏宗伟)

夏宗伟

牟其中入狱期间,夏宗伟一直忙于为牟其中打理各项事务,为牟奔走呼号。今天,牟其中自由了。而夏宗伟说,牟其中只要平安地站着走出来就行了。

他出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里面穿的衣服脱下来,扔到垃圾桶里

记者:今天你亲自去接的牟其中?

夏宗伟:除了我,还有几个朋友一起。

记者:据你今天所见,牟其中身体和精神状态如何?

夏宗伟:精神还好,看得出他很激动,但是身体状况不是非常好吧,看起来很疲惫,人也瘦了很多。毕竟上年纪了,身心都还得需要一段时间恢复。

记者:你见到牟其中的时候,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夏宗伟:这个我真想不起来了,不是我一个人在他身边,当时还有很多朋友一起,他出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他把自己在里面(狱中)穿的衣服脱下来,扔到门口垃圾箱去了。换上了我给他带的一套新衣服。

我只觉得,他能平安地站着走出来就行了

记者:看见他走出大门那一刻,你有什么感触?

夏宗伟:(笑)我经常忙的都是程序上的事情,脑子里要过的东西啊,太多了,所以我对这个事情本身已经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触动了。肯定他(牟其中)自己是很激动。我只觉得,他能平安地站着走出来就行了。

记者:你为这个案子奔走了十几年。在你提前得知他今天会出狱以后,你是什么心情?

夏宗伟:我心情很复杂,又疲惫,又累。感触太多了,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了,没法说。

记者:你在个人公号“依夏之言”上写的那篇声明,是提前准备好的吗?

夏宗伟:是的,我的工作会做在前面,因为去年有人在网上发过一个他要出来的不实消息,最后弄得很麻烦。

我就想着,这么多年,可能还有一些朋友会关注这个事情,不管案子最终有没有解决,我们应该有一个明确的交代,所以我提前准备好了声明发在我公众号上。

我没想到的是这么多人关注,今天我的电话已经被打爆了。

会尽力协助牟其中的事业

记者:牟其中出狱后,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未来的落脚点会在哪里?

夏宗伟:我连续这两三天都只睡了两三个小时,就是忙于准备这些事。包括给他购置生活用品、联络朋友、安排住处等等太多事情,现在都还没有定,因为现在的情况是啥都没有。

案子没有最终完结,公司现在也是百废待兴,这些工作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工作量很大,应该最后的落脚点还是在北京吧。

记者:接下来,愿意跟随牟其中做事情的人还多吗?

夏宗伟:原来的人,大家现在都各自在过各自的日子,有很多人也表示过愿意在重新在一起。至于以后能不能聚到一起做事、能有多少人,这些都还无法确定。可能有老同事,也可能发展新的人员加入。

记者:你本人呢?还会亲自协助牟其中的事业吗?

夏宗伟:这个,可能会帮一点吧。现在我也不好说,我会尽力。

“南德试验”的时间表,还要视筹备进展而定

记者:牟其中自入狱至今,商界的朋友有没有给予过帮助?

夏宗伟:有一些不认识的人,在生活上给过一些小的资助,这些人纯粹也只是为了表达一份心意。其他的人,暂时还没有吧。

记者:你在声明中提到牟其中最近得诗一联,“人生既可超百载,何妨一狂再少年”,他有跟你交流过这首诗的含义吗?

夏宗伟:没有来得及问他这些,但这个意思肯定是高兴,心情不一样。他在狱中自己也经常写写诗,这也是他放松精神的一种方式。

记者:声明里提到说接下来要重启“南德试验”,这个具体怎么实施?有时间表吗?

夏宗伟:这也是他在里面(狱中)的一个理论研究成果。他很希望出来后能推进实施。至于具体的时间表,这要看筹备的进展,还有案子的进程,这些都是互相关联的。

他需要亲朋好友帮助进行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

记者:你的申诉去年已经受理立案,现在仍然在进行中,对这个案子的走向,你觉得最好的结果可能是什么?

夏宗伟:依法裁决啊,法理很明显在那儿摆着呢,我就不要求法外开恩了,正常审理就好。之前我跟法院联系,法院说“等民事判决”,民事判决5月30号就下来了,现在又说让我耐心等。我能怎么办?

我又不能跟他们闹,现在舆论都在看着呢,那等就等吧,大家一起等,比我一个人等要强。

记者:假如案件最终如愿证实牟其中无罪,你们会不会考虑赔偿之类的要求?

夏宗伟:他(牟其中)个人而言,可能不会太介意这些,他应该会有他的一个姿态。但具体到了那个时候怎么办,这次出来还没来得及跟他聊这个。他不是计较的人,但他肯定会要一个理。

记者:最近会开新闻发布会或以其他方式再次谈这个事情吗?

夏宗伟:不会了,我觉得至少要等到等案子出来一个结果。

记者:我们可以跟牟先生聊两句吗?

夏宗伟:不可以,他现在正在会朋友。作为在里面呆了18年的一个人,我们看着他正常,并且他的意志力也很强,但肯定需要朋友亲人帮助他进行一段心理建设,让他尽快回到正常的生活状态中。希望你理解。

牟其中的传奇人生

三度入狱

牟其中是南德集团的前董事长。1941年6月出生于重庆万州的牟其中,作为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家,曾肩负“中国首富”和“中国首骗”两个头衔。他靠300元钱起家,成功促成了“飞机易货”、“放卫星”、“把满洲里造成北方香港”三个神话。

有媒体用“狂人归来”来形容牟其中的出狱。事实上,今年9月27日的重获自由是对牟其中第三次入狱生活的终结,牟其中至今经历过三次牢狱之灾。

牟其中近三分之一的生命光阴在牢狱中度过。第一次入狱是因为他与刘忠智等人合写文章,反对文革;第二次是1983年因为“投机倒把罪”入狱;第三次因南德集团信用证诈骗案入狱至今。第三次因南德集团信用证诈骗案入狱至今出狱。

(牟其中的公司版图)

牟其中的公司版图

罐头换飞机

在上世纪90年代,牟其中用1000车皮的轻工产品,从俄罗斯换回4架图154飞机,这些飞机成为当时四川航空发展的重要基础。1993年,南德与俄罗斯合作,成功发射“航向1号”电视直播卫星,开启了电视传播新模式。同年,根据合作协议,满洲里市以优惠地价向南德集团出让10平方公里土地,供南德集团进行投资开发,南德集团由此建设“北方香港”的布局。

牟其中曾带出一批企业家,王功权、冯仑等都出身南德。“最早的一代民营企业当中,牟其中是最有创造力、想象力的。”冯仑说。

秦朔记载了牟其中对“飞机贸易”的自述。牟其中说,四川当时交通紧张,李鹏批了一批地方航空公司,四川航空公司有执照,就是没有飞机,牟其中就说他去找飞机,需要四川航空请四川省人们政府给国家计委写个报告,讲明我们不要钱,也不要美元,用换东西的办法从苏联进口几架飞机。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余音)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