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师说 > 正文
思维导图创始人东尼·博赞:我为什么发明导图思维?
2019年3月20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我为什么发明导图思维?首先我先带大家去20世纪40年代一个英国海边的小村庄。那时,年幼的Tony Buzan刚上一年级,当时的我有一大爱好,和一个最好的朋友。这个爱好就是自然,这个好友,是和我一样热爱自然的人。我们一放学,就迫不及待地跑向田野、溪边和树林。在自然中探索、采集、喂养动物。我们的家就成了一个小小动物园,有猫、狗、蜘蛛、老鼠、猪、鱼、青蛙、蟾蜍、甲虫、蝴蝶等等,我们喂养它们,很喜欢它们。那时,我们得知将会被分成1A,1B,1C,1D四个班级,说我们所在的班级将会对自己产生影响。

我秒懂:1A班是聪明的孩子,1D班是蠢笨愚钝的孩子。我被分在了1A,而我那个最好的朋友被分在了1D。7岁的孩子并不会多想什么,只是觉得生活就当如此。在1A班,我们都是按照每次考试成绩分数的高低排位子。考得最高的学生坐在教室的右后边,从后往前,依次坐第2、3、4、5、6、7名,坐在最前面的,前排右边,就是当次得分最低的学生。

你觉得Tony Buzan坐在哪里呢?从来没考过第一名和第二名,得前两名的,不是Memery就是Aps这两个男孩。所以,我从来没得过第一名。某天,老师提问了一些特别无聊的问题:回答出英国河流里的两种鱼的名字;昆虫和蜘蛛有什么区别;飞蛾和蝴蝶的区别。每个问题都有很多很多答案。2周后,老师对我们说:孩子们,有个同学考得非常好。每个人,包括我,都看向Momery和Aps,认为就在他们二人之中。而老师却说,Buzan!我以为老师搞错了,因为我知道我每次考试的时候,总会有一些题没作答,或者觉得没写对。不管怎样,我还是收拾了一下自己小小的书桌,人生第一次移到了第一名坐的地方,看着右边的Momery和Aps,等待着错误被揭晓,因为我觉得是搞错了。卷子发了下来,桌上的卷子上,写着我的名字,写着“100分”,“很棒”,“最高分”的字眼。我看着卷子,觉得这些都是我看到如此无聊的有关自然的问题时,随手写的答案,当初根本就不觉得这是一场考试,这就是我的生命、我的名字。就像你问我叫什么,我会答Tony Buzan, 从不会期望对方说:真是个天才!你是怎么记得这些的?我可以说出英国溪水和河流中15种鱼的名称来,我可以说出昆虫和蜘蛛的15个区别,蝴蝶和飞蛾的15个区别来。

我坐在那里,觉得这不是考试,后来慢慢觉得,的确是个考试。老师宣布Momery和Aps坐在那边,考得也非常好,因为他们对自己很感兴趣,很专注,很热爱的科目都考得很好。我这次得了第一,感觉非常好,可是也只不过持续了两分钟而已。我脑海中突然闪出了一个念头,一个改变了我人生的念头,一个让我发明了思维导图的念头。

这个念头就是:我最好的朋友考得怎样?他被分在了1D,通常坐在前排。谁对自然了解得更多?Tony?还是我的朋友?当然是我朋友。他应该坐在我这里。而我则应该坐在半公里以外的1C。他非常聪明,他能识别物体的飞行状态,鸟、蝴蝶、飞蛾等从地面飞起来后的状态,通过它们的飞行模式就能认出是什么东西。所以,我就心生疑问:谁说谁聪明?谁有权利说谁聪明,谁不聪明?什么是聪明?所以,我一生对大脑和智慧的探索从这里开始了。这也是最终引导我发明导图思维的触发因素。我上学的时候,一直做笔记,是个“很会做笔记人”。用很好的画着线条的纸,很好的笔,工工整整地写满了小小的字母。这种习惯一直保持到了大学。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分数在不断下降。我觉得是哪里出了问题。于是去了图书馆,问有没有讲述如何应用大脑的书籍,对方说,医学类书籍在那边。我说,我并不是要学怎样给大脑做手术,而是如何应用大脑。对方说,很显然这里是没有的。这样一来,我兴致更高了。我做了更多的笔记,写了更多的字,划了更多的线,用了更多的纸张,但我的分数一直在下降。

我无法理解。于是我开始研究天才人物的大脑,像达芬奇、达尔文、伊丽莎白一世、伟大的艺术家毕加索等等。我发现,他们都爱用图形、涂鸦,做的笔记都是“乱糟糟的”,而我的是很工整的。他们是天才,可我在学生时代,分数却不断下降。于是我开始研究自己记笔记的方式。我发现,我想你也和我一样,当考试逼近,我会慌张地寻找笔记中的关键点和重点信息。

并把它们写在小小的记忆卡上。我发现,记忆卡上的东西,只占了全部笔记内容量的百分之十还不到。我用的记忆卡上有着重要的信息。我想,是不是自己把90%的时间都浪费在记笔记上了呢?然后又浪费了90%的时间再次阅读这些信息?之后又浪费了更多的时间思索所记下内容的意义?而记忆卡上的关键词记忆起来则更加容易。我又发现,记忆卡上的关键词有不同的等级。有关键词、关键关键词和关键关键关键词。

于是,我把重要的信息进一步扩展、丰富,这时候,我觉得色彩能够派上用场。我开始使用色彩,帮我做编码、组织、架构、突显重点、记忆和创造。慢慢地,我眼前的笔记变了起来。我意识到,需要把关键词之间建立起关联。它们原本是个个独立的,而我的大脑,任何人的大脑都不是这样来运作的。大脑是通过组建关联来运作的。我开始使用线条、箭头,用小的形状、色彩来做编码,这样就把笔记的各个部分的内容交叉连接。俗话说,一张图片值1000个字。

我对此进行了思考。为什么这么说呢?当然如此,一张图片包含着有关记忆、学习、创造以及全部思维与认知的1000个词语。于是,我开始加入图片。我不擅长画画,我就画飞机、汽车等图形的线条。慢慢地,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幅地图,这是我大脑思维外化之后呈现于纸上的东西。我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大脑。我长吁一口气:啊!这才是我的语言!导图思维就是我用我的大脑语言同大脑进行的对话。

这个语言就是:图像想象、编码、关联以及方位布局。思维导图就这样产生了。我非常开心,因为它能帮我做想做的一切。帮我解决问题、集中注意力,做游戏、我还可以对其美化,用它来解决需要集中注意力的问题。我想做的任何事情,导图思维都能帮我做,帮我研究、帮我学习、帮我为备考,帮我书写我所写的各本书:我先做一个思维导图,把主要的枝干梳理出来,用思维导图处理各个枝干,这就有了各个章节,然后整部书就出来了,只需要用句子和语法填充好。

1973年,BBC 发现了我所做的事情。当时只是个爱好,我很爱做导图思维,它让我的大脑以一种许久都不曾有过的方式来运作。仿佛我开车行驶在人生之路上,车窗原本灰尘密布,突然被“呼呼”一扫而空,思维导图让我的视线变得清晰,让我带着智慧和认知去看。BBC发现了这点,说:年轻人,我们想请你做一档半个小时的节目。他们知道我当时在教特殊教育的学生、成人、大学生、商人、政府人员,我已经用思维导图来教他们了,当时只是个爱好而已。

所以,我说,我很高兴能够做半小时的节目。于是我们开了个会,会上,我把这个半小时的节目用导图思维给做了出来。图的中央是个人脑,框在这半小时节目的电视荧幕中。他们说,我们想要把大脑给分区。于是,从这个画着人脑的电视荧幕中,各个枝干出现了,可以加入他们想要的各类最新研究成果。他们想要一个有关记忆的枝干,于是就有了各种内容:学习中、学习后、记忆问题、记忆问题的解决、记忆技巧、记忆历史;他们想要一个有关记笔记传统的枝干,于是就有了直线式、字词等等;他们还想要一个有关思维导图的枝干,于是就有了:导图思维的应用、理论、指南等。导图思维就这样渐渐丰富起来。BBC的一个领导说,年轻人,这种思维导图看起来得做10期节目,而不是1期,不是吗?我说,是的,先生,当然是的。他说,好,那就做10期节目。

我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说,你能写本有关它的书吗?我说,可以,先生,我可以写本书。1974年4月,一本名叫《运用你的大脑》的书,还有BBC的10期节目《运用你的大脑》就问世了,而且一直播出了15年,每年都重播。导图思维被拍成了电视系列节目,在一个宽阔的地基上起飞了。如果我要把他们所想要的东西都列成清单,那么内容就是零散的,不给让人印象深刻,只会是个半小时节目,而不会变成书。思维导图则被做成了BBC 10期的系列节目,还被写成了一部名为《开动大脑》经典书。导图思维就是这样产生的,而且,如果您愿意的话,还在向世界各地蔓延。

如果你用谷歌搜索“导图思维”,仅仅只搜索“导图思维”,会出来1.1亿个结果,仅仅只是针对这个关键词的结果。很快,你将会搜索到更多。你会搜索到导图思维的图形,会有5600万个图形结果。仅仅是网络上就能找到5600万个导图思维图形。现在,不论白天还是晚上,每一秒,世界各地都会有人在创作导图思维,而这个人,也可能就是您。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东尼·博赞)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上一篇】 张说语文三十六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