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来——为中访在线代言!
中访在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创作者 > 正文
封面人物毛近泽:《丑闻》
2019年3月29日 ⁄ admin ⁄ 评论数 0+ ⁄ 已影响 +

“我的双眼告诉我,在你左脚穿的那双靴子的内侧,也就是炉火恰好照得到的地方,皮面上有六道几乎是平行的裂痕。显然,这些裂痕是有人要去掉沾泥,便沿着靴底粗心大意地刮泥时造成的。所以,我得出两个结论,一是你在恶劣的天气中出过门,一是你雇过一个刷靴子时刷出许多裂痕的动作笨拙的女仆——”眼前的这个人正把双手指尖抵在一起,肘子支撑在膝盖上,露出了我不常见到的笑容,“我说的对吗,亲爱的华生?”

这个必将成为传奇的人物,可能不少人已经熟知他的名字——夏洛克·福尔摩斯。

“你总是这样严谨理智,夏洛克!这让我们自惭形愧——”我放下手杖,在贝克街221B号的沙发上坐下,“还是单身!为什么不找一个陪伴终身的伙伴?”

“情感对于我来说就像精密的仪器中坠入的沙粒,高倍放大镜上的裂缝——”说这话时他没有表情,“倒是结婚生活很适合你啊,华生,自从上次我见到你,你已经长胖了7磅。”

我愣了几秒,随即无所顾忌地大笑起来,“哈哈哈……”不必说,他的推理又赢了,不必再问他是如何做到的,因为他一直都做得到。

“后天晚上有空吗?波西米亚国王早些时候找过我,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助来对付这个……叫艾琳·艾德勒的女人——”他皱了皱眉头,“她是国王的秘密情人,曾和国王秘密结婚,现在她手上有一张能使国王身败名裂的双人合照,任务就是夺回它。”

“没问题,听候差遣。”我爽快地答道。

傍晚。圣约翰大街。布理奥尼府邸。

我耐心地等候着搭档的出现,按照他的计划,为了掩人耳目,我装作急切的样子,时不时掏出怀表看看时间,在旁人眼里,我只是在等人,并不会有人注视我的真实目的。

街角。两个流浪汉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打斗,嘴里骂着粗俗的脏话,我有些好奇,竟然吓了一跳,其中一位便是夏洛克·福尔摩斯。他高超的化妆技巧竟然蒙过了如此熟悉他的约翰·华生的眼睛,更别说素不相识的艾琳·艾德勒——她此刻刚从一辆精致的四轮马车上下来,朝这边走过来,显然被这样的情景吓坏了。

其中一名流浪汉渐渐占了上风,他找准机会,朝另一家伙鼻子上狠狠一拳,将他打晕,被打的那位摔倒在地,咳嗽不断。

“快去救救那位可怜人!”艾琳·艾德勒的仆人冲上前去,打人的流浪汉见势不妙,拔腿就跑。仆人们围在躺在地上的那位——我的同伴福尔摩斯的周围, 查看他的伤势。

“他怎么样了?”艾琳·艾德勒上前问道。此时,屋内的灯光勾勒出她优美的线条,她真是个美人。不知为何,我察觉到躺倒在地的福尔摩斯眼中似乎闪过一丝光芒,是否他也被这位高贵的女士曼妙的身姿所迷住了?

“救救他吧,夫人!他伤得很严重。”一位仆人恳求地看着艾琳·艾德勒。

“带他进去。”

我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福尔摩斯身上,心脏砰砰跳个不停,手里攥着他给我的物件——一个用于污水沟检漏的喷烟器,两头都有火药盖,能自行点火。

仆人们抬他进了门,经过有着水晶坠灯的客厅时,福尔摩斯举起了左手。这便是我们约定好的暗号。我大叫一声:“着火了!便把喷烟器从一扇开着的窗户中丢了进去,室内立刻浓烟滚滚,仆人们大叫起来,手忙脚乱地扑火,趁这个空当,福尔摩斯飞快地从屋内跑了出来,无人察觉,见到我,他挥了挥手。我读出他的口型:“快走!大功告成!”

第二天,国王陛下满意地听着福尔摩斯的报告,“女人毕竟是女人,当遇到极其危险的情况时,必定会保护对于自己的重要的物品,我当时让华生医生制造出火灾的假象,然后趁乱来到她的卧室附近,观察到她把墙上一块可移动的镶板挪开,照片就在后面的壁龛里。”

送走波西米亚国王后,我瞟见福尔摩斯松了一口气,他站起身,不停地搓手。

“关于艾德勒小姐的事,你打算瞒我多久,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我学着他的语气,一语道破天机。

“啊……”福尔摩斯转过头,露出一脸混合了不快、惊讶又无奈的表情,“今天第二次被人拆穿,好吧……”

“你放她走了,对吧。”我回想起今天福尔摩斯种种不正常的表现,对自己的结论更加肯定。

“她真是个厉害的女人——”福尔摩斯坦白了,“昨天我花了一天时间成功地作为马车夫混入她的家中,弄清楚了内部的布局,还观察到她和另外一位男人密切交往,我在心里制订了夺回照片的计划,然而昨天晚上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机。”

“ 福尔摩斯先生!”她如此称呼我,那一刻我心想事情败露了,但接下来她说的话令我震惊。

“我今天早晨在弄清楚您的真实身份,想必是国王陛下想要找回那照片,而他在伦敦会雇佣的侦探可只有您。”她说话时充满了骄傲。

“你想怎样?”我甚至一时失去理智。

“我已经爱上了另一个男人,他对我很好,我们已经结婚了,下周就去佛罗伦萨旅行,没必要用那照片敲诈国王一笔,所以……你就拿去吧。”她说话时语气非常自然,看不出任何撒谎的痕迹,加之她的理由也合情合理,我便信以为真。她向我展示了暗门的位置,我接过照片……那可恶的照片不是她和国王,竟是她自己的全身照。我又一次被蒙骗了,我听到她咯咯地笑了,显然,真正的照片另有其所。她是个厉害的女人。”

“于是你们演了今天这出戏,为的是蒙住我,蒙住国王,也保住你自己从未失手的名声?”

“你的推理水平有所提升,华生。”

“你爱上她了吗?想必只有爱情会让理智办事的您如此愚蠢吧。”

面对这个问题,夏洛克·福尔摩斯久久没有回答,只是把那全身照小心翼翼地装进相框里,放在他心爱的小提琴旁边。从此之后,他一直称呼她为“那位女人”,那位唯一打败过他的女人,那位冷静且智慧的人唯一产生过情感的女人,如今又在意大利的哪个角落,和她的新婚丈夫观赏着波提切利的名画?

(来源:中访在线/作者:毛近泽)

责任编辑:文禾

支付宝

支付宝

微信

微信
中访在线:华语世界互动新媒体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